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殇国遗乱 [目录] > 第11章: 边境之城

《殇国遗乱》

第11章 边境之城

殊途不同归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建州,北刑国南部的边境之城。

虽然是边城,但其繁荣程度,丝毫不输给北刑京都。而且由于是南方,这个城池气候宜人,四季如春,如今正是花开时节,城内百花齐放,缤纷的色彩和清新的香气,带给人一派生气盎然的景象。

出了建州,就出了北刑国的领域,紧接着,便会来到云城。

建州是四国的所有城池之中,距离云城最近的城池,它的商贸很发达,也跟云城就有着莫大的关联。

因为是边城,所以,这里一直都由重兵驻守着,聚集着北刑国多半的兵力。也由于这个特殊的原因,建州城中,最有威望和权力的人,并非是当地的知府,而是掌管着驻军兵权的人,定远王,刑天澈。

刑天澈是差不多一年前才被派到建州的。

作为北刑的二皇子,当时,这个调遣令颁布之后,没多久就令北刑举国上下都震惊不已,并且有好一阵子,无论是在朝堂之上,还是在民间的街头巷尾,人们都对此事议论纷纷,都在猜测榛武帝此举的用意……直到刑天澈已经在建州呆了近五个月的时间了,对于他的议论才渐渐平息。

当然,这一现象也充分体现了刑天澈在北刑百姓心目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原因,就全都要归功于他显赫的战功了。

刑天澈十六岁正式接管兵部,十七岁第一次带兵打仗就大胜而归……如今还不到二十三岁,大大小小的战功就已让他变成了一个传奇人物。在民间,他更是被称颂为“战神”。

他镇压过北方异族的作乱,打败过意欲谋反的藩王联军,他训练的澈字营亲兵,早已成为了北刑最骁勇善战的一支军队……很多人都说,这个二皇子在榛武帝的众儿子之中,是最像他的。

但刑天澈并不是一个只会在战场才能发光的将军,而是一个有勇有谋,文武双全的罕见人才。

在来到建州的一年时间里,他大方的打开城门,迎接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人,海纳百川,并鼓励百姓经商,将这里的商贸发展的比从前更甚;他颁布了很多开明的政策,解决了建州城中很多积压了许久的问题;本来有些混乱的边境,也在他的整顿和管理下,至今一直都维持着安宁……

仅一年的时间,他在这里的威望早已超出了原先的驻军将领。

无论是地方的官府,还是当地的百姓,他都与之相处的恰到好处,既不过于亲近,也没有过分疏远。

按说这样的人才,又是皇帝的儿子,不是应该留在身边吗?怎么会被派去驻守边境呢?所以才会有很多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议论此事。

其实,榛武帝此举看似匪夷所思,事实上却是为刑天澈考虑得十分周到。

与之前所有的驻军将领不同,刑瑞将儿子派到了这里的同时,也将建州这个物产丰富、商贸发达的军事要塞划为了儿子的封地,定远王这个封号,便是因此而来。不仅如此,刑瑞还借着驻守边境的因由,将北刑大半的兵力都交给了这个儿子……正因为刑瑞知道刑天澈不喜欢卷入权利的斗争,所以替他打点好了这一切,让他可以远离京都这个是非之地,远离一切的纷争,但同时又手握着重兵,拥有封地,可以在关键时刻有能力自保。

这样一来,即使有人对刑天澈意图不轨,也无法轻易伤害到他。

这世上,能看透刑瑞意图的人,怕是只有他身边如李牧一样的几个心腹了。大部分的人,应该都认为刑瑞是害怕这个二儿子功高盖主,会威胁到太子的地位,才将其派往了偏远的边城吧。

……

今天,建州一反常态的封了城,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出入,除非有定远王的手谕或令牌,否则,你就是说自己是皇帝或太子,都会被拦下来。但是,建州是从北刑到云城的必经之路,也就是说,芸清等人要离开北刑回到玄影宫,必须要穿过这个城池。

此刻,在建州一家叫做聚贤楼的茶楼舞坊内,芸清坐在最大的雅间里,眼睛望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的身后,站着聚贤楼的掌柜。

建州和云城之间的距离是如此的近,这里又怎么可能没有玄影宫的势力呢?这聚贤楼便是玄影宫在建州所布下的势力之一。

由于歌舞坊这种场所在建州并不是很多,而聚贤楼也算是具有一定规模,所以,无论是三教九流的人,还是达官贵人,都会经常来此玩乐,因此这里也就被玄影宫作为安插耳目的主要地方了。

在聚贤楼的掌柜说完了建州封城的原因后,芸清便一直都沉默着,许久都没有说话,眼神一直看向窗外。

“这个刑天澈不是一直都表示,他会将百姓和贵族一视同仁么?如今他为了东沐的送亲队伍而封城,就不怕失了这民心?”突然,芸清看向掌柜,开口问道。

“启禀少主,关于这一点他在封城前已经就对全城百姓做出了承诺,会在东沐送亲队伍走了之后,免去三个月的赋税。”看芸清终于有了反应,掌柜立马答道,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少主还真是心思难测,吓得他出了一身了汗!

“减免赋税?呵呵,世人都说北刑二皇子功高盖主,被他那个皇帝老爹贬到了边境守城,我却觉得这个定远王很受他父亲宠爱啊……”芸清脸上闪过一丝了然的神情,心中不禁有些敬佩起刑瑞来。为了这个儿子,他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啊。想起在京度的两次见面,说真的,这个人还真是让她有了高深莫测的感觉,无法轻易看透……

不过,看不看得透都与她无关了。

“东沐的送亲队伍还没有到吗?何时能到?”

“是,应该就是明天了。这一次,是刑太子亲自到东沐去迎的亲,而东沐那里送亲之人,则是这位郡主的哥哥,定远侯的义子,安昊。”

“太子?刑天奇?东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面子了?”

“恩,据属下所知,这个嫁过来的郡主好像是刑太子自己看上的,并亲自去提的亲,所以……而且我们的人还打听到,这次的和亲背后,东沐真正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换回在北刑做质子的东沐二皇子……这个事情刑天澈瞒的很隐秘,并没有对外公开,我们的人也是无意中知道的。”

“哦?是吗?那师父也应该知道了吧,她怎么说?”

“宫主说,事有蹊跷,并非只是放人那样简单……由于少主和四位护法都不在,所以宫主就命我等先把事情打探清楚。”

“那你们打探到了什么?”

“启禀少主,属下打探到刑太子和送亲队伍只在建州停留两三天左右,然后就会启程前往京都。但是,东沐那里负责送亲的平阳少侯则是送到这里就不再向前走了,所以……”

“所以,东沐的质子应该这几日便会被送来建州,而在那个和亲郡主跟刑太子去了京都后,东沐二皇子就可以随着这个平阳少侯回国了……想不到,东沐用了一个这么拙略的‘美人计’,就换回了皇室现在仅剩的一个皇子。看来这个刑天奇不怎么样嘛,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掉进了这显而易见的的陷阱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 山雨欲来(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