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殇国遗乱 [目录] > 第6章: 意想不到

《殇国遗乱》

第6章 意想不到

殊途不同归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午后阳光慵懒的照在身上,让心情也不自觉的跟着放松下来。

茶楼的雅间中,一个戴面纱的女子站在窗前,望向对面的街道,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突然,她眼神一动。

终于要行动了么?

雅间的对面,正对着一所烟花之地的偏门,此时从里面正使出一辆普通的马车,接着,又是一个挺拔的身影牵着马儿走了出来。

看着对方的身影朝着城门口的方向远去,戴面纱的女子也转身离开了茶楼,上了茶楼外面的另一辆马车。

马车内,已经坐着一个清丽可人的少女,看见女子上来,她立刻恭敬的说道:“少主,他们已经走了。”

“我知道,我们也走吧,不要跟得太紧,慢慢来。反正,我们去也只是看看热闹而已。”好听的声音环绕在马车中,不绝于耳。女子摘下面纱,露出了一张绝世的容颜,相比之下,之前清丽的少女就显的平凡了许多。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芸清之后出门都是以纱遮面,以防再次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少主放心,柔儿知道要怎么做。”叫柔儿的少女起身吩咐了车夫几句,便坐在了芸清身旁。

马车缓缓的行驶在平坦的道路之上,车内,芸清背靠软垫,闭目养神,可她的眉头却不自觉的有一些微皱,好像有什么烦恼。

柔儿看着身旁有些反常的少主,不明白她在烦恼什么。

少主一向都料事如神,这一次,更是只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就让一直滋扰北刑将近两年的暗势力露出了马脚,泄露了身份,最后还想了一个这么绝妙的计策,来引蛇出洞……眼看就可以顺利完成宫主的任务,少主却似乎有一些不太开心,让人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她看不透少主也是正常的。

想到这里,柔儿转头看向身边的假寐人儿。

完美的侧脸,虽然总是神情冷淡,却仍然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足以让所有女人嫉.妒,所有男人疯狂。不仅如此,这个绝色女子,还拥有着常人难及的绝顶聪慧。

少主与她年龄相仿,从小一同长大,可她从来都只是一个平凡的小丫头,而少主却从小便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会成为宫主的传人,玄影宫的接.班人,自然也是理所当然。而她寒柔,要不是因为与少主从小就亲近的关系,加上少主的不断提拔,恐怕此时,还只是玄影宫中一个平凡的小宫女吧。又怎能向柳长老学习医术,又怎会成为四大护法之一?

思及此,寒柔看向芸清的目光中既含感激,又有倾羡,复杂难解。

“一直看着我,在想些什么?”好听的声音突然再次的响起,吓了寒柔一跳,

“属下该死,冒犯少主了。”

“我又没有怪你,现在是私下,你也和我这么见外?到底刚才在想什么?”芸清睁开眼睛,带着些许探究,直直看向面前的少女。

“没有,只是觉得少主好像不是很开心。”一直都知道芸清的眼神非常犀利,寒柔不敢乱讲,很坦白的说了实话。

“是吗?这么明显啊。呵呵,没什么,只是觉得结束了这次的行动,可能又会无聊很久了。好了,差不多也快到了,不要胡思乱想了。”

“是,柔儿明白。”

……

两人都不再说话。

寒柔很听话的完全进入了戒备的状态,可芸清却因为她的话,让思绪又一次的飘向了别处。

不开心?是因为他么?想不到,自己也会有被人左右心情的一天,而且还是这样莫名其妙的一个人。

可是,我们是敌人。

有些苦涩的笑容,闪现在这张绝美的容颜上,却在瞬间便迅速的消失不见,似乎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

——————————————————————————————————————————————————————————————————————————————

不久之前。

“少主,一切已经准备好了。”

“行宫那边都没问题吧?”

“少主放心,冷冽和林风都在那里看着,不会有问题。只是……”

“有什么就说吧。”

“是,属下只是不明白,为何兵部和吏部会这么轻易的配合我们?不是说,此次我们的行动是秘密的,不能让朝堂上的人知道吗?这样一来,岂不是……?”

“关于这一点,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现在先把事情办好。如果顺利,这一次我们就能将他们在这儿的势力一网打尽,然后就可以回去了。我还真是有点想念师父和柳姨了。所以闻天,这一次可能要辛苦你了。”

“少主严重了,闻天定不负少主所望,将事情办好。”

“好,那你就先去吧,我和柔儿随后会赶上你们。”

“是,属下告退。”

语毕,叫做岳闻天的男子便恭敬的退了下去,可走到门口时,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充斥着茶香的房间中,女子于窗前负手而立,紫色的纱衣映衬着她婀娜的身姿,如墨般的长发只是随意的挽成一个髻,披散在身后,却更显得她整个人清新淡雅,出尘脱俗。

虽然这个女子才刚刚十七岁,但她的聪慧和能力早已让玄影宫的所有门人佩服不已,心甘情愿的听命于她,为之效力。

呵,她真的太完美了,自己也只配这样看着她的背影。

唇边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终于转身离去。

……

岳闻天走后,芸清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没有改变,深邃的目光看向窗外的街道,脑海中却是在不断回想着这几日查到的消息。在将一件件的事联系起来后,她终于释然的笑了笑。

看来,真的是要结束了。

不久前,芸清终于查出了那股暗势力在京都的藏身处,京都很有名的一所烟花之地,天香苑。

事情办到这一步,本来已经可以不用管了,可她却觉得,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没有结果实在是无趣,既然她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和精力,怎么说也要让她亲自捉到这只老鼠吧。

于是,为了能够将对方一网打尽,芸清决定引蛇出洞。本来还担心会碰到一些问题,直到与刑瑞见了面,知道那个在暗处的人就是皇帝以后,她便再也没有什么顾忌了。

芸清看得出来,这股暗势力真正的领头人根本不在北刑,所以,必须要做一些特别的事,才能引出这个大目标吧。她先是掌控了那个势力消息来源的渠道,然后对他们放出消息说,榛武帝刑瑞正在命人炼制长生不老药,并用吏部和兵部关押的犯人来试药,炼药试药的地点,就在京都郊外的行宫。为了令对方上当,芸清还故意让吏部将一些犯人从大牢送往行宫,并且每日都命人向行宫中送很多的药材,当然,这自然是要刑瑞的帮助才行,而刑瑞本人也是三天两头就去行宫转一圈,十分配合。

经过这三个月的观察,芸清发现只要对北刑来说有好处的事,对方都会破坏掉,若有什么不利的传言,也会想尽办法的将之传播,如果是不好的事,他们更会极力促成。他们行事的手段方法都很特别,总是先挖出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让北刑这边不能大张旗鼓,然后便开始肆意妄为。所以,北刑也就只有很少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麻烦存在。

也因此,刑瑞才会找到师父帮忙。

果然,这个假消息一放出,不出几天对方就有了动静。先是吏部、行宫周围有了很多试探虚实的人,后来便有人匆忙离开了京都,想来是去告诉他的主子这个“好消息”吧。如此好的机会,可以将榛武帝的形象彻底毁了,对方又怎么会放过呢?

只是……

芸清没有想到,那个赶来坐镇之人,居然会是他。

尹墨尘。

那日的最后,那个英俊高大的男子竟会用死缠烂打这一招,硬是逼得自己把姓名告诉了他,想起就觉得好笑。

或许是相遇时的印象太深刻,因此,当看到那个男子从天香苑的偏门走出来后,芸清有那么一瞬间的慌神,突然不愿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可当派出的人将查到的结果告诉她时,虽然很不情愿,她还是不得不去相信这个事实。

说真的,她似乎不怎么希望这个人和自己是敌对的立场,可能是因为他很有意思吧。但是,既然我们是敌人,那我就不得不对你出手了。

天陵山庄庄主?东沐第一首富?

东沐?

事情,似乎变得复杂了。既然这样,就让这一次的行动,成为最后一次好了,无论结果会如何。她相信,师父应该会理解的。

今日皇帝会去祭天,会将行宫的守卫都“调走”,就让她等着这些小老鼠们自投罗网吧。

想到这里,芸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阳光透过窗柩照在她的身上,一圈圈的光晕将她包围了起来,让她看上去,带着些不真实的美,眩晕迷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血色残阳(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