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49章:霜打的栓子

《被迫风流》

第49章霜打的栓子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五十三

起来,有能耐别装死!金凤用脚踢了一下栓子,看栓子依然脸朝外对自己不理不睬无动于衷,金凤觉得简直是对自己的蔑视,竟然敢不反抗,于是又去捏栓子的鼻子,这个夜晚就因为这个动作再也无法平息了。

两人已经习惯于一里一外躺着,栓子躺外面,金凤躺里面。床靠墙的一边扯着一块的确良布,上面图钉的印记已经出现了锈迹。栓子忽地坐起来,我们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切,接着是栓子的咆哮,找死咋地?栓子怒睁双眼,金凤看到那双瞪得跟金鱼一样快要鼓出来的眼睛,迎上去话不择嘴地说,你还能把我吃了咋地?!

我就吃你!栓子竟然恼火万分得地下嘴啃了金凤的肩膀一口。你倒腾什么呀你,别人累死了,你还有闲心。咬完,又愤愤地加一句。

你是畜生呀你!你不想活了!金凤弄乱自己的头发,龇牙咧嘴,伸出手指甲就去抓。

都说怀孕的女人像一头狮子,金凤狮子般的愤怒,发泄自己的怨恨,没头没脸得朝栓子抓去。她知道今晚的战争迟早要爆发,因为她的容忍有限,她的心胸也有限,她不敢想象自己的男人曾经怎样在另一个女人怀里使劲折腾,而且那个女人会像她一样发出快乐的尖叫。一闭上眼,那画面就会像电视节目一样一幕幕在脑海闪现。

我让你撒泼!栓子竟然抓起金凤的头发把金凤的头朝墙上撞去。

被撞墙的遭遇在金凤来说,是一个奇耻大辱,她发誓以后一定剔个光头,看你抓啥?金凤不知道男人要折磨女人招数很多,没有了自己的头发,还有男人的拳头,即使头不被伤害,被伤害的还有一颗心。心流血要比头被撞伤更让人万念俱灰。

怎么办,怎么办?金凤忽然陷入了深渊之中。这场战争是因为自己而起吗?单纯归咎于自己的幼稚举动好象不妥。哭吧,就使劲哭。金凤想好了,就咧开大嘴使劲哭起来。

你嚎啥呢你?!哭丧呢!栓子揶揄完出去了。

我哭,哭没有爹没有娘,没有人疼没有人爱。

我哭,我哭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最悲惨最傻瓜的人。

我哭,我哭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哭,我瞎了眼我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猪狗不如的人。

我哭,我哭应该早随爹娘到那个没有忧愁没有悲伤的世界上。可是,现在谁管我?

我哭,我哭老天爷怎么不长眼让好人遭受折磨让恶人不下地狱。

我哭,世道怎么不公平好心没有好报。

…………

金凤的哭声一声比一声低,到了最后竟然找不出哭的理由,可是,还是眯着眼睛,一个劲地抽泣。她想起小时侯,出去看人家出殡,妇女都是扎着白头绳,穿白衣白裤,坐在路中间使劲哭,谁哭得响亮哭得悲伤,一边看出殡的人就会说,你看,这个是她的女儿。而谁哭得最没有声响,谁只打雷不下雨,接着就有人指出,看这个是她的儿媳妇。而且她还听说,有个儿媳妇给自己的婆婆出殡,一声都哭出来,可是去看人家出殡的时候,她却在一旁哭得一塌糊涂。

有次金凤就回家模仿妇女出殡时的样子,先把娘做鞋用的牙襻扎在头上,然后穿上娘的白衬衣坐在屋子中间的地上,捂着嘴哭,娘呀,我的亲娘呀。结果被一边屋子里的娘听见了,戳着她的头顶骂道,死妮子,你盼着娘早死呀。小时侯金凤确实爱哭,会长声短声地哭,会抑扬顿挫地哭,会拐着弯子哭。等金凤娘死了以后,就有人背地里说,金凤娘是被金凤哭死的。

也许是金凤的哭声惊动了栓子娘,栓子娘来到这屋,一看栓子没在,立刻出屋去找,转了一圈没人,又回来来到金凤的身边,哭啥呢,半夜哭夜猫子会来的。栓子娘接着说,这样会动了胎气的。

金凤不说一句话,两眼直呆呆地看着。她觉得一个儿子的好坏就反映出一个当娘的如何,所以对栓子娘也怀了怨气。

栓子娘知道肯定两人起了矛盾,于是坐道金凤身边,一下子看见金凤肩膀上的深深的牙印,赶忙说,这个兔崽子,我看见他,我拧不死他。金凤,别生气。娘替你做主。

金凤依然抽泣。不出声。

凤儿啊,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娘和你知根知底。娘已经把你当成亲闺女了。栓子娘伸出粗糙的手掌缕了缕金凤的头发。

娘啊!金凤忽然趴在娘的怀里哭得更凶了,这次她体会到一双手的慈爱,透过发丝那母亲的温暖又隔了时空穿透了心扉。她忽然产生一种奇异的念头,娘的百年之后,她一定会哭得痛彻肺腑,即使看出殡的人戴上放大镜也看不出她是娘的儿媳妇。

怀了孕的人了,应该学会保护自己。栓子娘拍打着金凤光滑的背劝说着。

娘,我有话要跟你讲。金凤擦了擦脸,装出荆轲刺秦王的大度和从容。

如果是好事就跟娘说,如果不是好事,娘就不听了。栓子娘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她在担心儿子。

金凤察觉了那一丝讯息,于是打哈哈说,是好事,明天再说吧。娘,我想跟你说。

行,闺女,娘搂你睡。那个挨千刀的跑哪儿去了?栓子娘依然惦记栓子。我出去看看门上了栓没有?

栓子娘来到院子里,清冷的月光下冷不丁看见栓子蹲在三轮车边,看看月亮,已经是后半夜了。

栓子,你们是咋回事?栓子娘生气地问。

我出车回来,她也不知道是哪根筋出了毛病,非要跟我吵架。你说聪明点的女人哪有招惹男人的?可是,金凤就往枪口上撞。我打了她。就这么的。

啪——啪——金凤在屋里就听到两个响亮的耳光。她觉得娘确实是为自己出了气。女人,吵架后的女人就是这么容易满足,有个泄气的地方就有了下台阶。金凤穿着睡衣也来到了院子里。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打女人了?你以后再戳金凤一指头,看我不剁掉你的手指头?!栓子娘指着栓子的头顶声音更高了。在外边蹲一夜吧你,好好反省反省。栓子娘和金凤回了屋,栓子娘进屋就把门从里面锁上了。留下栓子自己在外面无心赏月。

……本章完结,下一章“烧茄子中的秘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