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目录] > 第31章:红玫瑰之约11 酒红色的宝马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第31章红玫瑰之约11 酒红色的宝马

空谷幽兰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再一次看到蒹葭,是在一个樱花纷飞的四月。傍晚,涯莘牵着涯邻的手,在校园散步。

突然,涯莘停住了脚步,小声地对涯邻说:“看,我那个负心的嫂子。”

涯邻看到了一袭奶白色的风衣,在风里摇曳,美得令人心碎。她那么瘦,给人弱不胜衣的感觉。她款款地走向宿舍楼前停着的一辆酒红色轿车,那辆车前围着很多人在啧啧赞叹:“天!是宝马耶!怪不得这么豪华。”

那是涯邻第一次看到宝马车,第一次体味到这世间还有那么醉人的酒红色,它那么高贵,那么诱惑!

正在涯邻看得发呆时,车上下来一个穿白西装的男子,他梳着大背头,闪着亮亮的光泽,举手投足颇像《上海滩》里的许文强。他彬彬有礼地为蒹葭打开车门,手放在车门下方,生怕碰到蒹葭的头。

涯邻看得呆了。要不是涯莘提醒她,她真以为是好莱坞里的镜头呢。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女孩子就知道虚荣,不就是有俩臭钱吗,有什么了不起!”涯莘狠狠地说。

蒹葭回头的时候,看到了涯莘兄妹,她的眼里满是凄楚。

“洪柳这回可被打进十八层地狱了,他失恋了,他说他这辈子再也不想谈恋爱。”涯莘毕竟是洪柳最好的哥们,说起蒹葭,满是仇恨。

“我觉得蒹葭姐不是那样爱慕虚荣的女孩,说不定她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呢。”涯邻眼中从来没有坏人,她的心中只有美好。

“她能有什么原因,还不是被那辆宝马车打动了!”涯莘看着那绝尘而去的宝马,狠狠地唾了一口。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上次跟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涯邻这才想起问原因。

“我也是上周才知道的,洪柳失恋已有一个多月了,他把自己打进了地狱,从不抽烟喝酒的他,竟夜夜花钱买醉。可怜啊,谈了快三年了,感情又投入,怎么受得了。哪像这个负心的女人,活得有滋有味……”涯莘叹息着,替洪柳抱不平。

“真可惜呀,他们曾那么相爱!”涯邻也替他们叹惋。

周末,涯邻正在宿舍里百无聊赖的看《三毛流浪记》,有人轻轻地敲门。涯邻开门一看,竟是蒹葭。

“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喝杯咖啡。”蒹葭没有进屋,有气无力地在门外叩问。

“好的。”涯邻迅速地换好衣裙,两个人来到一个叫“暗香”的咖啡屋。涯邻太想知道有关蒹葭和洪柳的故事了,她有些不甘心,她想使他们重归于好,她不忍心看着这个浪漫的童话最终走向破灭。

两个人又一次坐到靠窗的位置,可以观赏到海天一色。

“我知道你哥一定不肯原谅我,所以没敢叫他。我想还是女孩子之间比较容易沟通一些。”蒹葭的脸瘦了一圈,眼睛显得更大。

“你哥有没有对你提起过,洪柳他最近好吗?”蒹葭急急地问涯邻。

“他很痛苦,天天喝酒。”涯邻没有隐瞒,她知道,她即使隐瞒,蒹葭也不会信。不知为什么,涯邻对蒹葭有一种天然的好感,可能是一鸣和涯莘常常描绘的结果吧。

品着苦涩得难以下咽的咖啡,蒹葭的泪落进了杯里。涯邻要给她加糖和咖啡伴侣,蒹葭摇摇头:“只有苦涩才适合我此时的心情。”

“都是我不好,我没有守住自己,没有守住这红玫瑰之约,我会受到上天惩罚的,我会不得好死!”蒹葭把头趴在桌子上,狠狠地诅咒着自己。

“快别这么说,蒹葭姐,我知道,你一定有迫不得已的原因,快讲给我听!”涯邻轻拍着她的背。

哭了好久,蒹葭才抬起泪眼,喝着浓浓的咖啡,幽幽地说起那令人心碎的往事。

自从上次妈妈的生日宴上,裴家骏遭到蒹葭的拒绝后,妈妈的生意很不好做,不但银行贷款处处碰壁,招标时裴家骏也想方设法抬高价格,连一些平时关系不错的建材商也不再供货。

妈妈拿蒹葭没有办法,便只好亲自去求裴家骏的父亲裴永元。那晚,她穿上了紫色的旗袍,挽着高高的发髻,邀请银行家裴永元在全市最豪华的吻情夜总会跳舞。

裴永元揽着柳依依(蒹葭母亲的名字)有些丰满但风韵依旧的腰,仿佛回到了他们年轻的韶光。上大学时,柳依依是大家公认的校花,出身豪门的裴永元疯狂地追求她。舞会上,他总能以各种理由请她跳舞。他俩一个高大潇洒,一个杨柳细腰,简直是金童玉女。

可是,柳依依却被一个穷诗人的几首情诗打动,那几首情真意切的情诗发在校报上,引起了轰动。柳依依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嫁给了那个诗人,他就是蒹葭的父亲林若鸿。裴永元输给一个穷书生,觉得很没面子。他在柳依依结婚前,就闪电般地娶了一位美貌的富家小姐,生下了裴家骏。

裴永元顺风顺水地当上了银行家,但他在舞场上依然会怀念舞技超群的柳依依。后来,林若鸿读了中文系博士,依依生下了美貌如花的女儿蒹葭,裴永元便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儿子娶到蒹葭,替他洗雪大学时追柳依依失败的耻辱。他总是有意无意的安排儿子跟蒹葭见面

开始,裴家骏并不喜欢比自己小七岁的蒹葭,但他跟父亲一样争强好胜,听了父亲年轻时的经历后,他告诉父亲:“我一定要娶到她,为你挣回面子。”

跳了几曲之后,依依跟裴永元坐在小桌旁休息。啜着高档的红酒,他已经是醉眼迷离。他摸着依依依旧柔嫩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摸索着。依依温柔地说:“永元,你的舞跳得还是那么好!”

“我只有跟你一起跳,才会跳得这么好。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裴永元抚摸着依依光洁的手臂。

柳依依觉得是时候了,便幽幽的提出来:“永元,你看那笔款子什么时候能到位?我现在资金很紧张呢。”

“那笔款子的事嘛,就不用你操心了,让蒹葭跟家骏提就行了。我们现在都老了,许多事该放手让年轻人去做了。”裴永元不紧不慢地啜了一大口酒。

依依的心紧了,她知道裴家的目标是蒹葭了。

周末,是裴家骏27岁的生日,Party选在本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海蓝蓝”举行。柳依依和女儿蒹葭每个人收到一份请柬。

蒹葭收到的请柬跟母亲的不同,这张请柬温馨浪漫而又奇特:一朵大红的玫瑰冉冉开放,成为一张平面的信纸,玫瑰开放时,一段美妙的音乐缓缓响起“我早已为你种下,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信纸上写着一句话:“葭葭,你的到来将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我已在玫瑰屋给你定了一套晚礼服,我希望你能穿上它,成为晚会的女主角。”

蒹葭这才看到一张折成纸鹤的纸条,在刚才玫瑰开放时掉出来的。是一套定价6888元的玫瑰屋订单,上面写着“已付款”。

玫瑰屋是本市有名的女性精品屋,它的衣服每种款式只有一件,决不可能跟别人重样,参加晚会时,到那里挑选衣服,绝对不会发生跟别人“撞车”事件。是本市社会名流夫人小姐的首选。但是,价钱也很可观,3888元,是当时一个普通人一年的工资啊!

但是,蒹葭并不动心,嫁给一个不爱的人,就是穿全世界最美的衣服又有什么意义—女为悦己者容啊!

她把请柬和晚礼服的订单扔在一边,从橱子里拿出洪柳送她的那件真丝连衣裙,那是她的最爱。她第一次穿着去上学时,宿舍的女生都齐声尖叫:“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天哪,蒹葭,当时创作《蒹葭》这首诗的人,一定是看到了一个你这样穿着白衣的仙女,才有了创作灵感的。”又一看那朵手绣的玫瑰,就更加好奇:“这是在哪个刺绣屋绣的?我们也要去绣一朵!”

“这是洪柳刺绣屋的杰作,对外不营业的。”蒹葭羞红着脸说。

蒹葭和洪柳的“红玫瑰之约”是全宿舍公开的秘密,她们的宿舍到处挂满了洪柳的玫瑰,想不知道都不行。

“一个大男人,竟然这么手巧,爱情真是使人无所不能啊!”大家齐声感慨,“我们如果这辈子有哪个男孩对我这么好,就是去浪迹天涯也是心甘情愿的。”

蒹葭再一次把这件柔滑的裙子抱在怀里,一如被洪柳拥在怀里那样踏实。

正在她沉醉的时候,妈妈轻轻推门进来了。

“葭葭,你准备穿哪件衣服去?明晚出席宴会的肯定是本市最有势利的人物,你可不能穿一身牛仔服就去啊,那样会让人看不起的,我要给你去定一套晚礼服,你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以后这样的场合一定少不了。”妈妈抚摸着她的头。

“我才不去呢,周末我们学校有一个实践活动,我跟同学约好了要参加。”蒹葭任性的说。

“葭葭,就算妈妈求你了!你不去,妈妈的房地产公司就要破产了,你就是不为我想,也要为我拿几百个员工想想吧。你去亮亮相,谈两支钢琴曲,就回来。”妈妈无力的垂下头,最近公司的业务很不顺利,她已经有些心力交瘁。蒹葭一抬头,猛然看到妈妈额前的两根白发,尽管妈妈很频繁的去做头发,染头发,但是,白发还是在不经意间暴露了她的年龄和艰辛。

蒹葭又想起爸爸的话:“你妈妈一个女人家,在商场上打拼不容易,你当女儿的要多体谅她。”

“那,说好了。我只去弹两首曲子,一会儿就回来啊!那种地方,看着就让人窒息,一个个笑里藏刀的。”蒹葭只好让步了。

“那我们要赶快去买晚礼服吧!”妈妈忍不住吻了她的小脸蛋,妈妈太高兴了,女儿一出场,她的公司就有救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红玫瑰之约12 生日会上的“蓝色妖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