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情总裁的退婚新娘 [目录] > 第198章:198 身世(三)

《冷情总裁的退婚新娘》

第198章198 身世(三)

玻璃心碎了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韩潮坐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母亲在父亲走了以后,也搬回了上海,她喜欢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城市。

当初被父亲一起带回美国时,韩潮就明显的感觉到异国的生活总让母亲更显得沉默,她无意中流露出的眼神都透着一种凄凉,所以父亲去世以后,他征求了母亲的意见送她回国。

走进了一个挂满藤条的小院,这里就是他和母亲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

母亲喜欢养花、种草,尤其喜欢藤蔓花,曲折的藤蔓带着绿叶攀爬,在三四月份开始开花,谢了又开,开了又谢,这样不间断的花季带着绿意总会让这个小院充满着无限的生机。

现在是冬天,藤蔓花已经变得光秃,也让这个小院显得很是萧条,寒冷的冬意中带着难掩的落寞。

这让韩潮有些自责,因为整天忙于工作,他对母亲的关心太少了。

“妈”,推开屋门韩潮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母亲,而她的眼睛正看着眼前的照片。

抬起头看到了儿子,老人笑了,“赶紧进来,外面有点冷”。

老人递给韩潮自己怀里的暖袋,“今年有点冷,这个都用上了”,她指着已经在韩潮手里的暖袋说。

“妈,跟我回美国吧”,韩潮看着她越发苍老的脸,他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虽然在上海他给母亲购置了最好的公寓,还给她请了女佣,但母亲坚决不肯离开这个小院,也辞退了佣人,用她自己的话说,一个人清静惯了,多一个人不舒服。

老人摇摇头,“我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你有时间来看看我就行了”。

很简单的要求,韩潮却也很难完成,他有些愧疚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妈,能给我说说父亲的事吗”?

老人看了一眼他,然后眼睛又转向了照片,“他都走了,没有什么好说的”?

每次韩潮问起,母亲都是这句话,可是她或许也不知道他又多了一个有血缘的亲人。

“你这一辈子就我一个孩子,对吗”?韩潮换了一种问法。

他的话让老人有些吃惊,不过就接着点点头,“有你一个我就很满足了”!

“可是我最近发现自己又多了一个亲人”,韩潮缓缓的说出佟天玮的存在,还有他们之间的血液化验报告。

而这时只见母亲的脸色变了,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拿起了身边的老照片,然后翻到一页,“你看看是不是与她相似”?

这本相册佟天玮小的时候经常翻看,可是在长大以后就再也没有看过,他认为那都是母亲年轻时的一些记忆。

随着母亲的手指,韩潮看到了一张脸,而这张脸与佟天玮有几分的相似,再仔细看不止是几分相似,似乎是相像。

惊讶之余,韩潮叫了一声“妈”,他知道这中间又有别的故事。

母亲缓缓开了口,故事被拉回了三十年前,“她叫李若兰,是我的好友,我们情同姐妹,我和你父亲每次约会都会带上她,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她看你父亲的眼神不一样了,我才想到要和她疏离,只是那个时候已经晚了,直到有一天我亲眼看到你父亲和她在一起……”

说起当年的往事,她仍然显得有些激动,最信任的朋友和爱人最后背叛了自己,任谁都会很难接受!

韩潮能感觉到母亲的伤心,他有些后悔自己挑起了母亲的痛,同时又对父亲的风流有些憎恨。

“那当年你离开父亲的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吧”,韩潮此时是这样认为。

被儿子一语点中,她点点头,但又接着说,“这也不是全部的原因,其实后来你父亲很快就把她抛弃了,你父亲找到我之后,并深深的忏悔,我原谅了她,直到被你父亲的原配夫人赶出来,我才彻底断了与他的关系”!

“那个孩子应该是在李若兰离开你父亲后生下的,你父亲也没想到若兰会有他的孩子”?韩潮的母亲又一声叹息,仿佛在感叹着李若兰的不幸,也在低诉着自己的无奈。

“应该是了”,韩潮的思绪也飘远了,他没想到同时爱着一个女人的两个男人竟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他现在生活的怎么样”?韩潮的母亲问他说。

“他很好,而且是香港集团的一个大总裁”,韩潮回答母亲。

“那就好,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如果你兰姨活着就好了,她就能看到自己的儿子……”,说着眼里泛起了晶莹的泪花。

“妈,都过去了,不要再伤心了”,韩潮揽着母亲的肩膀安慰着。

“唉,我和若兰是这辈子的债,一直以来我都感觉是欠她的,如果不是我,或许她的人生也就不一样了,现在你和那个孩子是兄弟,他也是库克的继承人,你懂吗”?韩潮的母亲提示着儿子。

韩潮点点头,“我懂的,妈你放心吧”!

从上海飞回美国,韩潮的心也不能平静,母亲的回忆一直缠绕着他,母亲和兰姨都没有错,错的是他的父亲招惹了两个女人,错在她们都爱上了同一个男人。

叶子藤听完韩潮的讲述的故事,她也有些惊呆了,佟天玮的身世原来这样,而他和韩潮竟然真的是兄弟,不同的是他们不是一个母亲。

……本章完结,下一章“199 身世(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