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目录] > 第16章:青苹果之恋16 红红的高考“幸运结”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第16章青苹果之恋16 红红的高考“幸运结”

空谷幽兰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其实,一鸣更喜欢漂亮开朗的女孩子,像班里的“大众情人”——雁翎。雁翎个子不高,皮肤黑黑的,也不属于大眼睛双眼皮,但那眼睛很媚,眼波流转之间,已经摄人魂魄。那体型的曲线很饱满,称得上“波霸”,人称“黑牡丹”。班里至少有十个男生为之倾倒。女生们都不明白她为何有那么大的魅力。一件普通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会特别性感,即使那是最没腰没款的校服裹在她的身上,竟然也会凹凸有致。

她是运动型的,是校运动会跳远和铅球的记录保持者,她有很强的爆发力,这使她看起来永远精神饱满,在众多娴静的淑女中,显得格格不入。

她是个“问题”学生,在初中的时候,就跟一个男生咬破指头写血书,而且离家出走两个周才找回来。她的父母一直感情不合,长期处于分居状态。她从小跟父亲养大,她恨自己的母亲。听说她的母亲背着她的父亲,在外边有情人。

所以,她不好好学习,谈恋爱,甚至还偷偷地学会了抽烟。但那吸烟的姿势无比“风尘”,无比迷人。那淡淡的烟雾中,透着风情万种。许多男生都抵挡不住她的诱惑,像吸鸦片一样离不开她。

但她学习起来却很投入,即使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和问题,她还是不费吹灰之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弘毅的奥林匹克班,傲视群雄。

班主任很看不惯她那种玩世不恭,就一怒之下把个子不高的她调到最后一排,边上全是又高又壮的男生。但她竟如鱼得水,很快跟众男生称兄道弟,上课换鞋穿,给男生织手套,织围巾,买领带。她父亲做生意,她有经济基础,出手大方。很多男生在收到这些小礼物之前就被她征服了。

有一次,几个平时关系不错的男生竟然大打出手,打得鼻青脸肿。班主任一调查,竟是为“黑牡丹”打架。一怒之下,班主任要开除她。而她竟吞食了二十多粒安眠药,留下遗书,被送到了医院,吓得班主任再也不敢提开除的事了。

药吃的不多,很快就醒过来了。几个女生陪着她在医院的花园里散步。本来有说有笑的,但老远看到那个恋着她的男生走来了,她竟叫了声“毛哥”,慢慢地昏倒了,那动作活像电影里的慢镜头。而那男生竟快步一把抱住她,心疼的死去活来。众女生终于有点明白她的“魔力”技巧了。

“黑牡丹”从小心灵手巧,什么编织活儿,只要看一眼就学会了。快高考了,她不知从哪里学会了编织一种“幸运环”。用各种颜色的彩带,编成一种美丽的结,戴在手腕上。很快,班里有好几个男生的手脖上都出现了那种“幸运结”。一个个神气活现的,跟中了个大奖似的。

一鸣也按捺不住了。这已经是第四次参加高考了。脆弱的心已经不起任何打击。他本来跟“黑牡丹”是不沾边的,全班都知道有个柔情似水的女大学生在等着他。

但是,他曾不止一次地在心里把“黑牡丹”与“朱丽叶”(阿莲)做过比较:“黑牡丹”是动的,是开朗的,你只要跟她呆一会儿,她就会给你带来新鲜的花样儿;而“朱丽叶”则是沉静的,跟她在一起,沉闷的时候较多,好像总是在没话找话似的。

一鸣在课外活动时间,也会对“黑牡丹”大献殷勤:有时,顺便给她提一瓶热水,有时给她打饭,有时请她吃小零食,有时帮助她解一道难题。“黑牡丹”很愉快地笑纳了。买来一条柔柔的苹果绿色的丝带,很快给他编了一条“幸运结”。她对他说:“绿色代表无限的生机和希望,一鸣,祝你马到成功。”

一鸣感动极了,多年的失败,已经使他相当迷信,他把这个“幸运结”牢牢地系在手腕上,他相信它会给自己带来好运。

一鸣报的是外语专业,须到县城的考场参加高考。他带着晚枫和涯邻的祝福,带着所有的考试用具,戴着那条绿绿的“幸运结”,踏上了征程,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送走了一鸣,涯邻的眼睛潮潮的——毕竟同桌了大半年,一起吃饭,一起学习,这一分别不知还能不能再见面,尽管涯邻和一鸣报的是同一座城市的大学。

晚枫可高兴了。剩下的两天,上自习。他索性把书都搬了过来,跟涯邻同桌。从各门学科对她进行辅导。“那笨蛋走了,让我来帮助你。”晚枫笑着说。“好啊!我就愿意做你出的基本功扎实题,没准能让我们撞上几个高考题呢。”涯邻在他的辅导下,竟一点儿也不紧张。

没事的时候,晚枫就开始削2B铅笔,一枝一枝,全部削成梯形。涂答题卡的时候,只须涂一下即可,又清楚又稳当。他一口气给涯邻削了7枝铅笔,而给自己只准备了两枝。“我用完了可以自己随时削,你手拙,削不好,一枝用完了就用其它的,这7枝足够了……”

看着晚枫拿着小刀那认真专注的动作,涯邻一阵激动。她暗想:“真是个细致的男孩子,将来哪个女孩子嫁他肯定有享不完的福。里里外外一把手啊!学习又好,又会关心人。哎,为什么苏杭总不在身边呢?”

因为要高考了,家里都送了足够的钱,让改善生活。晚枫便带着涯邻顿顿吃饺子,吃馄饨,吃红烧肉……两个人兴奋得跟过年似的。涯邻觉得高考前的那两天竟是她高中时代最快乐的时光。

涯邻就是涯邻,遇到大考竟一点也不紧张,没心没肺的,总是一觉睡到天亮。

可是,有一个人却失眠了,那就是一鸣。本来,他也觉得今年的学习状态很好。弘毅中学跟未来中学的确不同,弘毅很少有复读生,多数是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活泼,轻松,自己也受到了感染。

可是,傍晚的时候,他竟意外地发现手腕上的“幸运结”不见了。他明明是系了个死结,可还是丢了。他晚饭也吃不下,到处去买,可却只有卖彩带的,没有卖编好的“幸运结”的。

“莫非今年又要倒霉!”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竟趴在旅馆的床上,呜呜地哭出声来。幸好屋里只有他一个人。

“你怎么了?”这时,旅馆的一个服务员来送开水,不解地问。

“我手腕上的幸运结不见了,我今年又要与大学无缘了。我这样的人,可能命中注定要杀一辈子的猪了,活着还有什么用?”一鸣诉说着他复读三年的经历,悲伤欲绝。

那个服务员忽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她默默地带上门,出去了。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有人敲门。一鸣开门一看,竟是那个大眼睛的姑娘。她手里拿着一条红红的幸运结,亲手给一鸣系上:“俺哥今年也参加高考,前些日子,俺刚学会了编这个,给他编了一个。你这个是第二次编呢。红颜色是最吉利的,你戴上它,一定会考个好大学。”

一鸣兴奋极了,他不知要怎样感谢这个小姑娘,是她,让他对第二天的高考又充满了信心。他掏出10元钱给那个小姑娘,可小姑娘却怎么也不要:“俺不是为了钱才给你编的。俺也爱读书,但是家里穷,只念完了初中就来这里打工供给哥哥。俺只希望你和哥哥都能考上……”小姑娘说完这些,头也不回地跑了。一鸣这才想起,还没有问她的名字。

“日后考上大学,一定要回来感谢这位好心的姑娘。”一鸣戴着红红的“幸运结”,安然地睡去,竟一觉睡到了天亮。这是他参加高考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高考三天,晚枫一直用自行车载着涯邻去另一所学校考试。两个人有说有笑,涯邻觉得晚枫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

其实,晚枫心理压力很大,考前的第一天晚上,他一个人在校园里走到半夜,他本想让涯邻跟自己一起走走,可又怕她受自己的影响,休息不好。他想:“就让我在宿舍外面守护小妹吧,但愿她能睡得香。”晚枫家里没有妹妹,这个小妹使他无比心疼。

……本章完结,下一章“青苹果之恋17 吮手指算不算亲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