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8章:异乡迷茫的眼睛

《被迫风流》

第8章异乡迷茫的眼睛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经过商议,镇上成立了寻找孩子小分队。由刘五婶的儿子刘成伟牵头,还有三个热心的小伙子。人们说:有其母必有其子。刘成伟和母亲一样就爱多管闲事。结婚后,妻子埋怨他,搭上钱搭上力,什么也不图,这种人世上还真少有呀。他听后,嘴巴一咧,扳个鬼脸,一个猛劲地把嘴巴凑到妻子的芳唇上。被丈夫抱在怀里亲吻一阵子,什么埋怨也没有了,但是还要嗔怪他:“哎吆!嘴好臭呀。”

男人处理事情有没有好的方法,能不能赢得女人的芳心,全看男人的本事。那些坏坏的男人往往身边有贴贴的女人,就在于善于运用讨得女人欢心的方式。

芳草的心很乱,也很疲惫。回家,拿上包裹,正要准备出门。事情又有了波折。

再说孙向安和高自强到达郑州后,高自强因为有身份证通过中介直接去了五星级酒店,而孙向安还是未成年人,所以通过中介借用了另一个人的身份证到了郊区的一家饭馆打工。因为出去的时候,带的钱不多,不几天就花光了。向安给村里打电话的时候,其实是想让家里给他寄些钱去,可是因为偷偷跑出去,而且和自强有君子协定,不便透露地址,所以作罢。只是说自己好好的,不用家里挂念。后来,向安向老板借了100元钱,而对于热心的老板,向安也只字未提冒用他人身份证的问题。

后来,一天晚上,饭馆接近打佯的时候,进来四五个人,嚷嚷着要吃要喝。

饭店老板低头哈腰地热情招待。吩咐厨师把饭馆里最好的拿手菜:红烧东坡肘子,青椒炒鸡金,还有一个金针汤,全送上去。

向安不明白,他们如此跋扈,老板却要点头哈腰。涉世未深的向安许多年后才想明白。

端菜送菜是向安的主要工作,几天来他已经练就了上等的工夫。不像刚到餐馆的时候,送菜盘里经常有从盘子里流出的汤汁。

这晚上,他又小心谨慎地去送菜。一共四个菜,每去一趟,其中有个三角眼都瞪起眼睛看他好久。最后一个菜向外端的时候,就那么不小心地洒到了那个三角眼的秃头顶上。

三角眼攥起拳头,咬牙切齿地对着向安晃:“找死呀,你!”

瞬间,向安想起一次,自己骑自行车横穿马路,就有司机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恶狠狠地嚷:“找死呀,你!”骂完,司机就驾车走了,向安看着汽车屁股楞了好久。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是怎么惹恼司机的。

谁愿意找死?这世上的人再怎么窝囊,也没有愿意找死的。向安面对拳头没吱声,心里却不快。

算了,算了,大哥。其他几人连忙相劝。别坏了我们的好情绪,吃完,还有几个妞呢。

那三角眼才垂下手臂,露出了明晃晃的金链子。

四个人吃完饭,穿上外套,大摇大摆地向外面走去。孙向安就站在不远处,连忙走到他们面前。

好狗不挡道,挡道无好狗。那三角眼瞪大了也不圆,愤愤地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刺耳的字。

饭钱?孙向安不多说一个字。

向你老板要。其他人开始像三角眼一样耍这个陌生的服务生。

强盗!孙向安憋足了劲使劲喊。

对,就是强盗。哈哈,哈哈,哈哈哈!三角眼阴阳怪气地看这个青筋暴露的毛头小伙子。

拿钱来!孙向安一边伸出手,一边暗自思忖,老板哪里去了。上次有客人吃过饭,不给钱,老板埋怨他,说要扣除工资。他当时马上把从家里带出的不多的钱掏出大半部分给了老板。

要钱,要你个头呀!三角眼忽地把什么抵在了孙向安的腰间。接着,三拳两脚,把孙向安打趴下了。扬长而去。

我rì你祖宗!我rì你祖宗!孙向安爬起来,一摇一晃,骂着走着。

在屏风后面,他看见老板就站在那里。他走过去,老板似乎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孙向安径直进了餐馆后面自己的宿舍。说是宿舍,其实就是一间杂货间,摆满了盘子和碗筷,柴火,自制肉肠,还有陈年的一架旧纺车。每天清晨醒来,孙向安都不知道自己置身何处。

他不明白,老板为什么自己不出面?是把他当作一个棋子摆布?哄地倒在床上,床板吱扭了几声,他盯着屋顶想心事。自己长大了吗?长大是不是就没有什么烦恼了?长大,拳头足够大,可以摆平世间任何不平事。

天成,对不起。大哥我很软弱,来的都是客,我惹不起,还要陪上笑脸,但不能躲。你要原谅大哥刚才的所作所为。餐馆老板见向安进了屋子,就跟着进来了。有什么委屈,就跟大哥说说吧。我知道你有心事,来了这些天,你一直闷闷不乐。

向安不说也不动,眼睛盯着屋顶,似乎要盯处个窟窿,从那里逃出去。

天成,你是冒名顶替的吧。老板一句话像蝎子一样蛰到了孙向安。

他“腾”地坐起来,迷惑地望着老板。

你给我看的身份证的主人,原先在我这里干过。他遇到事情总是忍气吞声,没你出手勇敢。他就是我们河南人。看你的一举一动,是山东人吧。

向安依旧不置可否。但是感觉到老板是个有城府的人。藏而不露。

老板继续说,我已经给你们村子打了电话,可能明天他们就来接你,回去吧,小伙子,你还没长大呢。

你怎么知道电话号码?又怎么知道我的姓名?孙向安问老板的语气和当时在课堂上询问老师一道题的解决思路一样充满了急迫。

要找到你念念不忘的电话号码,那还不容易吗?何况你自己打过。而且你带出来的钱上都写着那个号码。

当初,在火车上,向安和自强商量好,把带出的钱都写上村里的电话号码,当作记号,就是被贼偷去了,他们被公安机关逮住之后,也会把他们的钱打个电话给他们寄过来的,孩子的想法就是孩子的想法。

还好,一路无事。他们如此顺利地完成了逃亡计划。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两人陷入了泥淖之中。因为相隔甚远,酒店每天12点之后,自强才有自己的可支配世间。而且每次向安打电话过去,不是没人接,就是自强恶狠狠的声音,少烦我。

向安不明白,环境塑造人怎么如此迅速?自强遇到了什么事情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史无前例的婚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