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目录] > 第149章:黑咖啡之惑66 男人与男人的谈判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第149章黑咖啡之惑66 男人与男人的谈判

空谷幽兰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匡彪果然是高尔夫高手,据说他在这个俱乐部得过总杆赛冠军。好几次,蝶舞把球打到长草里,匡彪都能成功把球打到果岭之上。

最后,凌一帆还是败在他的手下。蝶舞有一种感觉,凌一帆有点故意让着匡彪,她不知道,一向傲慢的凌总怎么会对一个公安局局长这么谦恭。

晚饭后,凌一帆请匡彪去了一家高级夜总会,想为他找一位丽人。匡彪拒绝了:“你的公关部部长就很好,何必找那些不放心的人呢?”

凌一帆犹豫了一下,他当然知道,匡彪看好的女人,没有能逃掉的,他或者用金钱利诱,或者抓住人家把柄进行威胁,最后,所有的女人都得乖乖就范。但是,看到蝶舞求助的眼神,他还是想起了碧瑶。

“匡局长,听说这个夜总会上周来了一个清纯的大学生,唱歌很好听。”凌一帆突然压低了声音“听说还是个[ch*]女。”

匡彪一下来了精神,“走,去看看。”

舞台上,一个忧郁的女子在唱着情歌,与周围的华糜格格不入。她在这里打工,她的母亲得了尿毒症,需要透析。

她唱得凄美哀艳,长得清秀脱俗。匡彪看得眼都直了。

一曲终了,女孩收到一个硕大的花篮和一个红包,里面是一万块钱。侍应生低声说:“这是一位先生送的。老板让你到包厢里见客。”女孩心中一喜,母亲的透析费有着落了。可是,想到老板让她见客,就害怕了:“你把钱退给那位先生,告诉他,我只唱歌,不卖身。”

“清荷,你不要为难我,老板说这个客人不能得罪,让你必须马上去。”侍应生知道,匡彪每次来,老板都亲自接待。

清荷只得硬着头皮,拿着红包和鲜花准备退给客人。

侍应生打开包厢门,清荷走进去,门随之关闭。老板站起来,拍了拍清荷的小肩头:“阿荷,陪这位先生唱歌。只要这位客人满意,我就把每晚的出场费给你涨到2000元。”老板走了,眼神意味深长。

蝶舞和凌一帆也退了出来,临走,凌一帆在匡彪耳边低语:“尽管消费,都记在我的账上。”

“哈哈,老弟,在全市所有的夜总会,我都可以尽情消费,他们的老板都会心甘情愿的买单。”匡彪又是一阵狂笑。蝶舞无意间看到那个唱歌的女孩子的腿在微微颤抖,她清纯的模样让蝶舞想起上大学时的自己,社会真是一个大染缸啊,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改变。

蝶舞感到身心俱疲,她想早点回去睡一觉,她很想一鸣。凌一帆开车送她回去,蝶舞本想与他在楼下告别,可是,他却泊好了车,随蝶舞上了电梯。

一进门,凌一帆就把她横抱着抛在床上。

“凌总,我们还没洗澡呢。”

“刚才在高尔夫会馆不是已经洗了吗?”凌一帆皱着眉。

“凌总,我,我还在发烧,不舒服。”

“怎么那么多理由?不让我动,是不是想给昨晚那个穷小子留着。”

“那个人只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蝶舞掩饰着,身体不得不迎合着凌一帆,她从未感到如此劳累。

蝶舞确实是在发烧,凌一帆感到兴味索然,他有点后悔过早的离开那家夜总会,不知道匡彪是不是玩得飞上了天。这个好色而凶狠的公安局局长,确实让他胆战心惊。记得自己刚做生意时,被hēi社会敲诈,是匡彪替他端了黑窝,除去祸患,他对匡彪非常感激和佩服,两人成了好朋友。那时的匡彪还是个副局长,军人出身,一身正气。可是,十几年过去,当上局长的他,越来越霸气,对女人也越来越喜好。

“那个匡彪是你的朋友吗?”蝶舞忍不住问道。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你以后要尽量离他远点。”凌一帆穿好衣服,准备离开。

门铃响了,蝶舞从猫眼里往外看。这栋高级公寓大多住着有钱人的“二奶”,邻里之间很少交往。他看到一鸣提着一个保温桶站在门外,心里一阵紧张。

她走回来,坐在沙发上,不开门。

凌一帆狠狠地把门打开,一鸣出现在门口,不知道该进该退。

沉默了两分钟,一鸣鼓足勇气,把手里的保温桶放在茶几上,转身欲走。

“慢着!把你的东西拿走,别弄脏了我的茶几!”凌一帆眼里喷着火。

“小舞,这是我炖的鸡汤,里面放了人参和天麻,你趁热喝。”一鸣不卑不亢,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首席谈判代表,他经历过太多有钱人,虽然自己现在还不算有钱,但他对有钱人的恐惧感已彻底消除。

“坐。”凌一帆掏出一枝烟递给一鸣,一鸣本来不抽烟的,但他还是接了过来。两人点燃了烟,坐在沙发上,开始了一场男人与男人的谈判。

蝶舞的心已提到了嗓子眼儿。

“你对我们蝶舞可真是够好的。不过,她用不着这些,我凌一帆的女人,什么人参天麻,燕窝鱼翅都不缺。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凌一帆吐着烟圈。

“她是我的蝶舞!你才是第三者!”一鸣眼里满是仇恨。

“是吗?”凌一帆露出嘲讽的微笑,“蝶舞,你说谁是第三者。”

“好了,不要争了。”蝶舞头疼欲裂。

“小舞,跟我走,这个男人不会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他根本就不爱你!”一鸣拉着蝶舞的手。

“一鸣,谢谢你的鸡汤!你快走吧。”蝶舞往外推一鸣。

“小舞,在爱情和宝马豪宅之间,你还是选择了后者,是吗?”一鸣的眼里充满了绝望。

“哈哈!穷小子,怎么样?这可是蝶舞自己的选择哦。我宣布,本次谈判,你失败了。以后不要再纠缠我的女人!”凌一帆悠然地吐着烟圈儿。

“蝶舞,你太让我失望了!”一鸣含着泪走了。

凌一帆拿起茶几上的保温桶,打开窗户,扔了下去。一鸣从电梯里出来,看到了地上跌得粉身碎骨的保温桶,一如他碎裂的心。

(亲,幽兰在传完了上一章“18岁的姑娘别说媒”后,才发现了落下一章。请大家看的时候把本章节与上一章颠倒过来。请原谅!)

……本章完结,下一章“黑咖啡之惑67 18岁的姑娘别说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