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殇国遗乱 [目录] > 第96章: 似是而非(2)

《殇国遗乱》

第96章 似是而非(2)

殊途不同归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尧子辰说到一半的话,勾起了芸清浓厚的兴趣。她知道,后面的内容,定是和八年前的事有关,是故,她很想听一听,究竟尧子辰会如何去讲述那些陈年旧事的缘由和经过。

只不过,这毕竟是皇室的秘密,所以,尧子辰也很可能不会尽数说出来。

但她苏芸清想做的事,又岂会有做不到之理!

见尧子辰许久都未出声,她便先声夺人的突然说道:“王爷对我说这些,可是会勾起我的好奇心的。”

听她这么说,尧子辰这才转过身来,看着她,缓缓开口,道:“是吗?那我满足你的好奇心不就好了。”

这么容易?!

心中虽然感到不可思议,但面上,芸清仍旧是一派云淡风轻的表情。只见她一边饮着茶,一边漫不经心的随意说道:“还是算了吧,王爷若是让我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说不定,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的。”

“你怕惹上麻烦吗?”尧子辰重新坐下,反问着对面那个他看不透的女子。

“呵呵,倒也不是怕。只是,麻烦嘛,自然会让人觉得很烦。不过话说回来,王爷当真要告诉我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若是真的,我想知道原因。若王爷只是拿我消遣的话,我劝王爷你,还是就此打住吧。”

“你的语气,让我猜不透你是真心还是假意,很有挫败感啊。”芸清话音一落,就见尧子辰幽幽的叹了口气,然后,说出了这么一句完全不着边际的话。

“真心还是假意?王爷你在说什么?”芸清有些莫名,问道。

“我只是觉得,你应该会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也会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导者,所以,想把积压在心中很多年的死结,说给你听。”

“王爷是想,让我倾听你心中的烦恼,然后再开导你?”弄清了他的意图后,芸清丝毫不拖泥带水,一语点破了他话中真正的含义。

看情况,如今事情虽有变化,却也是对她们这方有利的。

这一认知,终于让芸清微微松了口气。然而,她仍旧很想听一听,尧子辰对八年前的事,会有怎样的说法。

“是。我的确是这样想的。”面对芸清的疑问,尧子辰如实答道。

“为什么,我们才认识了三天,王爷就这么信任我吗?”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不该以时间的长短来衡量的。自我第一次见到苏姑娘,就已经下意识的不再防备你了,不然,我也不会去收留那个小乞丐。再说,我觉得,苏姑娘一看就是世外之人,身上没有丝毫尘世的粗俗气息,想来,在许多事上,一定都会看的比旁人通透很多,所以……不知,苏姑娘是否愿意,替我解决心中那些,长久都无法散去的阴霾?”

尧子辰的语气很是诚恳,让芸清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试探或假装。以致于,她不得不相信,尧子辰是真的有什么事无法想通,致使心里始终有一个打不开的结,在无时无刻的折磨着他。

而关于尧子辰所说,他无条件的信任,多多少少的,还是激起了她心中些许的罪恶感。她知道尧子辰是说真的,可她自己,却也是真的在利用这个人。

哎……

说实在的,三日的相处,让芸清对于尧子辰的认知,较之从前,有了很大的改变。比如说,她觉得尧子辰并非是贪图荣华富贵之人,也不善于谋权算计,相反,他似乎更喜欢品茗听琴,游山玩水。他一点也不似传说的那样,城府极深,手段阴狠,反而是整日无所事事,像一个富贵悠闲的文人雅士。

三日来,芸清一直都很疑惑,关于尧子辰身上这些,与她想象中完全不同的情况,究竟是真,还是假?

为此,她很仔细的观察了尧子辰的一言一行,可是,并未看出有任何的不妥。

若这个人真是在她面前做戏的话,那他掩饰的也太好了,好到,让芸清觉得可怕!而他若非是在做戏,那么,芸清可以肯定,当年尧子辰会“出卖父兄”,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

所以,她更要一探究竟。

……本章完结,下一章“ 醋意横生(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