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殇国遗乱 [目录] > 第26章: 惺惺相惜

《殇国遗乱》

第26章 惺惺相惜

殊途不同归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亭台楼阁,山水相依,鸟语花香,微风徐徐。

现在,芸清就身处在这样如同世外桃源的环境之中,并且,身旁还有一个俊朗不凡的男子相陪。可是,她活了十七年,再没有比此刻更感到窘迫的时候了。

“这么说,之前京都的事都是你一手安排的?”男子温柔的声音,带着惊讶和赞赏,缓缓回荡芸清的在四周。

“是啊。”芸清平的语气有些闷闷的。她没有想到,父要见的人居然会是应该远在京都的刑瑞!更没想到的是,刑天澈会跟着刑瑞一起来。

此刻,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刑天澈在建州的一处别院。这别院有两个园子,她与刑天澈待的园子叫“御苑”,而师父与刑瑞则在另一个叫“樱苑”的园子里。

一听这名字,芸清就知道那园子一定是种满了樱花树,就像她在京都与刑瑞见面时,见过的那个院落一样。

“清儿姑娘真是厉害,难怪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很与众不同。不过,既然清儿姑娘是和我一边的,昨晚又为什么要掩饰身份呢?”

“王爷还是对我换一种称呼吧。昨晚是因为,师父有吩咐过我不要暴露了自己,所以我才对王爷你隐瞒了真实身份。我怎么想得到,今天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说到这里,芸清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抬起眼直直的盯着刑天澈,“王爷昨天,应该也不是误闯到聚贤楼的后院的吧?”

“此话怎讲。”刑天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是笑着向她问她。

“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发现王爷的别院周围设有七星阵发,才知道原来王爷是懂奇门遁甲的……聚贤楼的后院也设有简单的阵法,不是随便可以进去的,但误闯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昨日我一直在为了其它的事情分心,也就没想太多,今天再见到王爷,才恍然大悟。我说的对吗,王爷?”

两人在湖边的一个亭子中面对面的坐着,任何的一个动作都逃不过彼此的眼睛,可刑天澈和芸清两人却同时觉得,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你果然很聪明,难怪父皇一直夸你。”过了一会儿,刑天澈才幽幽说道。

“聪明?我看不及王爷……王爷既然找到了聚贤楼,怕是我暗中安排的人,早已被你察觉了吧。”芸清表面上依旧一脸淡然,可是心里还是一惊。

这个刑天澈,果真是名不虚传。

“的确。从我下令封城开始,就已经在城内各个角落都安排了人。我行军打仗这几年,小心谨慎惯了,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释放质子的事虽然没有公开,但若是有心人士刻意打听,总是能打探到的。这种时候最可能出事,若是东沐质子在刑国境内出了什么问题,那就不好办了。”

刑天澈说到这里,起身走到亭子的扶栏处,面向着湖面,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东沐送亲队伍进城之后,我发现有两方人马同时在暗中活动,只是还没来得及去查,便出现了闹事的事情……虽然那些‘商人’被我以‘图谋不轨’的罪名关进了大牢,可我根本没想过去审问他们,因为我知道,只要关着这些人,就一定会等来什么,至少会有人来将那些‘商人’灭口。没想到,最早等来的人,只是抓了一个就走了,不过不得不说,那人的轻功还真是好的没话说……结果第二天,被劫走的那个‘商人’又被送了回来,这倒是让我有些纳闷了,接着,我就发现,驿馆周围突然出现了不少躲在暗处的人,但只是守在那儿,其余什么也不做,就像是在监视着驿馆的动向……我就是通过这些人,查到了聚贤楼。只是那时候,已经是东沐的亲队在建州待的最后一天了,所以我也没有去聚贤楼一探究竟,而且我隐约觉得,这些人不会和我作对……谁知道,这时侯安晨雪突然病了,安昊他们的离开日子,也就自然而然的推后了。我察觉出有问题,觉得东沐安家这对兄妹很有可能有别的意图。这时,我突然想到,聚贤楼的人一直在监视着驿馆,是不是代表他们会知道什么,于是,我昨晚才会在聚贤楼宴请安昊。”

略微的停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道:“昨晚到聚贤楼时,我的人突然跑来告诉我,查到有人在八角亭设下埋伏;还有就是,我父皇会微服和东沐二皇子一同来建州……听到这个消息,我立刻安排亲信到八角亭之前的地方去接我父皇他们,然后再绕到另外一条路上,同时,又命人在八角亭设下陷阱,欲将拿下这些想要刺杀东沐二皇子的人……安排完之后,我想,既然来到了聚贤楼,不如就四处看看。果然,当我走到后院的时候,发现了刚才你所说的迷阵……闯过那个阵法,我立刻就听到了悠扬美妙的箫声,当下,所有思绪都被这箫声吸引住了,什么也没想,我就顺着箫声寻去,然后,就看到了苏姑娘你。”

他转过身来看着芸清,眼中,是同昨晚如出一辙的惊叹,和欣赏。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情不自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