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48章:两个女人是妖精

《被迫风流》

第48章两个女人是妖精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五十二

金凤和芳草一边走一边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金凤说出自己的担心。

有个村子的出租车司机被人杀了。车也被抢走了。栓子该不会遇到啥事了吧。

就那么辆破三轮,劫匪还嫌寒碜呢。抢啥抢,人家都抢高级轿车和大货车,栓子的三轮根本不入流。

你这么一说,我稍微放点心了。其实最放心的是刚才金凤一个箭步冲进去,发现院子里并没有三轮车。

栓子那人我了解,头脑活络着呢。芳草光说,也不管金凤的反应。他就像我的一个孩子,但是他给了我孩子所没有带给我的东西。但愿他别出什么差错。像栓子这么好的人,世界上已经没有几个了。好人都能够平安。

金凤听不下去了,赶紧岔开话题说,你知道最近抢车的案子是怎么破的吗?

不知道。

我给你讲讲。公安局通过摸排确定是某个村庄的人干的,但不知道具体是谁,于是用大喇叭召集全村的人到大队院里签字留指纹。人们就去了。签完一遍,公安局的还不知底,于是又让人们去签字留指纹。这时犯罪分子就跑了。一跑,水落石出。现在已经缉拿归案了。

你说人家挺聪明的,跟包拯破的那个草棍短了一截的案子很相似。

他们就是运用人们的心理,有时候是自己把自己暴露了。你说,有些被尾追堵截的犯罪分子,你随便藏在一个旮旯里,别动,谁知道。但是就是没命地跑,跑来跑去,就落入了圈套。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逃过初一,躲不了十五。

这人呀,干了坏事,自己脸上就写着呢。

正说话间,一辆三轮车驶过芳草和金凤身边。芳草和金凤朝三轮车看了看,打起眼罩往里瞅。

栓子,住下。栓子,住下。后面是金凤和芳草的喊叫声。

三轮车驶出三十米才停下来。车上的人和栓子调侃。

你看清是你老婆了,怎么还跑呀。

你没看见是俩吗?两个女人是妖精。

敢情在外面做了对不起她们的事了,她们合伙来收拾你。

没那么可怕,我是觉得不好开口。

自己的老婆有什么不好开口的,井都掏了,还不好开口呢。

你说,咱继续转,还是往家赶。我估摸着你家嫂子也来找你了。

不急,你先对付那两个妖精。

栓子就熄了火,等金凤和芳草赶上来。

你说,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不是存心急死人吗?芳草先问话。

没看见车上坐着客人吗?栓子答。

不能挣钱不要命了呀。金凤赶紧说。

我哪里不要命,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不会说话,别说!栓子已经讨厌金凤说话的口气。他觉得两人就像带刺的黄瓜,怎么贴近也隔了刺。

栓子,金凤是关心你,说话别那么冲,跟吃了枪药似的。芳草从中调和。

哎,你们俩怎么搀和到一块呢。栓子犯嘀咕。

碰到的,碰见的。金凤赶紧巧圆滑。

天不早了,别为了几个钱,没白没黑得干。芳草关心栓子的语气,让栓子觉得芳草就像心里美大萝卜,咬一口,脆生生,满嘴流汁。

你们一起上车吧。我拉你们回去。栓子突然觉得心被什么东西刺痛了,被两个女人爱原来是一种痛苦的幸福。

就在她们上车要走的当儿,果然一个女人寻来了。女人凑进车子朝里看,一下子看见老公的身边坐着两个女人,立刻破口大骂:好你个不要脸的,学会找女人了。我说,今天没了200元钱,原来是去找女人了。你给我下来,我先废了你那玩意儿。

栓子赶紧劝,嫂子,老哥是个好人,他没有找女人,我敢保证。他一直和我在一起。

男人哪有个好东西,都一个鼻孔眼出气。女人气势汹汹。

真的,那上面是我的两个女人。栓子赶紧解围。

女人看了栓子一眼,嘻,你的两个女人,癞蛤蟆打哈欠,嘴可够大的。给我下来!女人说着已经上去撕扯男人的裤脚。

男人却像蔫了似的,什么话也不说,好象就是承认自己找女人了,臭狗屎一堆,你爱咋整咋整。

这可怎么收拾呀,栓子心想,碰到悍妇了,要不男人怎么会如此出招整治自己的女人呢。把一百元拿出来给她,替老哥赎罪吧。要不,这样回去,还不吃了他。于是栓子拿出一百元对女人说,嫂子,你看,这是老哥的钱。

哎呀!我的娘哎!这不是钱吗?怎么还缺一百?女人见到钱比见到自己的老公还要亲。

那一百,你回家问老哥吧。一起上车,咱们回家吧。栓子催促。

金凤和芳草笑起来。男人使劲夹着双腿,不敢正眼看女人。女人上了车说,我就说吗,你这样的男人借你100个胆子,也没胆量去干那事。

走过芳草家前面的胡同,芳草说,我下车吧。

别下,送完他们,我再回来送你,我还有话要跟你说。栓子说。

在芳草家的道门口,芳草和栓子紧紧拥抱在一起。

夜深了,你应该早点回去。

不急,躺下还惦记着你。

金凤对你好,你应该好言好语对她。

已经定下结婚的日子了,是阴历八月初八,也就是开学的那一天。

结婚是高兴的事情,好好置办置办。

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付,人家结婚高兴,可是我觉得金凤的肚子好象不是我搞大的。

别瞎想,跟了你就是你的人。快要做爹的人了,应该成熟一点。

我是疑惑,当初,我说去和她领登记证,她死活不去。说完不了。并且说人家很多结了婚以后才去领的。而且她那么急迫地想和我发生关系,我也说不准为什么,反正觉得好象有问题。

你是觉得,又没亲眼见。直觉有时候是骗人的。

我就想和你好,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用做。

现在,我们不是就在一起吗。

可是,逃过白天,只能在黑夜的掩盖下拥你入怀。我真的很矛盾。

该结婚还得结婚,一个没有爷娘的孩子她不会有多大的阴谋。

她现在已经怀孕了,我说怎么会这么容易怀孕呢,就像蒸馒头,怎么这么快就熟了呢。

怀孕期间,你不能干那事,到时候,你还来找我,只要巧掩盖。

那好吧,我看人活着真难,被人算计,算计别人。我觉得是被别人算计了。

哪里的话,再说了,被人算计,我们也可以算计别人呀。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如果以后有什么不顺利,我帮你。

那就这么办吧。天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

芳草怔怔地看着栓子的摩托三轮消失在夜色中,怀抱里已经空空。她多么怀念两人无拘无束的那段日子。难道命运就要在此拐个弯?

……本章完结,下一章“霜打的栓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