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58章:不期然的意外

《被迫风流》

第58章不期然的意外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六十三

“危险解除,咱们可以出去看太阳了。”毛东接了一个电话说。

“毛东哥,我一直有个愿望,想上去看看九楼的人家到底住着什么人?几乎每天都有种奇怪的声音。”银换觉得毛东在身边,那种嘈杂似乎可以挡在千里之外。也觉得有他在身边安全塌实多了。

“总得找个理由吧。”毛东建议。

“就说他们的下水道漏水。”银换的脑子转得比谁都快。

“行,好,咱们上去。”三人蹑手蹑脚向上走,惟恐脚步声一大,人家就会知道他们的秘密行动。

“当——”银换敲门。过了一会儿,银换说,“怎么没人应啊?”“当当当。”还是没人应。

“多敲几下。”毛东催促说。

“敲一下,代表试探,意思是说,家里有人吗;敲两下是说,我认识房子的主人;敲三下就代表怎么还不来开门。不能乱敲的。”银换解释,又补充说,“我这几天,经常翻阅有关礼仪的书,没想到敲门也有这么多讲究。”

“门是开着的,你们看,不是闹鬼吧。”豆豆注意到那一条缝隙。

“咱们进去看看,说不定进贼了。现在小偷都修炼成仙了,偷盗都不走窗户,直接撬门,你看这门完好五损,说不定是高级窃贼!”毛东的脑海中立刻闪出窃贼入户盗窃的画面。

三人进去了,这里看看,那里看看。转了一圈,看到摆设确实阔绰,但是不像被盗窃过。其实住在这样小区里的人们哪一家不是富得流油。

“你们赶紧来市立医院,二楼重症监护室。”是医院打来的电话。

“到底是什么事啊,什么病人啊?”毛东奇怪地问。也没顾得上两脚还在人家家里。

“来了就知道了。”那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豆豆,银换,咱们赶紧去市立医院。”毛东拉着两人,一边一个,迅速下楼,他预感到不妙。

躲在大衣橱里的金换吓得大气不敢喘,他只怪刚才亮子出去的时候,走得匆忙,忘记了关门。她也疏忽大意没去看看。听到三人走出去,她才小心翼翼地从衣橱里穿着睡衣走出来。

她自己也解释不清楚当时为什么一下子要躲起来。幸亏中间有个傻妹妹,要不她就会状告三人私闯民宅。百无聊赖时,她打开了电视,收看当地的电视新闻。对于小城的人来说,看当地的新闻,看当地的报纸,那是爱家乡的表现。金换算得上是个称职的市民。

重症监护室里,于局长和方阿姨浑身血污,是死是活很难说清楚。

豆豆看见立刻扑了过去,“妈妈、爸爸睁开眼睛看看我。”哭声撕心裂肺。

刚脱离绑架的闹剧,却不期然又遭遇了车祸的悲剧。

三天后,方阿姨和于叔叔永远地去了,离开了这个他们依恋的世界,还有对女儿豆豆的无限牵挂。

处理丧事时,豆豆的姐姐赶了回来,有毛东在她没多费心。末了,姐姐要带豆豆走,说自己反正离了婚,身边有豆豆可以有个伴。

不行,我们有于叔叔的嘱托。银换站出来阻挡。

哪来的嘱托,他们走得那么匆忙。豆豆姐姐反驳。

你看,这里有秘密。银换爬到床底下从一堆蔬菜模型中找到了一张纸。

你们过来看。银换展开,念起来。

重要嘱托:

我的女儿豆豆生来智障,我这几年执法不徇私情,刚正不阿,得罪不少人。归去之日不定,我有心将她托付给我们家的保姆银换。连带住宅一套,手续我已经办好。

于东林方书娥亲笔

豆豆姐姐一时错愕不定,不会吧,银换,你怎么会是我们家的定时炸弹。

豆豆姐,房子我不要。我跟毛东走,也带走豆豆。银换慷慨激昂,像对牧师的誓言,豆豆就由我来带吧,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裕,不管我是健康还是孱弱,我都将视豆豆为亲姐妹。至于,于叔叔为什么没有让你照顾豆豆,这里还有一封信,你就自己看吧。

豆豆姐拿到信,并没有立即打开,而是放进了自己的兜里。

毛东,你有一个善良的妻子,祝贺你。豆豆姐揶揄道。然后摔门而去。

银换睁大了嘴巴,想起了毛东撕为两半的照片上的那一缕头发,是否就是豆豆姐姐的,反正看她看毛东的那眼神有点飘忽不定,有点耐人寻味。

毛东说:“银换,咱们结婚吧。”

银换的嘴巴圈成一个圆:“我不是做梦吧!”

“不是做梦,善良的姑娘应该得到的东西,都是真实的,不信拧拧你的腮。”毛东附在银换的耳边说。

银换真的拧了自己一把,疼得自己直咧嘴。

叫你拧你就拧啊,傻瓜呀,毛东戏弄着银换说,你是骗大的吗?

银换嘟起嘴说:“是啊,我是骗大的,小时侯你用绸带蒙上我的眼睛,说,银换,我在大树底下,我就傻傻地向大树走去,结果碰了一个大包,后来,你妈给你买了本寒假作业,上面有优美的图画,而且书香沁人心脾。你说过会给我那张彩色插页,可是,竟然给了向平,让我好失望。

“向平,你知道向平现在在哪里吗?”毛东显出好奇。

“知道啊,给人家做了夫人了。”银换说。

“哪有这么离谱的事?”

“有,现在满大街都有,有个男人五十多岁了。看老婆买来口红,他先涂,老婆的高跟鞋,他穿,老婆的凶罩,他戴,他商量自己的媳妇要去做变性手术,并和老婆约定以后姐妹相称,老婆流着眼泪答应可以,后来去医院,医生没好气地说,先到神经病医院查查吧,五十多岁的男人都想做变性,向平变性,更在情理之中了,而且中国现在男人谁不变性,谁就是老古董。”

“那我去做了变性手术吧,咱们也姐妹相称。”

“想的倒美,你络腮胡子留起来成个胡型男子还差不多,那是出名的一种方式。”

“你我和豆豆,我们将共同面临以后的生活。”毛东把银换抱进怀里,亲吻着这位善良并不柔弱的姑娘。

……本章完结,下一章“栓在一起的四个蚂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