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61章:要滚床

《被迫风流》

第61章要滚床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六十六

栓子走出屋来,坐到一边,欣赏三爷唱戏。

王二姐楼上把泪掉,

手扒楼门往下瞧,

照着楼下仔细看,

墙角里栽着一颗桃。

二哥你好比小桃树,

妹妹我整天打水把你浇,

把你浇得旺旺的,

开个好花结个桃。

我有心上前把桃摘掉,

还怕爹娘他看着,

但等着二老他打了一个盹,

我偷偷地下楼去摘桃,

个子矮,桃树高,

左捞右捞没捞着,

抓住树枝晃三晃,

噗嗒掉下来一个桃,

慌忙下腰来拾起,

俺就用红缎子汗巾将桃包。

把桃拿到俺的绣楼上,

七寸朱笔将桃描,

把桃描成俺的张二哥,

放在桌上供奉着,

一天看他几十遍,

三天看他百多遭,

虽说不挡茶和饭,

我的二哥呀,

俺喝口凉水也上膘。

王二姐楼上泪不干,

头上拔下来托鬓簪,

手扒楼门把夫盼,

二哥二哥快回还。

我想你想的心绪乱,

就在楼上画圈圈。

大圈画了八十个,

小圈画了五十三,

八十个,五十三,

共合是一百三十零三圈,

左数也是单,

右数也是单,

数不出二哥在哪边。

气得我,折了簪,呼拉了圈,

又恨地,又怨天,

又打天,又骂天,

打天、骂天、恨天、怨天,

不睁眼的天哪,

咋不给王二姐我行个方便。

有人打岔,王二姐怎么不坐车出去找呢?

那时侯哪里有车?

有马车呢!怎么没有车。

先别吵吵,听三爷唱。再吵吵,三爷煽你一巴掌!

不打紧,我喝口水!三爷到屋里去续了一杯水,回来接着唱。

王二姐气得肺要炸,

忽听得隔栅墙上一呼拉。

一呼拉,两呼啦,

莫非二哥来到家?

二哥呀,

你过来吧,你进来吧,

来陪妹妹喝碗茶,

王二姐慌忙就把那个床来下,

隔栅不远来到啦。

我往墙上摸了一把,

不好啦,坏透啦,

有一个蝎子往下爬,

倒叫二姐抓在了手,

那钢针,只往二姐手心里扎。

只蜇的,一阵疼,一阵麻,

疼得个二姐光咬牙,

二姐想,

疼它疼,麻它麻,

只要二哥他还家,

把我的手心摸一下,

既不疼来又不麻。

王二姐楼上泪汪汪,

思二哥来盼张郎。

二哥呀,

你一去赶考整六载呀,

为何至今还不还乡?

你走上一天我划一道儿,

走了两天道儿成双。

不知你走了有多少天哪,

三间绣阁我划满了墙。

还划到,

桌子上,凳子上,

划满了床腿划床帮,

要不是二老爹娘他们管得紧,

我一气划到那个大门上。

为二哥我得了一场病,

只瘦的前心贴后腔。

一天吃不了半张饼,

两天喝不了一碗汤,

谁见过,

十八岁的姑娘拄拐杖?

离了拐杖我手扶墙。

俺爹给我请先生,

俺娘庙里给我去烧香,

请先生,去烧香,

都不如二哥你还乡,

要是二哥你回转,

热腾腾的白饼我能吃它八张。

王二姐楼上眼落泪,

盼望二哥还不回。

有官没官你回来吧,

不回来落个“三不归”。

一不归,爹娘面前不能行孝,

二不归,从小的夫妻难相随,

三不归,二老爹娘死过了,

谁到坟上去化纸灰?

咱两个都长到二十二岁,

到老了没有儿女你埋怨谁?

……本章完结,下一章“女人十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