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66章:神仙下凡

《被迫风流》

第66章神仙下凡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71

嘟囔啥呢,起来吧。今天早起床,娶媳妇哪有像你睡得跟死猪似的!栓子娘已经收拾停当,头发用梳子梳的时候,特意沾了很多水。这会儿后背上还被头发浸湿了一大块。

叫了栓子,栓子娘去开院门,一开门,闪进来一个人。栓子娘吓了一跳。忙问:你干啥的?

我……那人嘟嘟囔囔也没说清。

我明白了,是蹭饭的吧。这么早就等这里了,好,今天,你就蹲在院子里等着,有什么剩饭,你就将就着吃上几口。我忙去了。栓子娘拿扫帚打扫了打扫门前。

按说大户人家娶媳妇的前夜没有睡觉的,都点长明灯,人们包饺子、拉呱、准备枣栗子等许多东西。栓子家没有多少人,所以这样的夜晚,人们离去后也难得消停。

栓子做了个奇怪的梦。被娘推醒后,栓子来到院子里,伸个懒腰:娶媳妇有啥希奇的,都住了这么多天了,还要这老形式,死要面子活受罪。

可别这么说,我说孩子,有形式才有内容!乞丐模样的人蹲在一块半头砖上比画。

吆!你是哪路来的神仙?这么早就下凡了?栓子没一句正经话。

别胡咧咧,栓子,人家来要口饭吃!你闭上你那臭嘴,没人拿你当哑巴。栓子娘扫好院子把扫帚竖在大门口内。

她忽然发现金凤写的对联“相爱喜逢同读伴,结缘恰是共耕人”少了一个“缘”字,栓子娘怀疑是眼前的这个古怪老头子捣蛋,于是没好气地问:你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只见那人不慌不忙地答:我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栓子娘抡起扫帚就要打:你是存心来找麻烦是吗?

我听你怎么像道士啊?还来处来去处去的!栓子凑到陌生人的面前,这里没你的事,趁早快走。

我是……

不容那人说什么,栓子已经像推根木头一样将陌生人推了出去。

开放的小镇经常有不速之客,南来北往的,人们也见怪不怪。

可是那人并没有走远,围着门口转来转去。栓子端了一盆脏水砰地泼了出去,正好菜叶子、汤渣滓糊了他一身。他抖抖衣服也不说什么就蹲在了墙根下。来栓子家看媳妇的人们过来过去都满腹疑惑地看他一眼,他也不正眼看他们。地上有一窝蚂蚁,他就为它们顺路,拿走阻挡它们道路的碎叶和乱石。有蚂蚁爬到他的身上,他也不伤害他们,轻轻拿下来把它们放到地上。

这天日上三杆,喇叭唢呐吹起来了,大人孩子聚拢来,金凤着一袭黄色婚纱,恰好将腹部隆起的部分盖住。头发盘起了一个锥髻,显得高贵而典雅。脸上涂了腮红,整个脸部有形而又有韵味。成伟媳妇在后面,上身穿了一件水红色的衬衫,下面是一条黑色的一步裙。整个人挺拔而精神。

栓子娘忙来忙去,迎来送往。儿子结婚就是好呀,添丁加人。即使儿子是个瘸子,她也活在这种虚无缥缈的满足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痴痴等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