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67章:痴痴等待

《被迫风流》

第67章痴痴等待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72

这天小镇上瞧热闹的人一拨又一拨,有几个学生干脆不去上学了,说非要看看当初拧他们耳朵、罚他们写作业写一百遍的徐老师怎样做新娘子。而且他们几个暗地里导演了一场好戏,一定要让徐老师也尝尝他们的厉害。

栓子穿上一套崭新的深蓝色西服,打上红色领带,人模狗样的走出大门口迎接乡里乡亲——来捧场的人,当然来的人这个50元,那个100元。大门口有帐房先生登记着人们送来的喜资。先前的陌生人一会儿帮帐房先生磨墨,一会儿牵纸。看来他想证明自己并不是来蹭饭的。

背后大门上的对联“相爱喜逢同读伴,结缘恰是共耕人”因为缺了字,栓子娘找了块红布遮盖了起来。对联是金凤的手笔,当了几年老师,教育上一会儿刮风要老师大练基本功,三字一画:粉笔字、钢笔字和毛笔字,还有一画就是简笔画。一会儿刮风学电脑,总之,教育上刮什么风,都是龙卷风,所有的老师无一幸免,因此素质也一样高,金凤的毛笔字是那时候刮风刮出来的。金凤觉得只要自己能拿得出手的,她一定不会麻烦别人。自己写的请帖,能省一分是一分,窗户上的大红喜字也是金凤自己剪出来的,栓子娘为媳妇的贤惠和手巧而高兴。

因为高兴,来一拨客人,栓子娘咧着大嘴,分一拨糖,分一拨烟,那手好象不是栓子娘半辈子以来省吃俭用的手。对待乡亲们,那手先替她大发了。

她有心去看看金凤走下车子蒙着盖头被栓子抱着的模样,可又听旁边的人说,栓子要演戏,时候还早着呢,又听帮忙的人说急需要火柴,她马上跑回家去寻。

娶媳妇的心情真好,它不同于嫁姑娘,闺女走,娘白头,怕她婆家待她不好,现在媳妇不同以往了,栓子娘觉得自己是娶了个嘴甜的金凤,又会过日子又会挣钱。

过九点的时候,镇上的人们像潮水一样涌到公路边去看下车的金凤。

金凤提了婚纱,故意遮挡着突出的腹部。这婚纱是金凤自己定做的,特别尺寸。她觉得女人结婚一辈子就是一次,自己定做套婚纱也不为过。睡觉前她就摸了又摸,穿上婚纱的效果果然不同凡响。

按照预定程序,下车后的金凤就等栓子来接。可是左等右等,也没看见栓子的影子。金凤尴尬地站在那里,因为今早上三姨嘱咐过,栓子一定会在这里接她。她向远处看看,看热闹的人群也随她的目光一起看去。可是,栓子去哪里了?金凤埋怨也着急。

她知道当地的很多人家因为不满意婚事,有的就把新娘晒粮食一样晾在大街上的。她可不想这样,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她觉得这辈子再也没有结婚的激情。

这时人群中有人嘀咕:栓子演戏演的哪出?怎么还没出场?就在人们纷纷猜测的时候,只见一匹黑马驾着一辆马车急驰而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艳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