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被迫风流 [目录] > 第9章:史无前例的婚礼

《被迫风流》

第9章史无前例的婚礼

张艳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娘,你看这是谁?向东指着一个相貌不是很俊也不是很丑的一个女子问芳草。

是谁就赶快说吧,还用问娘吗。芳草嗔怪向东,自己的大儿子。

娘,娘,她就是……向东不好意思地瞅着满脸愁容的娘不吱声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你媳妇,是吧?怎么突然回家了呢?芳草扬起脸问向东。问话的当儿,女子在外面的院子里,还没有进屋。

娘,我有事和你商量。向东趴在娘的耳边嘀咕了一阵。

芳草出屋,看了看那女子,这才亲切地叫了一声,珊瑚,进屋坐坐吧。

珊瑚进屋坐了,芳草却坐不住了,心急火燎地出去了。她必须找三爷商量商量,一边走一边埋怨,怎么操心的事情都聚到一起了。没到三爷家,就看三爷站在大门前,正和几个小伙子说什么。走近了,才知道三爷正嘱咐几个小伙子出门后的注意事项。

刘成伟从自己家里带出了5000元钱,路费和伙食费他都包了。其实,他这人很节俭,虽然有万贯家产,但是公私分明,对于大伙有什么急需的,他立马就掏出来,根本不含糊。他自己开了一家超市,赚的钱几乎成了小镇的公用基金。他有他的逻辑,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三爷和他谈得来,也对撇子。出门掏钱这样的事情,三爷也一般找他。有他做经济后盾,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刘成伟和几个兄弟听了三爷的千叮咛万嘱咐马上坐长途汽车走了。这才轮到芳草和三爷商量向东的事情。

三爷,你说该咋办呢?芳草的额头已经沁出了汗,身体有些虚脱,她扶住旁边的一棵杨树。

我看,就先举行婚礼吧。三爷说得掷地有声,不容质疑。

以后如何是好呢?芳草的心更乱了。

今天,你先准备准备,明天,我们就举行婚礼。我这就去和镇上的理事会商议商议。三爷的背有些驼了,芳草看着三爷远去的背影,使劲擦了擦流泪的眼睛。

向东也二十五六的小伙子了,办事情却仍然像小孩子,一根筋。这让芳草眼不见心不烦,平时还有点生活的乐趣,尤其是栓子的到来,让她觉得生活还有一点亮色。可是一看到几个孩子,就什么心情也没有了。

回到家,芳草觉得头痛欲裂,把向东招进屋,说了几句话,说自己要休息。就再也睁不开眼睛,抬不起头了,斜躺在床上像一具僵尸。

向东把珊瑚带到自己的卧室跟她说,珊瑚,我们明天结婚吧。

明天,明天结婚。她有些不敢相信。

不结婚,你还想咋的?向东有点气愤。

可是,什么也没买呀。珊瑚觉得当一回新娘哪有这么草率从事的。

结婚后再买,也不迟呀。向东有所缓和。他觉得他们这样的人家能娶到媳妇已经不错了。

那,我怎么办?我大老远跟你跑来,我从哪里出嫁呢?珊瑚知道姑娘出嫁都要从娘家门里出去。她和向东通过打工认识,为了节约房租,住到了一起,然后很自然得发生了常理中的事。

这好办,我有个三姑婆,你就到她家去,明天,娘说了,保证你做新娘,而且路不远,就是邻村,隔着二里路。我这就送你过去。找出自行车,向东和珊瑚就走了。

三爷走进芳草的家,已经是下午的两点钟了。芳草睡了一觉起来,精神也好了很多。看三爷进了街门,便迎了出去,三爷为她忙这忙那,为她说了不少好话,她从心底感激三爷。

搀扶着三爷进了屋,芳草赶忙倒茶,一手端一手护着递给三爷,三爷,你喝茶。

事情都弄明白了,你就呆在家里哪里也不用去,千年的媳妇熬成婆婆,不容易呀。理事会保你轻轻松松做婆婆。

三爷,都亏你费心。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芳草有些哽咽。

看,看,见外了不是?都一个镇,都是自己的事。三爷喝了一口水,站起来,我明天再过来。

芳草送三爷走出门外,也去了超市,买了些糖果,买了一打红纸。剪了几个大喜字,贴在街门上,又剪了窗花贴到玻璃上。

第二天一大早,三爷打扮一新过来了,芳草也穿上了刚漂洗过的衬衣,三爷喜滋滋地说,芳草,你去门外看看。

十二辆崭新的自行车在门外一字排开,像等待检阅似的严阵以待。领头的是三爷的上门女婿,顾长海,长海爽快地叫一声嫂子,问,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芳草微笑说,娶上媳妇,快回来。出发吧。

十二辆自行车在乡村公路上像赛车队一样你追我赶,5分钟到达向东的三姑婆家,三姑婆早侯在门口,挂了一串响鞭,新娘只是带了红头巾,就坐上了去婆家的自行车。

回去时,十二位小伙子轮番载新娘,所以大约花了有半个小时才到家。

长海一到家,就迷惑地问芳草,嫂子,哪来的阴阳,新娘必须坐个遍?

你就别管,哪来的阴阳,反正咱们已经回来了。芳草似乎隐瞒了什么。

三爷出来分喜糖,分红包,长海接着打开来,里面竟然就是两块钱,12辆自行车,也就花了24元钱,长海的算盘已经算出来了,这个婚礼便宜。

嘟囔啥呢?三爷责备女婿嘀嘀咕咕,接着交给了芳草一个鼓鼓囊囊红包。芳草进屋打开一看,是一层报纸,再打开看,是一个个红纸包,在红纸包的最下面有一张纸,上面写着,合计10024元,剩10000元整。

小镇上的人们对芳草不薄,他们都觉得一个女人拉扯三个孩子,日子又清苦,如果没有小镇人的帮助,她实在无法立足。

芳草抱着大大的红纸包,她觉得愧对小镇,愧对孩子们。向平瘦弱的身板一直在一个建筑工地打工,晚上栖身在潮湿简陋的工棚内,刚刚二十岁,可是头上已经有了白发,向平内向,有什么话都闷在肚子里,从来不与人交往。这媳妇将来也难找啊,芳草此时担心起二儿子的婚事来。

小院闹腾了不到一个小时,人们已经散去各忙各的。可有说没有客人,没有礼帐,喜庆的气氛眨眼就过去了。

芳草为什么匆匆操办儿子的婚事,她不愿意向人们透露。三爷为什么也那么赞成立刻操办婚事呢?三爷自有他的道理。

婚礼过后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向安、自强在刘成伟的带领下,分批回到了村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女婿,曾经是女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