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60章:要滚床

《被迫风流》

第60章要滚床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65、

嘿嘿嘿,是我结婚还是你们结婚?栓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他一直出车在外。栓子娘也没听见他回来。

帮忙的都聚在院子里,闲拉呱。

栓子到厨房里拿了块馒头,就了根葱,边吃边呜里哇啦地逗乐。

当然是你了,栓子还有什么呱呱点吗?五婶问栓子。

有,明天你们就瞧好吧。栓子咽下馒头,喝口水说。

还用不用你成伟哥?五婶问。

当然用了,结婚没有我成伟哥,哪叫结婚呢?栓子看了看屋顶说。

瞅屋笆干吗?栓子娘问,有鬼呀?

有什么鬼!是我心里有鬼!栓子已经吃完馒头,两手搓了搓。

快去拿出新衣裳来,试试!栓子娘命令道。

遵命!娘。栓子转身去了布置好的新房。

还有一道工序,我差点忘了!栓子娘挠挠头。你说,找谁家的孩子来滚床呢?

还用说吗?当然是三爷的孙子了。五婶站起来。

栓子,快去把小江拉来,滚床!栓子娘朝栓子喊。

你看你看,我刚把衣服穿上。栓子从屋里走出来。

你去把小江叫来,咱还有一道工序,叫滚床。栓子娘说。

小江不是有病吗?栓子提议。

现在好了。你去叫来!五婶说。

好!我去。栓子转身又去了里屋。

没等栓子再出来,已经有人在外面喊,我去我去!

等栓子再恢复原来的模样,要多土有多土。看来,人就得装修。

五婶说回家还有事,就先走了。

农村婚丧嫁娶到场的人有两部分,一是帮忙,二是帮场。

所谓帮场主要是指村里有脸面的人物,比如三爷,只要他到场,不用忙什么,就是主家有面子;还有的人到场是帮忙干这干那跑跑腿,当然这也要看主家在村里为人处事。像栓子这样的人家、芳草那样的人家,村里人都是考虑到他们孤儿寡母的日子不好过,所以同情心占了一大部分。

院子里这些人们,干完活有的回去了,还有的就等在那里,预备被叫去应急。有的人去帮忙是为了分到一盒烟,二对于栓子这样的人家,人们也没指望分到什么。可是送走五婶,栓子娘就拿出烟和糖,开始分发。

富裕起来的小镇,虽各人忙各人的,但是这样的事情最能体现传统。传统的势力可谓强过法律。

小院里有人提议三爷说上一段助助兴,三爷亮开嗓子扮作女声来了一段《王二姐思夫》。

二姐名叫王月英,

独坐在绣楼思相公。

思念相公名叫张廷秀,

手扒楼门望南京。

二哥呀,

你到南京去赶考,

一去六年不回程,

光知你进京不回转,

就忘了,撇下小妹受孤丁。

要在白天还好过,

就怕夜晚到三更;

到了夏天还好过,

怕的傲九入隆冬。

为妻我夜晚睡了觉,

一头有人一头空,

无奈我只好蜷腿睡,

蜷腿蜷的我腿腕疼,

强打精神伸伸腿,

那被窝里,一股一股冒凉风。

王二姐楼上把泪滴,

手扒楼门观仔细。

照着楼下送二目,

那边跑来了一群鸡,

公鸡叫着就在前边走,

后跟着一群老母鸡,

公鸡打食母鸡用,

母鸡打食公鸡吃,

白天它在一处跑,

夜晚宿在一个窝里,

扁毛尚有夫妻义,

我的二哥呀,

咋不念咱是从小结发的妻。

……本章完结,下一章“要滚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