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殇国遗乱 [目录] > 第15章: 恍然大悟

《殇国遗乱》

第15章 恍然大悟

殊途不同归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什么事?”

“属下已经查到了延长封城的原因,是因为东沐郡主突然病倒了,所以……另外,今晚定远王会在我们这里宴请东沐的那个平阳少侯。”

“病了?呵,真会挑时候。东沐质子何时会到?”

“应该是明日,我们的人都已经安排好了,只是,若对方真的要动手,我们要……?”

“自然是在对方动手前,就把问题全部解决掉,一个活口都不留。”芸清打断了岳闻天的话,平淡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她转过身来,看着岳闻天莞尔一笑,“这些日子你辛苦了,明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出一点差错,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至于今晚……怎么说,聚贤楼也算是建州比较有名的地方了,他们会来也不奇怪。你告诉郝掌柜,让他好好招待这些贵客,做到宾至如归。”

“少主放心,属下知道该怎做。”

“好。你去找下柔儿,一会儿,你们一起去一个地方。”

“是。”男子轻轻退出了房间,只留下坐在圆桌旁静静沉思的女子。

事情正如她和师父所预料的那样,在东沐送亲队伍进城的当天,建封州城内就出现了异动。

一些在封城前来到建州的商旅竟然集结在一起,到官府门口聚众闹事,要求解除封城令。定远王无法,只能亲自出来安抚,并承诺若真的因为封城而造成了谁的损失,他定会亲自赔偿。一个高高早上、身份尊贵的皇子亲王,能向他们这些平民商旅作出此等承诺,这些人就是有怎样的不满,也不应再说什么了。但是,他们却出乎意料的没有息事宁人……看到这样的情况,刑天澈只好利用武力,命官兵将这些人以“意图不轨”的罪名拿下,暂时关押了起来。

听到这些事后,芸清不禁有些佩服起刑天澈来。

还真是个有耐心的人啊!

商人都是唯利是图的,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放弃眼前利益,反而去触怒皇家威严,大闹官府,冒犯亲王?更何况,这些本不该相互认识的人,居然会在此刻,这么团结的行动在一起?

芸清命岳闻天在那些人被关押的当天晚上,从大牢中“带出”了其中一个……

虽然此人开始的时候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但玄影宫的手段何其多,很轻易的,就从这人口中得到了芸清想要的信息。

果然,这些人根本不是什么商人,而是被请来的杀手。他们要做的事情,是在东沐的亲队离开建州前让建州陷入混乱,吸引住刑天澈的注意力。但真正令芸清震惊的是,他们真正的目标,竟是让东沐质子死在前往建州的官道上,死在北刑国的境内。

知道了这个消息,芸清反而疑惑了。她本以为幕后的黑手是东沐皇室,可是现在……自一年半以前,东沐太子在一次狩猎之时意外坠马而亡后,原本就人丁单薄的东沐皇室,如今的继承人,就只剩下在北刑为质的二皇子了。若是这个二皇子也死了,那岂不是?

思及此,芸清猛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当初,在京都郊外的行宫一战中,尹墨尘准备牺牲自己以保全众人的举动,根本不是为了救那些人,他最主要的目的,怕是想借着这个“迫不得已的机会”,让北刑发现自己“东沐第一首富”的身份。这样一来,尹墨尘便顺理成章的将这个祸端推到了东沐的身上,毕竟,任谁知道了他是东沐第一首富后,都会在第一时刻怀疑他背后是东沐皇族在支持着。

这之前,芸清也是这样认为的,可现在仔细再想想,就会发现破绽所在。

虽然芸清没有与尹墨尘正式的交过手,可之前在一旁看着,也会发现这个男子的身手不差,就算是落入了敌人的手中,要走也并非是难事……何况在那后来,尹墨尘还对芸清说出了“做大事者,有时牺牲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人并不算什么”这样的话……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会说出这种话的人,怎么可能会为了手下的性命而牺牲掉自己呢!尹墨尘根本就是算计好了一切,即使他们在北刑的势力被瓦解,还有这最后的一招,釜底抽薪。

好高明的手段啊!

如此看来,尹墨尘背后的势力,并不是东沐皇室。相反,他们要做的,是把东沐皇室逼到绝路上,同时还要一步步将北刑也卷入这个陷阱。

先前是误以为东沐皇室图谋不轨,芸清才会怀疑这一次的和亲有别的目的,却不想误打误撞的,让她发现了这个重要的线索。

虽然从那个“商人”口中,她并没有问出雇主到底是谁,但看这手段,想必这一次的事也是尹墨尘背后的势力所为,只不过,他们又是棋差一招。

如同上一次在京都遇到了意外援助榛武帝的玄影宫,这一次,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意外,是传说中那个无所不能的刑天澈。

这一招“闹事”虽然不算太高明的手段,但用在民与官之间却是刚刚好。毕竟,不管官府再怎样有权利,也不能对普通百姓无故使用武力手段,这一点,是北刑律例中明文规定的。

可是,刑天澈不同。他不仅仅是皇子,是亲王,还是掌握着北刑过半兵权的兵马元帅。他既然能拥有无数战功,这点小把戏又怎会看不透呢?一个“意图不轨”,便将那些人轻松的解决了,怕是那个幕后之人想不到的吧。

只是没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刻,东沐的郡主居然在这时候病了?病的这么及时,到是让芸清原本有些混乱的思绪,得到了一些启示。

……

芸清起身走到窗边,再一次凝视着外面的街道。目光中,有着前所未有的疑惑、凝重和迷茫。

虽然有些事情越来越接近真相,可是她却突然感到了些许不安。昨天晚上,她和师父在凤于山下的紫竹林见面时,师父告诉她的事,让她想起来就感到头痛。

她发现,这一切似乎既复杂又混乱,会牵扯到很多不能触及的秘密,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阴谋……然而,她本来是与这一切无关的,却在不知不觉间走入了这团迷雾……那神秘的势力是否会因她的无意介入而改变原本的方向,天下的局势又是否也会随之而被影响?

她不想再插手,可是现在却已经不能就此撒手不管了。因为芸清已经看出,她师父萧紫衣现在的态度很明显,就是哪怕会违背原本的立场,也要力保北刑的安宁。就算她不管了,也会有别人被师父派来,甚至是师父自己出手。

真的是不能理解师父的行为!

不管她与刑瑞之间有着怎样的过往,也没有必要这么尽心尽力的去帮北刑解决所有麻烦吧?

难道这个云州大陆上最强大的帝国,还没有自保能力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探究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