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目录] > 第22章:红玫瑰之约2 “舞后”爱上了“舞王”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第22章红玫瑰之约2 “舞后”爱上了“舞王”

空谷幽兰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S大在原来大学的基础上,合并了师范学院、经济学院、医学院、文理学院等,成为一所联合大学,规模空前的强大。校方非常重视这一年一度的新生联谊会,决定几个学院一起搞,以庆祝新校的成立。

各个学院的院长都非常重视,想以此展示自己的实力和才华。学校的第一举措就是“扫舞盲”,无论是否爱好,统统报名参加交谊舞培训班。学校请了专门的交谊舞老师,手把手地教。

这可愁坏了那帮男生们。中文系男生本来就少,能上得了舞场的更是寥寥无几。涯邻那个班,一共13个男生,39个女生。而且那男生除了班长长得像周润发之外,其他一个比一个矮。像嫣然和紫怡这样的高个儿,在舞场上根本找不到舞伴。一般男生都需要翘着脚尖跟她们跳,根本就没人敢邀请。而且,跳交谊舞,对男伴要求较高,只要男伴跳得好,女伴会走基本步,就可以被带起来了。

既然女多男少,男生又没勇气上场,涯邻她们便自己想办法。嫣然和紫怡有身高优势,就自告分勇充当男伴儿,蝶舞基本功好,男女伴都能很快找到感觉。下课,她们便把宿舍里的桌子一拉,留出一个很大的舞场,用录音机放着音乐,“蹦擦擦”“蹦擦擦”地跳起了那优美的华尔兹。

她们练得非常投入,以至于身高马大的嫣然和紫怡真到了舞场上,跟男生跳,她们一跳,就把手放在男生的腰上,弄得男生不知道把手往哪儿搁,待反应过来,就赶紧说:“我当男的,我当男的”笑得涯邻和小诗们前仰后合,嫣然和紫怡也羞红了脸,连忙解释说:“在宿舍里给妹妹们当男伴当惯了,一时找不到当女伴的感觉。”

当大家在舞场上还会踩对方脚的时候,蝶舞已经称霸整个“舞林”了。蝶舞出生于一个很好的家庭:她的姥爷就是大学生,父亲也是重点大学毕业。她跟妹妹蝶衣从小就受到过很好的教育,只是她们太贪玩,太任性,学习都不好。

蝶舞4岁就参加过芭蕾舞班,苦练了四年。她走路的姿势,不觉就带出了舞步。每到夏天,就去练游泳,两条腿笔直,她只穿短裙子,因为她最美的就是她的两条腿。

什么慢三、中四、快四、探戈、伦巴……蝶舞一学就会,她似乎天生就是为跳舞而生。几堂课下来,舞蹈老师已经选定她和音乐系的一个高个子男生搭档,上台给大家做Modle(示范)。那个男生高高大大的,身材很好,绅士一样优雅。他们搭档跳一曲一曲的华尔兹。那男生穿着米黄色的西装,打着领结。蝶舞穿着坠有亮片片的纱裙,裙摆很大,旋转起来,像一朵张开的百合花,又像一只彩色的蝴蝶翩翩起舞,“蝶舞”这个名字,太符合她了!

每次看蝶舞和那个男生的示范,大家都觉得是一种享受。那男生叫松涛,长得像毛宁。那时正流行毛宁的《涛声依旧》。大家都会眼一闭,头一仰,做陶醉状,吼上两声“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

男生都嫉妒松涛,觉得他能跟艳光四射的“舞后”蝶舞长期搭档,女生都艳羡蝶舞,能跟这样的阳光男孩直接接触。那男孩受过专业的舞蹈训练,一举手一投足,完全按照舞蹈的要求来做,他彬彬有礼,甚至有些故意的疏远,他的手有时离蝶舞的腰还有一小段距离,手也只是微微接触。但即使这一样,已使蝶舞脸红心跳,几天下来,她已离不开他。上课老走神,晚上脑中老是晃动着他的影子,指尖上总是留有他的体温。他修长的手指,一看就是长期弹钢琴的,果然,他的钢琴过的是十级。这些都让高傲的蝶舞怦然心动。

但是,蝶舞觉得,他对自己好像并不热情。除了跳舞,一句话都没有交流过,是舞蹈老师强强搭配的,好像他自己并不主动。这深深地刺伤了蝶舞的心。从小到大,她的周围就不乏追求者,但她一个都看不上,觉得他们太缺乏男人气。松涛的冷漠反而激发了她的好胜心,她决定奋起直追。

蝶舞是学校新当选的公关部部长,她的口才和能力使她从众多的竞争者中轻松胜出,在她看来,没有什么不可以攻克的难关。

师范学院的老师决定:由松涛和蝶舞代表学院,参加新生联谊会。要增加练习的时间。蝶舞兴奋极了,他就盼着每天下午下两节课,就去学校的大厅练习。她终于懂得,为什么花样滑冰双人滑中的搭档最终会成为鸳鸯,没有心灵的默契,怎么会成功呢。她便全身心的投入,准备为学院争光。

有时练得累了,她便把头靠在松涛的肩膀上,休憩。松涛有一种本能的躲闪,这使蝶舞感到万分沮丧。她想:“等联谊会结束,一等要拿下这个冷血的家伙。”

联谊会上,音乐《梁祝.化蝶》缓缓响起,松涛和蝶舞的舞姿随之跌宕起伏,他们获得了比赛的金奖,尽管只是一次联谊会,但他们的美名迅速在各个学院传开。

蝶舞很快就打听到:松涛是紫怡高中同学的舍友。她便央求紫怡带她一起去他们宿舍玩。为了能常光顾他们宿舍,蝶舞让学护理专业的妹妹能弄来一只可爱的小白鼠,送给了他们宿舍。这样,蝶舞便以看小白鼠为名,常常去看松涛。

松涛20岁的生日快要到了,心灵手巧的蝶舞买来五彩缤纷的包装纸,叠了无数亮闪闪的幸运星。蝶舞不但善舞,歌也唱得很好。她每周坐公交车回家,无论流行什么歌,只要公交车上一放,她回到宿舍立刻就能哼出来。她一边哼着田震的《梦醒时分》“从Merry到Sany和Amory,为何没有我的名字!”,一边叠着幸福的星星。她想像他的白马王子收到这些星星的时候,一定会兴奋地把她高高举起,像每一次跳舞在他怀里旋转一样。

那些幸运星是在松涛生日的前一天下午,通过紫怡转送的。蝶舞想提前送他礼物,没准松涛会邀请他参加明天的生日Party呢。

晚上,是一场秋雨,有点冷。众姐妹们正在一起想像“舞王”收到礼物时的心情。忽然听到墙上的传呼器响起来:“607的蝶舞,607的蝶舞,楼下有人找。”

蝶舞的这座楼住的全是女生,被称作“绣楼”,男生一律不准进,有事就在传达室传呼。众姐妹一听传呼蝶舞,当即就兴奋得跳了起来:“哦,舞王来求爱喽!”蝶舞从上铺迅速地飞下来,以最快的速度打扮一番,飞下楼去。

涯邻等众姐妹都在焦急地等待,等待蝶舞凯旋的消息,她们知道,没有男孩能抵挡“舞后”的魅力。

蝶舞很快就回来,手里拿着一封信,一脸的凝重。爬到上铺,就打开信来。大家都屏住呼吸,等她看完信的反应。她什么都没说,蒙着被子哭起来。

原来,那舞王说:“谢谢你的礼物,你的心意我明白,但不能接受。我已有了青梅竹马的女朋友。美丽如你,肯定能找到比我好的男孩的,祝福你!”

宿舍里静悄悄的,很长时间没有蝶舞的歌声,这是她第一次被男孩拒绝,她不甘心。

蝶舞很快就打听到,舞王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就是他们音乐系的系花—静蕊。在新生联谊会上,她的一曲《喀秋莎》获得声乐组特别金奖。她像一朵小花静静地开放,比起蝶舞的光芒四射,她更像一颗柔润的珍珠,让每一个男人疼惜。她和松涛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以松涛的专业成绩和文化科成绩,要考重点音乐大学,绰绰有余。但静蕊的文化课却怎么也补不上。松涛为了继续跟她相伴,也一起考了这所师范学院。

怪不得跳舞的时候,松涛总是很僵硬,仿佛隔着千山万水,原来是心有所属。其实,跳舞的时候,蝶舞也注意到人群中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看松涛的眼神很热烈。蝶舞只道是一个普通的粉丝,却没想到两个人竟是青梅竹马。

这是蝶舞第一次强烈地爱一个人,也是她第一次主动追男孩子,但竟出师不利。她沮丧极了!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她的“舞王”夺回来,因为“舞王”本应属于“舞后”。

她想到了老二紫怡的老同学----松涛的舍友鲲鹏。那个男生对蝶舞的舞姿很欣赏,对她叠的那些星星很感兴趣。蝶舞决定从他身上找到追松涛的途径。有一次,蝶舞请鲲鹏吃饭,装作无意的样子,问起松涛和静蕊的事。鲲鹏艳羡地说:“松涛那小子特有艳福,过生日那天,就把静蕊留下了,在下铺拉了个帘子。”然后就压低声音说:“说实在的,我在他的上铺,一夜没睡,下边有什么动静,我一清二楚。”

蝶舞听了,气血上涌,她没想到,那么清高的松涛竟是一个好色之徒,刚上大一,就敢公然跟女孩子同居,太过分了!他不动声色的问:“那你们宿舍的人就没有人抗议吗?”“哎,都有怨言,可都是哥们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听说他们两家家长都默许了呢。”鲲鹏边喝啤酒边说。

不久,学校里就贴出了一份严厉的通报:“音乐系的朱松涛和韩静蕊,非法同居,在男生宿舍留宿,影响极坏。现开除朱松涛,韩静蕊留校察看。希望同学们引以为戒。”

一时间,整个学院议论纷纷。这是学校第一次因谈恋爱开除学生。那是90年代,学生同居是不允许的,更何况是在宿舍留宿。有说罪有应得的,大部分人还是觉得可惜,松涛那么有才华的一个人。

据说,学校是收到一封匿名信才开始调查的,系里找松涛谈话时说,只要他能保证跟韩静蕊断绝关系,可以不开除,而只给予留校察看的处分。但松涛很决绝,宁可被开除,也不肯跟静蕊断绝关系。

那天,静蕊流着眼泪,送走了拿着行李的松涛。她恨自己的轻率,她后悔自己那天喝了酒,而留下。为了报答松涛陪自己考这座学院,她决定在他生日的那天,把自己献给他。她恨那个写匿名信的人。

有一个人默默的躲在树后,看着松涛悲伤离去。那就是蝶舞,她没想到校方会做出这么严厉的处分,她原本只想让她离开静蕊,给自己一个竞争的机会。她没想到,松涛竟永远离开她了。

后来,听说松涛跟他爸爸做起了生意,他爸爸本就不愿意他鼓捣什么没用的音乐。每到周末,松涛都会来看静蕊,而且手里都是一大捧玫瑰,他经常会满含深情地为静蕊唱《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我早已为你种下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他们约定:等静蕊两年后一毕业,就结婚。他会每周都送她玫瑰,直到地老天荒。这就是他们幸福的“红玫瑰之约”。

只有蝶舞黯然神伤。

……本章完结,下一章“红玫瑰之约3 兄妹情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