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62章:女人十怕

《被迫风流》

第62章女人十怕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67

芳草吃过饭,看电视连续剧《错爱》,向安过来过去地找东西。沉浸在故事情节里还好,一联系到自己,芳草心里忽然像猫抓没来由地朝向安发火:生你们这帮孩子有什么用,是能吃还是能喝?顺手拿过来一个水瓢就摔到地上。水瓢变成了三角形。

向安忙闪到一边,愣愣地看娘。

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自己睡。我出去趟,不用等我,我去瞧瞧你三姑。芳草说完出了屋门。

有什么好看的,一直有大哥和大嫂在那里。向安嘀咕。他哪里知道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漆黑的小镇因为有了汽车车灯照耀,像围了一圈珍珠。

夜晚是那么温暖,那些有栓子的夜晚是那么醉人。她无目标地走着。走着走着竟然来到了栓子的家门前。

院子里面坐了一些人,正在听三爷唱:

王二姐楼上泪满腮,

盼望二哥还不来!

你一去赶考整六载,

就忘了家中撇下女裙钗。

为妻我真心把你爱,

时时刻刻把你挂在心怀。

一怕你在外边缺穿戴,

二怕你饭不可口把饿挨。

三怕你路途以上遭暗害,

四怕你深山野沟遇狼豺。

五怕你住店把病害,

六怕你抱打不平惹祸灾。

七怕你想吃东西没人去买呀,

八怕你货物好歹分搭不开。

九怕你喜新厌旧另有爱,

十怕你得了高官永不来。

要是二哥你回转,

我跟你讨饭也自在。

正绣的荷包顺手摸。

绣对孔雀绣对凤,

绣对鸳鸯卧水波,

绣对兔子满山跑,

绣对鹌鹑打凉窝。

荷包要有俺的二哥带,

再绣几个也不多;

荷包没有二哥带,

要这东西用不着。

王二姐越想越恼火,

荷包就往地下搓,

又把钢针来折断,

把绒线撕了个乱麻窝,

心绪烦乱床沿上坐,

伸手就把被子摸。

楼上没有二哥在,

要这被子也盖不着,

一把剪刀拿在手,

对这被子要铰割。

又一想,

我铰破被子不当紧,

俺二哥今天来了他盖什么?

思二哥来想二哥,

二哥不来急死我。

王二姐楼上泪盈盈,

三尺白绫拿手中,

妹妹只把二哥想,

俺的二哥不想我王月英。

为妻我想你零受死,

我不如早死早干净。

王二姐楼上要上吊,

来了丫鬟小春红,

小姐小姐别寻死,

俺姑爷来到咱家中,

他在花园等,

你赶快下楼去接迎,

王二姐闻听心高兴,

跟着丫鬟下楼棚。

咯噔噔,咯噔噔,

下了一层又一层,

百灵叫,画眉鸣,

弹瑶琴,抓古筝,

喝酒打了玉酒盅,

小孩喊爹头一声,

也没有小姐下楼这么好听。

恁要问,夫妻二人咋想见,

大家伙想想自然明。

芳草站在外面听得分明,王月英还是幸运的盼来了自己的张廷秀,可是栓子以后就是有主的人了,他是否还会想着我芳草?不由自主她就来到了门当中。

众人鼓掌,喊道:三爷,你啥时候学的?

做梦学的,有仙人指点。三爷故弄玄虚。其实三爷是想参加市里组织的老年人剧团,已经苦练半个月了,准备入团的时候唱给把关的人,现在癞蛤蚂敬礼——只是漏一小手。

栓子瞥了一眼,就看见芳草站在外面。

……本章完结,下一章“女人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