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情总裁的退婚新娘 [目录] > 第182章:182 绑架(二)

《冷情总裁的退婚新娘》

第182章182 绑架(二)

玻璃心碎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子藤和可杰现在是又渴又累,而且这样寒冷的冬天,空旷旷的厂房里没有任何遮盖,她们仿佛置身在一片冰窖中,叶子藤只能让可杰更近的靠着自己,借以给她自己仅剩的温暖。

已经冻的牙都咯咯响的叶子藤,看着四周一片漆黑,她第一次感觉到绝望。

“韩潮你在哪里呀”?她有些想哭的呼喊,可是无奈她的嘴被胶布封住了,她只能在心里叫着,期望他能感应得到。

韩潮从警局出来时,天已经亮了,而露西那边仍然没有她们回家的消息,越来越不好的感觉让韩潮知道她们真的有可能被绑架了,只是都一夜了,绑匪怎么也没有给他电话?

按照罗斯蒂的说法,韩潮给道上的朋友也散出了信,不论用什么样的渠道,他都要找到她,而且他不许任何人伤害她们。

香港的佟天玮整整一夜都没有睡,他一直都看着手机,希望会有她的电话打来,可是整个晚上手机都没有响过,甚至这期间他都打过她的电话很多次,结果都是关机。

“子藤你好吗”?他在心里一遍遍问着,因为只有这样他的心才会有片刻的踏实。

等了一夜的佟天玮再也沉不住气了,他拨通了韩潮的电话。

“是我,子藤找到了吗”?佟天玮开口便急急的问。

韩潮听出了他的着急,“没有,你那也没有她的消息吗”?

“如果有我就不会问你了,她会去哪里呢”?佟天玮不自觉的又问了一句。

“对了,她会不会回去上海,我要到上海找她”,佟天玮猛然间想到上海是她的家,或许她会去了那里。

“不用了,我已经查过所有的机场、码头的出境记录都没有,而且她的车也不见了,我想她应该没有回去”,韩潮明白他的着急,但他只能把自己想到的事情分析给他听。

“我等不下去了,我要去找她”,佟天玮此时已经听不进韩潮的话,他只想见到她,抱着她,这样的担心恐惧让他是那么的恐惧。

佟天玮从香港飞到上海,从上海飞到华盛顿,甚至去了伊里诺斯和科可里小镇,只要是他知道的、能想到的地方都去过了,仍然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带着无尽担忧和满身疲惫的佟天玮站在韩潮面前,韩潮都有些不敢相信这还是那个一直意气风发的男人吗,第一次韩潮知道这个男人对子藤的爱是那么深、那么重。

韩潮给他倒了一杯酒,“不要再找了,她们应该是被绑了,我们就等绑匪的电话吧”。

佟天玮一口饮干了杯里的红酒,可是原来能麻醉自己的液体此时也没了任何作用,他还是担心她,怕她会有什么意外、怕她会受到伤害。

被冻了、饿了一天的叶子藤和可杰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力气,尤其是可杰更显得虚弱,仿佛生命都在一线之间,看在眼里的叶子藤只能任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流,她不能失去可杰,绝对不能的。

“啊、啊”,她用被封住的嘴呐喊着,只要能救救可杰,此时让她做什么都可以的,那种身为人母的疼爱都化作眼泪,她只要她的可杰好好的。

而一直在暗处的人在睡醒吃饱后才慢慢来到他们面前,叶子藤用眼睛祈求他们,甚至一直在磕头,她只想让他们救救可杰。

带头的那个大胡子男人,对身边的人噘了一下嘴,“把胶布撕开,看看她想说什么”。

“嗞”的一声,一直粘着她嘴唇的胶布被扯了下来,顺带着她嘴唇的皮肤,可是叶子藤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她呶呶了两下嘴,才发出声音:“求求你们救救我儿子,求求你们了”,说着又磕了两个头,甚至额头都渗出血迹。

她的话让这些人看到侧躺在她身边的孩子,弱小的可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反应,这个发现让大胡子男人有些气恼,这个小家伙和这个女人是一样的值钱,在没有得到钱时,他绝对不可以有事的。

这几个饭桶差点毁掉了他的摇钱树,大胡子男人抡起手就给了他们两个脆响巴掌。

“还不快给这孩子找个温暖的地方捂起来,如果他被冻死或饿死,你们也就不要活了”,带头的大胡子男人吼叫道。

被打过的两个人怯懦的绕过大胡子,来到叶子藤身边抱起了可杰。

看到他们要抱走自己的孩子,叶子藤连声叫着,“不要,不要带走我的孩子,不要……”,她的心疼再一次化作哭喊。

“闭嘴”,大胡子男人看了她一眼呵斥道。

“如果不想他冻死在这里,你就不要再叫了”,他最讨厌女人哭喊了,如果不是自己走投无路,他也绝对不会动他们的。

听到他这样说,叶子藤不相信的看着他们,可是此时她却只能相信了,只要可杰好好的,要她怎么都可以的。

大胡子在要走出这个大门时,突然转头对那两个男人说:“给她拿床棉被和吃的,饿死了她,也小心你们的性命”。

两个男人唯唯喏喏的点头应道,在大胡子走远以后,两个人便骂道:“真他妈的倒霉,竟然抓了这样的一个人,还要侍候着”。

可是想到大胡子的危吓,他们只能照做,在扔给叶子藤一床单薄的就像厚床单的被子后,便摇摇头说,“拿完钱还是要死的”。

叶子藤此时已经能完全的想像出自己是被绑架了,而且对方的目的好像是为了要钱,她相信韩潮一定会来救自己的,一定会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183 绑架(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