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殇国遗乱 [目录] > 第1章:《上卷》 北国风光

《殇国遗乱》

第1章《上卷》 北国风光

殊途不同归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楔子

兰陵,原本云州大陆上最鼎盛强大的帝国,如今,却因战争的洗礼,面目全非,岌岌可危。

那一夜,京城的街道上,再无穿梭来往的百姓,华丽的皇宫中,也只剩下四下逃窜的身影。

深秋的冷风吹得人心生寒意,看着那些慌乱的身影,陵襄帝的表情毫无改变。他很清楚,再过不久,也许这些人就会变成他人的奴隶,若是能逃,又何必强留。

回头看着金碧辉煌的金銮殿,苦笑,这里很快就不再属于他了。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已经将太子和长公主送走了。”

“皇后呢?”

“娘娘在寝宫。”

“好,朕知道了,他们都走了,你也走吧。”

“皇上……”

“走吧,不用在这里陪我等死,走吧……”

说着,襄帝走出了金銮殿,朝着皇后寝宫的方向走去。他的步伐还是像往日那样的沉稳,丝毫看不到慌乱,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身后的侍卫看着这个始终都温文尔雅的皇帝,只觉得一切是那样的不真切,可他知道,过了这一夜,兰陵王朝将不复存在,顾氏一族也会从此在这世上消失。

……

襄帝十二年,兰陵王朝灭亡,帝后双双于皇后寝宫内自杀殉国。

第一章北国风光

云州大陆,北刑国,榛武二十八年,帝都郊外。

“少主,他们已经上路了,相信过不了几天就会有消息的。”

“很好,仁风,你的手段是越来越高明了。”

“少主谬赞了。”

“呵……。既然已经放出了饵,那就等着大鱼上钩吧,叫所有人都准备着随时迎接这位客人。”

“是,属下明白。”

“冷冽,你那边呢?”

“启禀少主,宫主确实有新的指示。”叫冷冽的男子答道。

“说。”

“宫主要少主去见见她的故人,说少主知道要怎么做。”

“好,我知道了,你们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吧,有事我会找你们。”

“是,属下告退。”

跟来时一样,几个身影如鬼魅般又消失不见。

初春的阳光带着温暖的气息,透过树叶间交错的缝隙,散在了茂密的丛林中,微风也伴着叶子窸窸窣窣的摩擦声,荡漾着美好的春意。

柳树下,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依然驻足在那里,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了她的肩头,而她五官精致的脸庞上,正流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笑倾国,再笑倾城。

————————————————————————————————————————————————————————————————————————————

女子来到一个不大却很隐蔽的院落前,只是还未走上去便被人拦了下来。

“姑娘,请问你找谁?”

“我是萧紫衣的徒弟,我师父让我来见你们的主人。”

“这……姑娘稍等。”

那人一听,便立刻进去禀报。

一会儿,他走了出来,对着女子恭敬的说道:“主人请姑娘进去,姑娘这边请。”说着便带着她走了进去。

看起来不是很大的院落布置的十分雅致,院子里种满了樱花树,如今正值樱花盛开的季节,粉色的樱花漫天飞舞,美得让人惊艳。

在最后一棵樱花树下,站着一个同样白衣的男子,在听到他们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后,缓缓转过了身。男子看起来并不年轻的样子,但他身姿挺拔,眉宇间冷峻坚毅,浑身都散发着王者之气,令人望而生畏。

对领路之人挥了挥手,那人便会意的退下,只剩两个白色的身影相对而立。

“你就是紫衣的徒弟,苏芸清?”

“是。”

“这些日子与我一直暗通消息的人就是你?”

“是。”

“最近这些行动都是你一手策划安排的?”

“是。”

“呵……你似乎话很少。”男子调侃的说道。

“您问什么我便回答什么,一个字既能说清,又何必多费口舌。”

“果然是紫衣教出来的人,真的和她很像。”男子听了她的话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有些开心看到她这样,“你知道我是谁吗?”

“原来不知,可多少也能猜到一些,但今天见到了您,就不用再猜了……小女子,见过皇上。”话虽这样说,但她并没有真正行礼,只是象征性的福了福身。

其实刚才一进这院子,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这里与师父的别院布置的太像了,一样的格局,一样的大小,一样的樱花树。

难怪,师父会要自己来帮助此人。

眼前的人,年龄虽然看不真切,可苏芸清能感觉到他与师父是同辈之人,想来曾经一定有过什么故事吧……

此人身上散发出的王者之气令人无法忽视,加上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做的事情,稍一联想便可得出此人的身份,北刑帝国的皇帝,刑瑞。可不知道为什么,苏芸清并不是太喜欢眼前的人,即使他是皇帝,是师父的朋友。

刑瑞并没有因为她的态度而生气,也没有问她如何得知,反而是看着她的眼神中充满了赞许。“这段时间你做得很好,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谋虑和本领,将来一定非池中之物。”

“皇上过奖了,芸清只是按师父吩咐办事而已。今天师父既然要我来,想必是您对师父提出见面的要求了吧?”

“她不想见我,所以让你来了?”刑瑞的脸上数间闪过一抹失落,虽然转瞬即逝,却还是让苏芸清看到了。

“这我不知,望皇上见谅。”

“呵……这些年她帮我解决了很多麻烦,可却从不肯见我,本以为这次的事情如此棘手,应该会让她亲自出马了吧……没想到,她竟还有你这样一个优秀的徒弟,呵呵……”

白衣如雪的刑瑞在粉色的樱花树下,却流露着淡淡的忧愁,让芸清突然生出一股悲凉之意,似乎看到了这个无所不能的帝王最孤寂的一面。高处不胜寒,也许真正的高位者都是孤独的吧,只是,他与师父又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呢?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已经将消息放出,并且对方已经上当了,那接着你要如何做呢?”刑瑞突然话锋一转,对芸清提出了疑问。

“这就要看情况了,毕竟这是在替皇上您办事,而且是会牵扯到北刑皇室和朝堂的事,说不定还会牵扯到别的什么国家,我一个小女子可不敢随便做什么。再说了,师父只是吩咐我帮您将这个幕后的势力找出来,严格来讲,我已经做到了,如是您愿意,可以现在就将他们在帝都的老巢剿灭。”

“你的意思说,你到这个地步就不再插手了?”

“难道皇上身为一国之君,还没有这个实力对付这些人吗?”

“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你对我没有惧怕我不奇怪,毕竟你身怀绝技,可我怎么觉得,你像是对我有敌意,怎么,在埋怨要无缘无故替我做事吗?”

听他这么一说,芸清才惊觉自己刚才似乎真的语气不对,虽然自己不把这个皇帝当成主子,可他也是师父的朋友,自己是怎么了?

“皇上,芸清只是……”

“无妨,其实你说的也是事实,我也很想知道究竟是谁暗中和我作对了这么久,还让我无法正面还击。呵呵……但他们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很多事都会出现意外的。”

“皇上的意思是,我们就是您的黄雀,是对方意料不到的意外?这个形容还真是贴切,呵……那皇上你的意思也是看情况了?”

“当然,更何况你们并不是我的下属,帮了我这么久,我已经很满足了,若是你不想再继续办这件事,做到这一步就可以了,我会和你师父说的,无妨。”

阳光下,这个已经年过四十的男人,看起来是那样的耀眼。芸清几乎不敢相信这样的话语是从一个帝王的口中说出来的,温和、亲切。而且,在她面前,他用的称呼是“我”,而并非“朕”。

芸清自然知道,这些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师父……看来,师父对这个男人来说,很不一样。

“皇上您言重了,话虽这么说,可为了揪出这个幕后之人,我几乎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也投入了我不少人力和精力,怎么说我也要会会他的。所以,不管您要怎样做,我都会在这里静候这位朋友的。”

说完,她莞尔一笑,在炫目的阳光中让刑瑞一惊,因为那一刻她的笑容,让他想起了自己另一个故人。

怎么会想到她?

刑瑞苦笑着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们或许可以继续合作了,虽然你是因为紫衣而帮我,可你的能力却让我很是欣赏。呵呵……其实你不必把我当成一个帝王,或是你师父给你的任务,我倒宁愿你将我当成一个普通的长辈。”

“皇上……”他这么一说,到让芸清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那我们就等消息吧。以后有事就直接来找我好了,相信你进出皇宫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个给你,若有需要,拿着这个去兵部,他们会派人帮你。”说着,从怀中拿出一个令牌交给了芸清。

“那谢谢皇上了,以后办事就方便多了,呵……没什么事的话,芸清就告辞了。”芸清接过令牌,无所谓的笑了笑,可那个笑容却让刑瑞在一次的愣住了。

看着转身离去的女子,刑瑞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像,真是太像了。

真是奇怪了,这个苏芸清,竟会让自己想到许久不曾记起过的“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云州大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