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目录] > 第6章:青苹果之恋6 雪花的快乐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第6章青苹果之恋6 雪花的快乐

空谷幽兰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涯莘和苏杭转眼就要毕业了。但是他们还是痴狂地读着文学。这就使其它学科大打折扣。

在那个全班只考一个本科的年代里,他俩的命运只能是名落孙山。他们没有太难过,因为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复读。

涯莘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因为叶子的事情,学校里一度传的沸沸扬扬。他到了未来中学复读班。而苏杭却选择留下来复读。因为他说《浪花报》离不开他。其实,他留下来的重要原因是因为涯邻。涯邻马上就要到这个学校了,他想常常见到这个温柔善良的小天使,想听她悦耳动听的声音叫他“三哥”,苏杭觉得听她说话是一种享受,就像沐浴在三月的春风里。

临别前,涯莘拍着苏杭的肩膀说:“老兄,我妹妹就交给你了。你要替我好好照顾她。她从小崇拜我,这一次,我考不上,对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我不想跟她在一个学校,但又放心不下她。”

“你就别瞎操心了,你妹妹就是我妹妹,有我在,保证不让她受半点委屈。”苏杭拍着xiōng部说。苏杭心里真的好高兴,能跟一见钟情的小妹妹朝夕相处的快乐,很快冲淡了高考落榜的阴影,那感受简直比考上大学还兴奋。这是涯莘第二次把妹妹托付给自己了,他真恨不得涯莘这样永远托付下去,一生一世。

涯邻带着几分欣喜,几分骄傲,入学了。因为她上的是全市屈指可数的奥林匹克班,是全市的尖子班。班里每个人都很骄傲,因为他们在初中时,都是学校里亮闪闪的星星。但是,群星灿烂,就会使有些星星显得暗淡。

刚开学一个周,就进行了一次入门考试,结果,涯邻的物理只考了58分,居然不及格!这对于初中时当物理科代表的她,简直是奇耻大辱。从小到大,她何时考过这样的分数!

她哭着去找苏杭。苏杭一听就明白了,替她擦着泪问道:“那么其他同学都考了多少分?”涯邻茫然地摇摇了头。苏杭以过来人的语气说:“傻丫头,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杀威风’是弘毅一贯的传统,弘毅招来的都是天之骄子,为了避免学生的骄傲习气,一进校门,一般都要给个下马威。”

果然,一打听,全年级所有的班级只有两个同学物理及格,像涯邻这样的还是班里的前十名呢。

高中有许多学科,跟初中的上法大不一样。比如:英语。上课时那个有着水均益模样的男教师,口语像流水一样,又标准又流利,一堂课下来,这帮小毛孩儿简直像在听天书,连作业都不明白做什么。因为,几乎一句汉语也不说。据说,这位任教英语的班主任是全国劳模,教涯莘那一级的理科奥林匹克班,一下子考了22个大本,那简直是放卫星,全国各地介绍经验。

涯邻急得眼睛得了红眼病,连指头都疼。她在初中时,英语可是参加过全市的比赛并获奖。涯邻的一个女同桌因不适应这种快节奏的学习,干脆退回初中,又从初一开始,考中专去了。

苏杭晚饭后便经常找涯邻谈心。苏杭是个特别斯文有礼的男生。用涯邻高中最好的朋友笑梅的话说“礼多人不怪嘛。”苏杭第一次去班里找涯邻,正碰上笑梅在教室门口。苏杭就有礼貌地说:“同学,能不能麻烦你找一下涯邻?”那样子,一点也不像在弘毅读了三年书的老学生,倒像个新生。

苏杭便为涯邻分析道:“你也上了两个周的课,有没有总结一下每个老师上课的习惯和风格?”

涯邻一分析,还真有风格,比如英语老师的课,课前必须预习,要不然上课就跟不上。还有,课文必须背过,词组和语法才能运用自如,还有,他上课喜欢让同学翻译课文,而且讲究文采……

知道了这些以后,涯邻的学习突然开了窍,就像发生了顿悟。英语课上,她流利地背诵着课文,文采飞扬地翻译着英文。特别是课文《Thelostnecklace》(《项链》),她直译之中又加了意译,赢得了老师和同学们的满堂喝彩。班主任即英语老师对她真是赞赏有加。她和笑梅、海礁、华月成了班上有名的四大翻译。笑梅比涯邻还要厉害,她当了三年的英语课代表。

每次大休回家,苏杭就会早早地来到涯邻的门口等她。班里的同学就会喊上一声:“涯邻,你哥哥来了。”因为涯邻总喊他“三哥”。不过,认识苏杭的人就会说:“涯邻,大才子来找你来了。”同学们都羡慕涯邻有这样的哥哥呵护着。其实,女孩子潜意识里都想有个哥哥疼爱自己,要不然,女孩子找老公一般找个比自己大的,知道疼人。

放寒假了,苏杭带涯邻去房东家带被子,回家拆洗。苏杭住在学校外的一户人家。房子在野外,四周没有人家,春天,房子四周会开满金黄色的油菜花;秋天,是金黄色的庄稼。苏杭牵着涯邻的手,问她:“知道我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吗?”涯邻摇摇头。苏杭认真地说:“你不觉得这里的意境很像保罗.塞尚的《阵风时刻》吗?”涯邻仔细一看,还真有几分相像。她心中一动,没想到他竟如此珍惜她送给他的那张明信片。

屋子里住着一个老人,养着一头牛和一群羊,还有鸡和鸭。苏杭是在一次跑步时认识这个老人的。原来,老人是一个下乡的知青,他读过《红楼梦》等四大名著和“四书五经”等等,跟从小就博览群书的苏杭成了“忘年交”。老人一个人住,那个他为之留在农村的老伴儿,前年死了。老人不收苏杭一分钱,让他来住。

看到苏杭看涯邻时那怜爱的眼神,老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苏杭指着涯邻对老人说:“这是我同学的妹妹”。“咳,什么妹妹,宝玉叫黛玉不也叫妹妹吗?早晚还不得成为一家人儿”老人淡淡地想。

老少三人谈论起文学不亦乐乎。中午,老人杀了一只大公鸡,招待他们。那时候,一天到晚吃伙房里那些水煮的白菜,在菜的上面只是漂着几块小肥肉,那是用来当诱饵的,根本就到不了学生的碗里。苏杭和涯邻津津有味地吃着“大公鸡炖粉条”,真是无上的美味。涯邻觉得,那是她今生吃过的最好的饭菜。

中午吃完饭,外面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苏杭要带着被子,拿回家让妈妈拆洗,就把被子叠成一个方块儿,放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让涯邻坐在上面,软绵绵的,很暖和。

她突然在后面出声地笑了起来。苏杭纳闷地问道:“小傻瓜,笑什么?”涯邻说:“我三岁时在姑姑家。大表哥给上学的二表哥送被子,也是让我坐在被子上。结果,上坡的时候,我从被子上滚了下来。大表哥猫着腰,只顾往前骑,根本不知道。结果骑出去很远才发现,又回来找我。”

苏杭哈哈大笑,说:“放心吧,我不会把你丢了的,把涯莘的宝贝妹妹给丢了,他不跟我绝交才怪呢。”

涯邻突然想起小的时候,村里的姑娘结婚,也是坐在自行车上,身下是红红的被子,身上穿着小花的红棉裤和红棉袄,脸上是幸福的微笑。涯邻当时羡慕极了,她想:“我也会有这么一天吗?我也会穿着红的花棉袄坐在大红的被子上吗?”此时此刻,坐在苏杭的被子上,多么像当年的梦想啊!

她把小时候的想象跟苏杭说了,苏杭停下了车子,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自己身上的绿色军大衣脱下来,给涯邻穿在身上,慢慢地,一颗一颗,把扣子扣上,大眼睛里满是柔情。

那一刻,像一个电影的蒙太奇,一遍一遍在涯邻的脑子里回放。就像蚌体内的沙粒,时间久了,就成为珍珠。

那天,天很冷。但是,坐在苏杭的暖融融的被子上,穿着带有苏杭体温的军大衣,靠在苏杭结实的背上,涯邻觉得那个冬天好温暖。伸手接一片雪花,晶莹洁白,她突然想起徐志摩的诗《雪花的快乐》。

是的,这漫天飞舞的雪花,片片都充满快乐。就像他们的青苹果之恋,没有亲吻,没有拥抱,没有大胆的表白,但却回味悠长。

……本章完结,下一章“青苹果之恋7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