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目录] > 第13章:青苹果之恋13 钱能使爱情变质吗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第13章青苹果之恋13 钱能使爱情变质吗

空谷幽兰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涯莘终于考上了S大的经济系。当他收到红彤彤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他忍不住哭了。苦读寒窗14载,终于有了结果。老父亲用粗糙的手摩挲着录取通知书,老泪纵横:“孩子,你终于替爹实现大学梦了。知道爹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吗?好男儿志在四方,爹希望你有一天能走出国门,成为天涯学子。涯邻呢,也要努力,无论将来嫁到哪里,心中始终跟爹娘为邻。”

涯天用他那满是血泡的手,抿了抿头发,看着弟弟的大好前程。

按说,人生有四大喜:“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金榜题名,是该摆上一桌,宴请一下亲朋好友,庆祝一下的。

可是,看到信封里那粉红色的“考生须知”中的收费,他们都呆住了。每年收费2600元,两年的费用5200元,须一次交清。原来,涯莘考得是自费生。

全家人都愁住了。他娘问老大漄天:“漄天,这可是大事情。你说你弟弟该去上这个学吗?”“上!涯莘奋斗了这么多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上!”一向老实内向的漄天突然变得很果断。涯莘拍了拍哥哥瘦削的肩膀说:“谢谢!”

他娘成炕席下拿出一打钱,有十元的,有五元的,还有一角两角的,总共796元,那是家里全部的积蓄。

第二天,他爹吧家里还没有长成的一窝小猪全卖了,卖了910元。又把一头小牛赶到集市上,卖了600元。大牛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卖的了,家里二三十亩地,还等着它耕种呢。小麦、玉米粜了400元。

家里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买得了。这才凑够了一半的学费,剩下的一半只好厚着脸皮去借了。姥姥一听需要钱,赶紧把攒了几年的400元钱,惦着小脚,颤巍巍地送来了。两个姨妈家呀都供给着孩子上学,本来就有债务,可还是东挪西凑,一家拿了200元。

剩下的只好到姑姑家去借。可是姑父不但不借,还把涯莘的爹奚落了一顿:“念书有什么用》?念书能挣钱吗?你看我四个儿子,哪个念过大学,还不都会做生意?”

说起姑姑的四个儿子,个个都是能人,是当地有名的“四大杨”。老大卖老鼠药出身,现在倒弄化肥农药,但那农药大多是假货。老二开酒店,有“夜香港”之称,是早期提供那种服务的酒店之一。老三开厂子,雪糕、洗衣粉、化妆品等样样敢生产,但都是“三无”产品。老四最小,最不行,但也跟哥哥们学着倒腾,早就成了万元户。

没有办法,涯莘的爹只有向四个外甥开口了。老大说:“现在做生意,没有电话不行。家里和公司都要安装电话,没钱。”这个外甥全然忘记当年在东北的土匪窝里,差点出不来,是舅舅千辛万苦把他解救出来的。老三、老四也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分文未借。

带着一颗冰凉的心,他爹带着涯邻来到老二家。老二学历最高,当年曾在舅舅家住过宿,念过高中。涯邻也最亲这个表哥了。

到了他的“夜香港”,老远就听到吵闹声和碗盘碎裂的声音。走到门外就听到二表哥大声说:“如果我没有钱,你得跟我上山铲地!”“我宁可跟你去铲地,也不愿意你在外面养女人!”二表嫂哭哭啼啼地说。

涯莘爹走进去,呵斥了外甥:“怎么了,二杨,凭着好日子不过,吵什么架!人家晓红大老远的从东北嫁过来,就是来跟你吵架的么?”二表嫂一听,越发哭的伤心:“舅舅,你评评理,他上次跟蓬莱那个女经理不三不四的,我还没追问他。今天,那个小狐狸精(酒店服务员)竟明目张胆地坐到他的腿上。你说这都两个孩子的人了,还这么不收敛!”

“你不也跟东北那个小白脸打得火热吗?”二表哥红着眼说。

“人家那不是听说是东北老乡吗?就喝了杯酒,你就这样笑心眼儿!”

两个人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吵着。涯邻忽然想起他们俩没结婚时的甜蜜经历:

二表哥高中毕业后,就去了东北学木匠活儿。因为长得英俊又有男人气,很快被房东的女儿晓红看上了。

二表哥刷白球鞋的时候,总是刷不干净,晓红就用漂白粉帮他刷得洁白无暇。晓红家种了大片的土豆,二表哥便去帮她家出土豆。

就这样在东北干了两年,没成为木匠,倒领回了一个如花似玉的俏媳妇,一米七的个头,穿着一袭白风衣,天人一般。

涯邻的姑姑家早些年很穷,四间茅草屋娶了五个媳妇(老大离过婚)。儿子们结婚后,都要出去自谋生路。二表哥和二表嫂就是在果园小屋里生下两个孩子的。但那时候,涯邻经常看到他们俩偷偷地拥抱和亲吻。那是涯邻最早见到的爱情。

二表哥是个很阳刚的男人,他对妻子说:“我不会让你和孩子长久住这个小屋的,我会让你和孩子过早上好日的!”

他说到做到,从卖甘蔗等一些小买卖做起,几年时间就开起了这座富丽堂皇的酒店。集吃、住、娱乐为一体。不少人说这里提供性服务。

二表哥夜不归宿的日子越来越多,二表嫂经常向涯邻抱怨:“男人有钱就变坏!”涯邻就是从那时起发誓:“决不找有钱的男人!”

吵了一阵以后,二表哥问舅舅的来意。涯莘爹就把借钱的事说了。二表哥一拍xiōng部说:“缺多少?剩下了的我包了。”

第二天,二表哥和二表嫂就带着1700元钱送到了门上。全家千恩万谢,涯莘爹暗想:当时真没白照顾二杨三年。

二表嫂此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舅舅带着他俩去找人算算命。她想知道,他们夫妻俩什么时候能停止吵架,重归于好。那神婆问了问生日时辰,凝重地说:“一个属龙,一个属虎,龙虎相斗,永无宁日。要当心,别出人命就好。”

这句话,五天之内就应验了。

有个司机,到酒店消费了100多元,没给钱就跑了。酒店里养着“打手”,就对二表哥说:“这不是欺负我们酒店没人吗?以后传出去,不让人笑话吗?走,带我去收拾这小子!”

二表哥当时有一辆摩托车,据说是日本赛车,跑的比轿车还快。年轻气盛的他当即发动起车,带上那个“打手”就去追。二表嫂说:“算了,就当是喂狗了!”可是,根本就拦不住。

一个多小时后,一个常来酒店吃饭的司机来报信:“不好了!你家二杨出车祸了,看样子不轻!”

二表嫂差点晕过去,从二表哥发动车走后,她的眼皮一直在跳。她带着人赶到出事地点,二表哥已经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那个“打手”的腰当场就两截了。

据说,一年前,二表哥得罪了hēi社会,那个吃饭不拿钱的司机是特意引他出来的。其实,道路两边早就埋伏好了人,那个“打手”就是被“叠鞭”打断的。

在去医院的路上,二表哥一直拉着二表嫂的手,断断续续地说:“晓红,我对不住你!我背叛了当时的诺言,这是上天对我的报应。”二表嫂泣不成声地说:“我已经原谅你了!我只要你活下去!”“晓红,你知道吗?在东北做家具的时候,你给我递粉笔;出土豆的时候,你跟在我背后捡,那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光。我们真不该回来……”说着说着,二表哥的手垂了下来。

二表嫂悲痛欲绝,她给二表哥穿上了他最贵的西装和皮鞋,戴上他们恋爱时她为他买的领带。她几天内就变卖了酒店,带着一双儿女,回到了东北。

听说,她回到东北后开了一家木材厂,一个人种着他们劳动过的土地。逢年过节,就会给姑姑家寄钱。她养大了一对儿女,终生没再改嫁。

……本章完结,下一章“青苹果之恋14 蓝颜知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