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57章:不约而同的秘密

《被迫风流》

第57章不约而同的秘密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六十二章

仅隔一条街的这个院子里,几位警察突然闯了进来。

亮子2号本能的从床上跳下来,像一碗扣肉扣在了地下。因为按照他的逻辑,后面肯定有摄相的。当时亮子交代过,人可以被抓住,但是不能露脸。因为这个相貌不是他个人的私有物品,他是几个人的荣耀。到底是几个人,亮子2号只知道自己是2号。

警察进屋,不管在地上的亮子,先去床上找衣服。翻遍了口袋,亮子2号刚才还斤斤计较的那些钱,瞬间被装入了另一个口袋。几个女人,早已收拾停当,长裙落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刚才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亮子2号瞅一眼她们,感叹真是熟能生巧,他又想起元稹那句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看几个警察扬长而去,亮子2号忽然醒悟过来,不是真的,是假警察,我刚才是被人盯梢了,穿上衣服追吧。这年头,什么法子都能生财!亮子2号紧跑几步追到门口。

就听有人喊:“是他吗?”

就是他,屋里没别的男人!

你们都上车!

亮子和几个假冒被塞进了警车。警车驶向早春园公安局。

窝在角落里的亮子2号不屑一顾地打量了几眼,面前的几个人警服已经被扒掉了,蔫头耷脑,哪还有点警察的样子。感情这次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除了女人,你还要什么?于局长喊话。

我要,我要……我什么也不要。歹徒突然哇地一声哭了。

什么也不要,干吗绑架人质?

我是闹着玩,你们看我身上的手榴弹都是学校里投掷用的,没有危险。歹徒为了说明自己确实是闹着玩,忽地拔出一颗,扔了出去。那手榴弹骨碌碌从门里滚了出来。

有你这么闹着玩的吗?于局长恨不能上去扇他一巴掌,9个小时的惮惊受怕瞬间可以解除,你已经构成绑架罪!赶快释放人质,争取宽大处理!于局长的语气由强硬变得舒缓。

我要吃饭,我要喝西红柿鸡蛋汤!歹徒突然变得可怜兮兮,又对方阿姨说,你回家吧,我要你这么大年纪的女人也没什么用。

方阿姨抻平了衣服,用手撸了撸头发,快速回到于局长身边。

生离死别的9个小时呀,昨天晚上她本不该加班,只是为了等于局长开完会议,他们一起回家。

公司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说要和方总谈笔生意,可是绕来饶去,也没说个子丑寅卯。后来就剩下一个人掐住了她的脖子。幸亏小菊及时去报案。

小菊是公司的会计,昨天晚上,她看方总还没有走的意思,就说方阿姨,我陪你聊天吧。她去后院解手的当儿,办公室里就发生了这一幕。

她绕开前门,多走了一里路,直奔公安局。其实公安局就在公司的街对过。

于局长召开完会议,看到一个人气喘吁吁的跑来,走近了,才看清是小菊。

于局长,方阿姨被绑架了!

什么人敢在公安局的门前撒泼!绑架两个字像两颗炸弹炸向于局长。他一边快速向大门跑去,一边向干警喊话。有绑架事件发生,你们赶紧集合出发!

人已经带到,请指示!于局长的对讲机传出了对方干净利索的汇报。

回局。只见他大手一挥,收网。只见四处埋伏的干警冲上去,像捉只小甲虫一样把歹徒制服。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一只大象要踩死一只蚂蚁何许用力。

于局长对马队说,我们也幸亏没有击毙。可以看出此人没有什么城府,穷凶极恶的歹徒都是死咬住一个条件不放,可是眼前这个人一会要这一会要那,没有一个既定的目标。

是的。马队挠了挠头,佩服于局长的分析,点了一下头。

亮子2号和歹徒被带进一个审讯室。两个干警一下子愣住了。

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干警问。

我们没关系。两人冷冷地答。

没关系?邪门!一个干警怀疑地看了看两人。

你,姓名!干警开始做记录。

2号。亮子2号梗着脖子答。

我说的是姓名。

没有姓名。

无名氏呀?

谁无名氏?2号2号吗!

籍贯?

什么叫籍贯?

就是你老祖宗呆的地方。

地下,在地下呆了好几年了!

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歹徒看亮子2号,觉得好笑,好几次捂住嘴没笑出声来。

你,姓名!干警又指着歹徒问。

我爷爷叫马虎,我爸爸叫马大哈,我叫马小哈。

罗嗦,糊咧咧啥呢你。

信不信由你。

哪里来的?

我妈生的。

谁不是妈生的。干警抡起巴掌走了上去。唾沫星子都喷到了亮子2号的脸上。马队走进来,摆了摆手,示意干警压住火气。

马队坐下来,屋子里的气氛立刻改变了许多。

你们俩知道刚才你们的表现叫什么吗?蔑视法律的行为。马队意味深长地说,这可是罪上加罪呀!

什么?亮子2号和马小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马队话锋一转,你们俩有个秘密,想让我挑破吗?

秘密?两人不由伸长了脖子。

马队的到来吊足了两人的胃口。亮子2号心想,审问犯人怎么不来点刺激的呢?比如问他嫖娼的感觉如何呀?可是竟然不问,就问些姓名,籍贯老掉牙的东西。

审问那些高官的时候也是如此。谁不知道他们夜晚来临跑到渡假村摘掉车牌怀抱女人夜夜做新郎,可是,审问的时候,法官只是问他们贪污多少公款,这样的问题哪能让听众竖起耳朵。人们多么想听见他们回答,他们是如何包养女人,然后跟二奶和三奶联手对付自己的老婆的。亮子2号以自己的忤逆表示了审问的不满,当时他还没有想到蔑视法律之类的上纲上线的东西。

马小哈之所以胡扯,是因为受了亮子2号的传染。当然个中还有极深层次的原因。听到说他们有秘密,两人不约而同地想,难道他们的计划泡汤了。两人都达到了目的呀?还是上司对他们的表现不满?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期然的意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