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52章:蚂蚁和大象的相爱

《被迫风流》

第52章蚂蚁和大象的相爱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五十六

豆豆,怎么了?银换俯下身,关心地问。

不要豆豆豆豆地叫,我已经长大了。豆豆一边哭,一边说,显得很痛苦的样子。

于圆,小点声,你爸睡着了,不要把他吵醒。毛东这句话很管用,豆豆立刻停止了抽泣。

于圆,以后我就叫你于圆了,有什么伤心事吗?银换坐到豆豆的身边又问。

毛东哥原先来的时候,都是和我一起玩,现在他竟然不理睬我了,我长得丑还是不讨人喜欢?豆豆说到伤心处,又呜咽起来,好像有天大的委屈。

于圆长得漂亮也讨人喜欢,我和你银换姐只是商量件事,现在毛东哥不是来跟你玩了吗?毛东赶紧开脱,他没想到豆豆的矛头竟然指向了自己。

还说呢,你看你和银换多亲热,简直像一对情侣,也不管我的感受,你知道我嫉妒你们吗?豆豆像控诉一样一股脑倒出自己的委屈。

《西厢记》中崔莺莺爱上张生,是托红娘的福。假设红娘和张生眉来眼去,崔莺莺岂不吃了红娘的肉喝了红娘的血。可是豆豆这样的千金小姐哪里知道人们的心中埋藏着一颗神奇的种子。那就是小时侯喜欢上的第一个人,即使风云际会两人不能走到一起,但老天也会怜悯他们为他们创造机会让他们再次相逢,天地作合,两人见面时,只要有了男女授受之亲,那他们注定会相伴走好以后的路。这颗神奇的种子就叫童年情结。

童年情结让人留恋童年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即使断壁残垣,即使衰草遍地,因了童年情结的朦胧感也带了诗情画意。童年情结让人念念不忘初恋情人,即使多年以后也会梦里牵魂里绕。而最初相爱的人很少能走到一起,这使人生或多或少有了遗憾。因此童年情结有点悲剧色彩。

豆豆,我们都陪伴你,你就不会孤单了。银换偷看了一眼毛东,脸上已经漾出幸福的笑。

毛东哥,你能亲亲我吗?我好想被人拥抱,被人亲吻。豆豆的话让银换大吃一惊,怎么会有这样的要求。在银换眼中,她一直觉得豆豆像四五岁的儿童,吃饱了不饿,有玩具也不闹,可是她没想到心智不成熟的人也会有超前的生理需求。心智成熟的人可以合理地解释自己的生理需要,需要传宗接代,亲吻是小偷偷东西一样的踩点行为。

亲哪儿,银换。毛东和银换商量,说明,在他心里,她已经把银换放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如果在爱自己的女人面前亲吻别的女人,女人会发疯的。即使是个无感情的塑料女人都不行,何况豆豆是个有思想有感情的女人。

额头!银换不知不觉已经用了一种不容违拗的语气。

不吗,嘴唇。相爱的人都是亲嘴唇,我见过爸爸亲妈妈的嘴唇,像啃猪头一样啃。豆豆坚持着。

来,咱们来剪子包袱捶,你赢了,就亲嘴。毛东想出这样的办法。

好,剪子包袱捶。三人喊着伸出了右手。

包袱!豆豆伸出右手的同时也喊出了口令,她盼望把别人包围,赢得一个梦寐以求的亲吻,电视上那些吃面条似的亲吻让她想入非非,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满足自己的愿望。

剪子!毛东和银换不约而同得伸出了食指和中指做剪子状。

好吧,就亲额头。豆豆不耍赖,已经闭上眼睛等待那个亲吻的降临。

毛东扭头看见桌子上有一块海绵,于是蘸了水轻轻在豆豆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立刻又放回原处。

希望享受亲吻的豆豆失望地睁开眼睛,她的智障让她觉得大概是自己额头的皮肤麻木地跟枯树皮一样没有知觉。

吻是圣洁的,你不爱这个女孩子就不要亲吻她,不管是她身体的任何部位。毛东自有他的爱情逻辑,他不能重复犯同一个错误。

于局长醒来,根本不知道三个年轻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豆豆一个下午闷闷不乐,直到和银换一起到达小镇。这之前,她就一直木木地站在阳台上。

毛东下午走的时候,拿出钱包里什么东西交给了于局长,等毛东走后,银换才发现了掉到地上的一张半截照片,被撕去的人一定是个女的,因为还有一缕长头发披在毛东的肩上。照片上毛东眼窝深陷,人很瘦,嘴巴突起有点像小鸟的喙。眼神迷茫而飘忽不定,她透过照片,虽然不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但是她的心中升腾起一种悲壮的力量,她要和她的初恋相伴到老。

于是下午到超市买菜之前,银换带上豆豆坐公交车回到小镇和母亲商量。

妈,他现在很胖了,已经转业了,好象是安排在公安局。银换竭力说服妈妈。

银换,人家是干部,咱是平头百姓,咱高攀不起。坚决不行。银换妈妈比茅房里的石头还硬,简直油盐不进。

怎么不行?银换反问。

一只蚂蚁和一头大象能谈婚论嫁吗?猫和耗子能成一家亲吗?母猪能喂养野狼的孩子吗?总之就不行。银换妈掉头看大门外的人来人往,不再正眼看金换。

一个傻了三四十年的老太婆哪来的那么多乱七八糟。银换在心底埋汰自己的妈。

银换和豆豆回到昆明小区的家中,直到晚上十一点,于局长和方阿姨也没有回来,豆豆说什么也要和银换挤在一张床上。

于是银换到豆豆的卧室拿了枕头,摆到自己的床上,两个枕头的图案都是鸳鸯戏水,熄了灯,豆豆紧紧依偎着银换。

毛东,我爱你,你能听见吗?

我能听见,银换,我就在床底下,我又回来了。

你怎么这么大胆,被于叔叔碰见多不好。

他今晚不会回来的。有些事情需要应酬。

那还有方阿姨呢。

你尽管放心,豆豆睡了,就是咱俩的天下了。

毛东,你不知道,今天下午你一走,我的心里就没了底,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上你。

从床上下来吧。

银换就顺从地从床上故意滚到地上,毛东就那么准确地把她抱在了怀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开满黑色野菊花的山洞”↓↓↓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