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目录] > 第3章:青苹果之恋3 同病相怜的爱情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第3章青苹果之恋3 同病相怜的爱情

空谷幽兰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兄弟三人中,最有才华的便属涯莘了。他写的一手好字,楷书写得方方正正,行书写得行云流水,草书更是龙飞凤舞,刚劲有力。他的字很天生,没请名师指教,就是喜欢练。

据说,涯莘小时候体弱多病,有一次差点一命呜呼。大医院也看过了,就是迷糊不醒。他娘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抱着他到神婆那里看。神婆说:“这个小孩是玉皇大帝的小书童偷着下凡,现在要召他回去呢。”他娘当场就哭了,问:“怎么办?”神婆从容地说:“扎个小人烧了,给他换金身,三天以后就好了。”他娘背着他走时,神婆预言道:“看着吧,你们这个孩子将来上学肯定会写一手好字。”那年他才三岁。后来,也不知是医院的治疗起了作用,还是扎的那个“小人”起了作用,涯莘竟从鬼门关闯了过来。

说来也怪,他家族中兄妹六人,只有他一个人写字漂亮。其他五个,字怎么练,都不像样。他的妹妹涯邻,聪明伶俐,学习成绩很棒,几乎每次都是全校第一,但那字烂得实在拿不出手。

涯莘从小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妹妹,最引以为豪的也是这个妹妹。妹妹长得很小巧,细眉细目,温柔可人,不只是涯莘拿着当宝贝,涯莘的同学,只要是见到的,都情不自禁地想照顾她,这不仅仅是因为涯莘的人缘好,就像涯莘上高中时最好朋友苏杭说:“涯邻就像一只幼小的小动物,让人心疼。”

涯莘兄妹三人,从一出生就带着父亲的大学梦。父亲聪明英武,只因小时候没有读够书,年轻时验上过骑兵和坦克兵,他母亲因舍不得他去冒险,而失去了出人头地的机会。只好在家种地。所以,尽管涯莘的母亲体弱多病,涯莘的父亲还是咬着牙发下誓言:“就是拉棍子要饭,也要供给孩子上大学。”

涯莘兄妹三人都很要强,学习成绩也很出色。但是老大涯天16岁那年秋天,母亲又一次住进了医院,父亲白天呆在医院里,晚上在场院里摘花生,彻夜不睡。涯天心疼爹,就去叫爹回家睡觉,爹不肯,涯天便跟着爹一起摘。爹不让,说:“明天你还要上学呢,回家睡觉去。”第二天夜里,涯天又去场院叫了三次,爹还是不肯睡。

涯天含着泪,把书全背回了家。爹问他:“怎么了?”一向沉默寡言的涯天只说了一句话:“不念了,帮你干活。”爹一个耳光打了上去(爹以前从不打孩子):“我以前是怎么教导你们的!我从小就没念够书,不能再让你们吃我这样的苦!”“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累死!你倒下了,我们仨儿谁也不用念书了。爹,我是老大,就让我帮你供给弟妹吧!”爹沉默。他吸着旱烟,突然老了许多,他本想让三个孩子都上大学的。

就这样,大哥涯天16岁就去了建筑工地,只能当小工。风吹日晒,推沙子、水泥。因为年纪小,又瘦弱,有时,推着一车沙上坡,上到半坡又退了回来,手上全是血泡。碰上下雨天,他娘便给他两块钱,说:“中午就别回来了,在那里买油条吃。”可是,涯天从不舍得在那里吃饭,他总是冒着雨回来,把那两块钱塞到娘的手里:“留着给弟妹交学费吧。”

涯莘的肩上,担负着父兄沉甸甸的期望,发奋读书。可是高考却给了全家沉重的打击。那是90年代之初,高考升学率很低,他所在的那所学校,是全县一流的学校,那年的文科班也只考了一名本科。他连个专科也没考上。

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看好他。可是,考试的时候,语文是第一门,他两眼盯着窗外,整整一个小时,一个字也答不进去。写的一手好字的他,作文每次都被当做范文的他,当语文课代表的他,高考语文竟然只考了61分。尽管其它科目答得很好,但已经无法弥补。

当知道他落榜的消息时,他娘又病倒了,爹和哥知道他难过,连一句责备的话也没有。但他的心比刀割还难受,他人前人后地笑着,但那眼里却含着泪,他把这叫做“含泪的笑”。

他爹坚定地说:“好事多磨,就再上一年吧!”他就这样硬着头皮又上学了。多年以来,他说,他从不愿去哪个学校过夜,听见上课的铃声,他就会心惊肉跳。他会经常做梦,梦见考试答卷,自己什么都不会。他把这种心理叫做“高考后遗症”。要不是来到这个复读班,遇到这群难兄难弟,他真怕自己会垮掉。

叶子不漂亮,但学习很努力,穿戴很朴素。家里兄妹七人,她是老大。她妈妈有病,而且是精神病。她不快乐,那样的家境,按说是不能上高中的,但她初中时的成绩非常优秀,在她们那个小镇一直稳拿第一,是老师和同学们捐钱捐物资助她上的高中。

有一次学校放假,叶子在车棚里抽泣。当时当班长的涯莘看到了,问她原因,她怎么都不说。一看她身旁的自行车,就明白了。原来,她的车座子被人偷去了,没法再骑。一个车座子要10快钱呢,对于她那样的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

涯莘二话没说,推起她的自行车,从班里同学那里凑了10块钱,给她换了一个崭新的车座子。叶子含着泪,笑了。因为回家路过叶子的村庄,涯莘便进去看了看。一个低矮的草房,她的妈妈蓬头垢面地坐在炕上。家里乱七八糟,脏东西堆了一地。叶子放下书包,连忙收拾起东西来。

涯莘终于明白,每月一天的劳动日,叶子总是抢着挖大粪,因为挖大粪虽然又脏又累,但只要干半天,剩下的半天可以自由支配。叶子也不待在教室里,总是午饭也不吃,骑着自行车匆匆忙忙回家去。原来,家里有这么大的心事在等着她。弟弟妹妹的衣服要洗,窝窝头要做,妈妈的头要她来梳理,地里的活儿也要她帮爸爸干。

涯莘想起自己病弱的妈妈,又看了看叶子的母亲,一种心疼油然而生。她的妈妈见到生人来,时不时地发出几声傻笑。叶子哭了,涯莘也流泪了。就是从那刻起,他决定帮助这个女孩子。

后来,每到劳动日,他也跟叶子一样抢着挖粪坑,干完了就去叶子的家,帮助她的父亲干活。一来二去,班里便有了些风言风语。有人说他们俩谈情说爱,相互都到家里去过好几回了。但他俩连手都没拉过一次。

班主任生气了,找了他俩的父亲谈话。两位父亲都暴跳如雷。他们有理由生气——整天累死累活地供给他们,他们却有闲心谈恋爱。他俩怎么也解释不清。

涯莘就是从那时起恨死了这个班主任,他决定要离开这个班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本来他是奥班的理科生。要知道,在高二就可以考大学。而且当时文科考大学较理科要难。所以高二文理科分科的时候,大多数学生选择留下来学理,而涯莘却弃理从文。涯莘当时的学习成绩在班级里是前几名,考个本科是不成问题的,老师们都这么认为。

但就是因为这次“恋爱”风波,让他走上了文科之路。叶子还留在原班级中学理科,因为他们不能再在一个班里了。早恋在当时是不能原谅的。叶子知道,是自己连累了涯莘,心理愧疚极了。但涯莘决定,等自己有钱了,一定要照顾好这个可怜的女孩子,他不知道这叫不叫爱情。

……本章完结,下一章“青苹果之恋4 伯牙遇子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