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目录] > 第28章:红玫瑰之约8 风流才子不可嫁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第28章红玫瑰之约8 风流才子不可嫁

空谷幽兰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鸣最近越来越频繁地来找涯邻。文理学院跟师院只隔着那条“鸳鸯谷”,步行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刚上大学,一鸣就来找涯邻蹭饭吃。谁让他俩是同桌呢?再说师院的生活费很可观,一鸣他们学校发的那点生活费还不够打牙祭的。一鸣还有个理由就是:“从我们教室到你们餐厅,距离要比到我们餐厅近。再说,你一个女孩子家挤饭又很难,就让我来帮助你吧。哈哈!”

“来蹭我的饭,又变成帮助我了,真是强盗逻辑!”涯邻实在拿他没办法。时间长了,老借别人的餐具也不方便。涯邻便为他买了一个快餐杯,一把小勺。

以前,一鸣还算自觉,一周也就来吃一两次,但最近三天两头来,而且来了就不走,让涯邻陪着他在校园里走。

大二有一个女生叫青月,是一鸣和涯莘的高中同学,喜欢唐诗宋词,跟涯邻非常要好。不知怎么,最近看到涯邻便很客气,很疏远。涯邻莫名其妙,便忍不住去问她:“青月姐,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

“没有啊,你这么聪颖的女孩子怎么会做错什么?”青月还是不冷不热。

“别骗我了,没做错什么,你为什么不理我?快告诉我吧,我这个人最善于改错了!”涯邻摇着青月的胳膊,撒娇道。

“好,那我问你,你要如实回答!”青月板着脸道。

“保证知无不尽,言无不详!”涯邻发誓。

“阿莲,你认识吧?”青月问。

“当然认识,她不就是一鸣的“朱丽叶”吗?我看过很多她写给一鸣的信呢,而且还知道她是她们学院的记者,大名鼎鼎啊!”涯邻滔滔不绝。

“那你知道,她最近很伤心吗?”青月依旧冷着脸。

“伤心?为什么?她那么善良的女孩子,谁会忍心惹她生气?”涯邻一头雾水。

“你就别装了!我们同学都说一鸣是因为你才疏远了阿莲。”青月的脸色更冷了,她是阿莲最要好的姐妹。

“因为我?为什么?我是一鸣和阿莲最有力的支持者,在高中时,一鸣给阿莲写信,都是我为他站岗放哨。这下两个人终于在一个学校了,我替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涯邻非常委屈。

“那你告诉我,一鸣为什么总往你这跑,而且听说你还为他准备了一套餐具。阿莲每次去他宿舍找他,他总是不在。”青月终于道出了原委。

“说实在的,涯邻,你和阿莲都是姐的好妹妹,我从心里都希望你们幸福。可是,总得讲个先来后到。阿莲已经等了一鸣这么多年,她为他付出了很多。你和一鸣虽说是同桌,但到底认识晚。就算姐求你,把一鸣让给阿莲吧!”青月拉着涯邻的手。

“冤枉啊!我和一鸣那厮只是哥们,我对他没有那种感觉。说实在的,他一见我就胡侃,油嘴滑舌,没个正经话,我还真不喜欢这类男生呢。这下倒好,管了饭,还树了敌。”涯邻越说越委屈。

“你真的不喜欢他?”青月的脸柔和了许多。

“我对天发誓,我们俩从没谈情说爱。”涯邻眼中含泪。

“好妹妹,是姐冤枉你了,我也知道你不是个横刀夺爱的人”青月惭愧极了。

“其实,爱情是无所谓夺不夺的,关键是我喜欢的人不是他。”涯邻斩钉截铁地说。

“我就知道妹妹的眼光不凡。快告诉我,是哪个帅哥这么有福,得到我们涯邻大才女的垂青。”青月有些兴奋,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说涯邻有了意中人,看来,这小丫头真是长大了。

“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人家还不知道喜不喜欢我呢。”涯邻有些懊丧。

“这么可爱的女孩,谁会不喜欢!快告诉我,他是谁?”青月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叫苏杭,我14岁就认识了他。认识他之后,任何男孩子都无法再走到我心里。”涯邻静静的诉说着。

“天!怪不得!你可真有眼光!”青月惊叹。

“怎么,你也认识他?”涯邻有些惊讶。

“你问问这个师院大二的学生,那一个会不认识大才子苏杭!他的诗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他的歌谁听了不心动?每一次晚会,他都是男主持。你以为就你懂得审美,这样风流倜傥的才子谁不爱?”青月越说越激动,涯邻的心越来越沉。

“好姐姐,你不要跟任何人说这件事,我知道我配不上他。我们一直兄妹相称,能做他的妹妹已经足够了。说不定人家现在就有了意中人呢。”涯邻竟哭泣了。

“哎呀,别灭自己威风好不好。像你这么出色的女孩子,没有这样的才子,谁能配得上!那他知道你喜欢他吗?”青月抚摸着涯邻的头发。

“我从没向他表达过,也没对任何人说起过,。今天,如果不是你说一鸣和阿莲的事,我也不会告诉你。每次给苏杭写信,我都要写好几遍,直到把那些泄露心事的话删得一干二净,才寄出去。他也经常给我写信,每次就是交流彼此看书的一些心得,有时候也说说各自学校里发生的一些趣事。”涯邻坦白道。

“还是让他早点知道你的心事比较好,看看他的反应。表达晚了,只怕他那样出众的男生,不会寂寞的。听说,我们上一届的一位师姐跟他一起专升本,考到了他现在的学校,以前每次晚会,那个女孩都当女主持,他们俩搭档得很默契。”青月担忧地说。

“我不会让他知道我喜欢他的,那样连兄妹都没得做了。”涯邻的心很凉,青月能够感觉出她的手在微微地颤抖。

“有人说,才子不能嫁,帅哥不能嫁,这两种人会是众多女子追逐的对象,只怕一生与情纠缠不清。徐志摩不就又有才又帅吗?他不是就抛弃了自己的发妻张幼仪,而去追求林徽因和有夫之妇陆小曼吗?如果他不是36岁就坠机遇难,恐怕这一生都会绯闻不断。”青月不愧为中文系的高材生,他知道很多文人的逸事。

当然,大诗人徐志摩是无人不知的,他的《再别康桥》是每一届高中生必背的诗篇,“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真的能不带走一片云彩吗?他的死带走了多少女人破碎的心。

张幼仪,为徐志摩生下了两个孩子,可怜那第二个孩子,从没见过他的面,却会看着他的照片叫爸爸,不幸的孩子早早夭折了,徐志摩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只是孩子的一双小鞋子;陆小曼,为了他竟然放弃了荣华富贵,放弃了自己高级军官太太的身份,毅然决然地嫁给他,虽然小曼吸大烟,害得徐志摩疲惫不堪,可她是真心爱他的;可是徐志摩坐人生最后一班飞机,却是去北京赶林徽因的讲座。

有一次,徐志摩对朋友燃着的烟借火,他说了句:“Kissingthefire.(吻火。)”有人说,世人一生都在算计怎样不上当中度过,却没想到,最终上了个大当。只有徐志摩,在大胆地亲吻着这人生的火焰,化腐朽为神奇。对于旁观者,大可以赞赏他这种不顾世俗,敢于追求真爱的态度,但对于当事人,却怎么可以不痛苦。

那天晚上,涯邻一边织围巾,一边想着徐志摩,想着苏杭,想着青月的“风流才子不可嫁”的话。

不用青月说,涯邻也可以想象得出,跟苏杭一起主持晚会的女孩,一定会又漂亮又有才华。他们两人这么多年的同学,或许早就像梁山伯和祝英台那样,私定终身了吧?

涯邻的心好乱,她的围巾织错了好多扣,小诗看了后开玩笑说:“涯邻,明明是元宝扣,你竟然错成了满天星。不过这样也挺好看的,反而与众不同,反正也快织完了,最后这一截这样织也不错哦,索性错到底吧。”

是啊,已经快织完了,怎么舍得拆掉呢?索性将错进行到底!

涯邻决定,无论如何这条围巾一定要织完,并且一定要亲自为他戴上。

第二天一鸣再来吃饭的时候,涯邻明确地告诉他:“以后不要来吃饭了,除非你带着阿莲一起来。”

“涯邻,阿莲是不是来找过你?”一鸣一愣。

“没有。但我不能管你吃饭,又得到横刀夺爱的罪名!”涯邻态度非常坚决。

“可是,涯邻,我根本不爱她,我跟她一起没话说。我也知道我总是躲到你这里来,会给你带来麻烦,我们宿舍的哥们都替她说话,都当着我的面叫她大嫂。我承认她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可是爱情不是找一个好人这么简单。它需要一种感觉,一种心动的感觉!”一鸣终于把压抑了几个月的痛苦倒了出来。

“混蛋!复读时,你喝着她的奶粉,用着她的钢笔,看着她用心写的文字,你怎么不说没感觉?是啊,现在你考上大学了,你是本科,她是专科,你就跟她没有共同语言了,是吗?陈世美中了状元,就跟秦香莲没有感觉了,不是吗?天下男人都一样,陈世美只不过是个代表。”涯邻恨不得扇他两耳光才解恨。

“一鸣,如果你认为我是你的妹妹,你就马上回去找她,她等了你这么多年!你要告诉她,让她继续等你,你以后要娶她。”涯邻平静了一下,劝道。

“涯邻,我也这样劝过自己,但是没用,我就是找不到爱的感觉。长痛不如短痛,我不能再耽搁下去了,那样对她伤害会更深。我会一辈子记得她对我落魄时的帮助,以后她遇到什么困难,我一定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但爱情不是报恩。”一鸣头也不回地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红玫瑰之约9 伤心“朱丽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