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45章:金凤闯进芳草家

《被迫风流》

第45章金凤闯进芳草家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十九

这两天,樱花小镇上,栓子家忙着盖西墙和西厢房。老师和小工晚上干脆都住在了小镇上,这也省却了栓子的不少脚力。而芳草家砌墙一天就完成了,向安照顾三姑婆回来,又换成了哥哥嫂嫂。倒不是哥哥嫂嫂愿意去,而是芳草看见他们就添堵。前几年,缺吃少穿,有的婆婆跟儿媳妇住一个院子,有的儿媳妇为了自己的便利,都在院子的中间扯一道墙。当时芳草感觉人怎么会这样,自私到家了,现在轮到千年的媳妇熬成婆婆了,为了各自清净,有一道墙还真有一道墙的好处。

按说,三姑婆家比芳草家凉爽,三姑婆自己一人住,所以房前屋后都爬满了爬山虎,爬山虎阔大的叶子密密匝匝地为房屋遮挡了阴凉。比时下的空调又环保又绿色了许多。

珊瑚和向东临出门前,问,咱们家的自行车呢?

芳草说,用什么自行车,年纪轻轻的,走着吧。

珊瑚看了向东一眼,意思是,你看你妈多么抠门,连自行车都舍不得让我们用。

向东就朝芳草喊,一辆破自行车,骑骑又不是骑掉了轱辘,骑掉铃铛,就这么件耐用的破家什,还藏起来!

没藏,是栓子家的骑去了。芳草当时在屋里缝刚刚洗过的蚊帐。因为蚊子多,左一个右一个打蚊子的时候都拍到蚊帐上了,所以本来就够年头的蚊帐被蚊子的血污得不成样子,芳草抽时间洗了洗,平时她还真舍不得买瓶蚊子药打一打。

晚上,除了蚊帐里清净,蚊帐外都是等待时机进攻的蚊子,哼哼叫着惹人烦。

栓子家的怎么骑我们家的自行车?隔着这么大老远。向东牵着媳妇的手赖在院子里还不想走。

是那天去西工地劳务市场找砌墙的人的时候,碰到一起,我们坐车回来,栓子家的骑的我的自行车。芳草不得不解释理由,恐怕引起误会。

可是越解释,向东和珊瑚觉得其中越有文章。干脆从院子里回到屋子里,蹲在娘的面前说,你给我们说道说道,她怎么会骑我们家的自行车?

烦不烦呀,你们审娘呀!芳草咬断线头突地吐掉一口唾沫说,赶快去看你三姑婆吧,什么时候叫你们回来你们再回来,在那里锻炼锻炼什么叫居家过日子,生活有多难。给你们200元钱,仔细着花,是到月底的。

到月底还有十天,三个人200元,一人一天就花6元钱呀!娘,我们买捆卫生纸就超支了,再给点吧。向东和娘算起帐来,珊瑚一边一声不吭。

什么时候和你娘算计起来了?再说,你三姑婆有积蓄,不会亏待你们的,我给你们的是另外的。芳草觉得和儿子磨嘴皮子在媳妇面前已经有点小家子气,可是一个家,不能不紧算慢算,俗话说,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怕穷。

正说着那辆自行车,那辆自行车骑进家门了。不过不是自行来的,上面还稳坐着一个人,是金凤。

看见金凤进来,芳草赶紧支使儿子和媳妇快走。向东和珊瑚就不情愿地出了家门。芳草跟到门口,看两人走远了,返回来关了道门。

关了门,我也不怕你。金凤语气冷得像冰雹。

既然来了,就坐吧。芳草显得很客气,把破蚊帐堆成一堆抱进自己的屋子,又拿了一个小凳子,示意金凤坐下来说。

金凤才从自行车上下来,把车子靠了墙,因为那自行车连个脚撑也没有。咱们谈谈吧。坐下来的金凤忽然眼里盈满了泪。

你说吧,我听着。芳草拿一根小草棍在地上画着。

我已经怀了栓子的孩子。你就答应我别再招惹栓子了,好吗?金凤一副恳求人的语气。两手举到胸前,很做作的手势。

那不是我的问题,你回家跟栓子说吧。芳草说得很无奈,心里想,还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呢?

我想,先从你这方面断了他的路,栓子的工作就好说了。金凤低着头说。

你觉得是我的问题?只要两人好,都是两情相悦,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只要能拴住栓子的心,栓子保证不来找我。芳草依然在地上画着她画不圆的圆。

栓子像一头倔强的驴,我说不服他,有时候也管不了他。可是我这辈子跟定他了。但是,有些风言风语,我们不能不管。金凤叹了一口气,哎!

风言风语,是有次在集市上,金凤碰见金炎,金炎说话不过脑子开口就说,金凤,我听好多人说,你家栓子一直跟孙寡妇好,你就这么不要脸皮吗?

金凤在金炎面前依然说,别听人家胡说八道,我们家栓子对我可好了。晚上管饱。

呵呵,真的很幸福呀?很幸福,我就放心了。金炎挺着肚子一只手撑着腰说。

你看,我也有了。金凤附在金炎的耳边说。

几个月了?

我也说不准。

这样的事就差精确到分和秒了,怎么还说不准呢?不明白。

你们都是上心的人,我们就马马虎虎那么回事!联想到栓子夜不归宿,金凤忽然就恶心,眼前就浮现出栓子趴在别的女人身上的场景。金凤赶紧拍拍胸膛,不让自己呕吐出来。

金炎看别人吐,自己就想吐,于是赶紧告别金凤,说,以后到学校去玩呀。然后就消失在人群中了。

我们管不了别人的舌头,谁愿意说谁说去!芳草的小棍一下子折断了。

芳草姐,我求求你了。我承认有很多对不住你的地方,但是我只有求你了。求你不要再招惹栓子了,金凤的眼泪哗哗地像南方发了洪水,这爆发力和感染力,相信连她坐的板凳也动情。

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好日子还有几天,而且你没来之前,我们一直很好,现在你们结婚证也没领,究竟谁是第三者,还说不定呢?你现在还怀孕了,你就成全我和栓子吧。平时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你看咱们俩谁可怜?现在,你可以光明正大得躺在栓子的身边,而我呢?没人要的寡妇,又向谁诉说我的苦闷?

你这样说,咱们就没法谈了。金凤站起来,似乎有难言之隐,张了张嘴,却没说出来。

走到道门的时候,又转回头来对着站在屋门口连送也不送的芳草说,那以后就有你的好果子吃,等着瞧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土地爷的女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