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68章:艳遇

《被迫风流》

第68章艳遇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73

长海恢复健康后,一直和三爷的儿子来往密切。原先是一家人的时候,哥俩就要好,跟金换散伙以后,长海见了三爷的大儿子依然一口一个哥,叫得挺亲热。

孤身在外的人就需要有个哥们喝壶酒说说心里话。长海挺喜欢小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一接近小江,小江就会惊恐地瞪大眼睛喊:绿眼鬼,绿眼鬼。听到小江叫自己绿眼鬼,他就扒开眼对着镜子照半天,可是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睛是绿的。

那次大哥炒了一桌子菜留他吃饭,他伸出筷子夹菜,小江就又喊上了:你长着绿指甲!你长着绿指甲!

长海又好奇地把自己的手缩回来,检查每个指甲,除了指甲盖里藏了些污泥发出黑绿色外,并没有明显的绿色。

大哥就伸出手指头指着小江的额头训斥:你看看你,胡说八道。

对于小江的绿眼、绿指甲的论断,谁也没有在意。任凭他说任凭他喊,长海依旧就时间就去家里坐坐。金换哥依然好水好酒招待。

但是长海去金换的大哥家,一般都是晚上。有些时候,他觉得自己活得很无奈,于是就蒙头大睡。一直睡上两天两夜,不吃不喝。有些时候,他无端地羡慕蛇、狗熊还有青蛙。如果托生成一只青蛙也好,到了冬天不吃不喝冬眠就行了。可是人还必须为自己刨食,到处抓挠。

而且最近一段日子一到白天,他就怕见那白花花的太阳,一出出租屋,他就觉得头晕目眩。索性白天睡觉,晚上出去。

到了晚上,世界披上了一件黑色的袍子,里面安静又安全。人们在熟睡中塌实得像白痴。他觉得夜晚的小镇才是他真正的天下。他到处转转,随便走走。偶尔也盼望碰上点艳遇。说来也巧,他那天晚上觉得很高兴,于是就顺着公路走,在汽车车灯的照耀下,她忽然看见一个女人孤零零地走着,还不时回头看。

当时他就觉得有某种冲动,预感将有大事发生。

他凑过去搭话:妹妹,你怎么自己一人走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女人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一种东西就是虚荣,女人最喜欢的就是男人称呼自己“妹妹”。无论年龄多大,只要男人称呼自己妹妹,女人就觉得自己仍然豆蔻梢头。

也许是长海的嘴甜叫动了女人的心,她忽然很信任地对长海说:你就在附近住吗?

长海连犹豫也没犹豫就答:距离这里一百米。

女人忽然就崴了脚。

长海上前去扶,女人的身体搂在怀里的时候,长海就那么不失分寸地把她起来了,叮嘱要小心。

女人通过这个动作得知眼前的男人并没有歪脑筋,于是放心地说,你住的地方宽敞吗?

长海突然觉得自己可能遇到放鹞子的了,于是有些犹豫地问:你想干吗?

女人就闪烁其词地答,她想找个男人报复另一个男人。

长海疑惑地问:怎么报复?打架?

女人口气坚定地说:不用打架。

长海反问:那怎么叫报复?又为了什么去报复?

女人说:你不用管,你只要把我领到你的住处。

长海顾虑重重:派出所查得挺紧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成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