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目录] > 第68章:红玫瑰之约49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第68章红玫瑰之约49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空谷幽兰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嫣然看到涯邻萎靡不振的样子,非常担心。姐妹们一合计,“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让涯邻从失恋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是该涯莘出面的时候了。

嫣然给涯莘打电话:“哥,你再不来,涯邻就要崩溃了。不但是专升本没有希望,整个人也会出问题的。我们已经知道苏杭的实习学校,你就过来看看吧。”

涯莘放下电话,向局里请了假,火速赶到涯邻的学校。妹妹从小就是他的心头肉。他有一次做梦,梦到妹妹掉进海里,就伤心地哭起来,愣是坐长途赶过来看了看才放心。大家听说他因为做噩梦而专程赶来,都哈哈大笑。但只有涯邻没有笑,她知道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疼她的人,她不敢奢求将来有人会超越这种疼爱。

涯莘来到涯邻的学校,他带着她去苏杭实习的地方。苏杭看到他们,感到很吃惊。

“我是来成全你们的。”涯莘淡淡地对苏杭说。

“是吗?以后我们过得不好,你这亲戚会不会不屑于上门?”苏杭的脸上有了血色,他又恢复了跟涯莘一贯的戏谑语气。

涯邻高兴极了,能重新得到失去的爱情,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三个人去市场买菜。涯莘已经是有薪阶层了,当然是他埋单。买了各种现成的鸡鸭鱼肉,还有几听啤酒。他们来到涯邻的宿舍。

正是周六,那几个本市的女孩子都回家了。宿舍里只有嫣然一个人在。吃完晚饭,嫣然说:“今晚你们就住这里吧,我去隔壁老乡的宿舍。”说完就走了。

这么晚了,要去找旅馆,确实不太容易。涯莘决定,就在宿舍住一晚吧,正好三个人可以好好谈谈。

啤酒喝光了,涯莘让妹妹去小卖部再买几瓶。

涯邻只好去了,她感觉到,哥哥好像有意要支开自己,跟苏杭有什么话要单独说。她很害怕,怕自己这一离开,哥哥又会变卦。

啤酒买回来了,气氛已不同于前。涯莘和苏杭都沉默着,苏杭的眼睛红红的,有几分绝望。涯邻不寒而栗,她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三个人沉闷地喝完涯邻刚买回来的啤酒,收拾完杯盘狼藉的桌子,已经10点多了。

“你们说说话,我困了。明天一早还要赶车回去上班。”涯莘躺在涯邻的小床上。苏杭和涯邻分别睡在小诗和嫣然的小床,三个人都是和衣而睡。

涯莘很快响起了鼾声,涯邻觉得他是故意的,他平时睡觉从不打呼噜。

苏杭和涯邻的床紧连着,开始他们倚在枕头上说话,背对背。苏杭给她讲他们考研的试题,现代文学考的是汪曾祺的小说《陈小手》。“陈小手是一个会接生的男人,手长得很小,可是这双小手总能让难产的产妇和婴儿起死回生。一个联军的团长太太难产,团长让人去请陈小手。陈小手累得满头大汗,总算把大人孩子都保住了,生的是个少爷。团长给了二十块现大洋作为酬谢。陈小手出了天王庙,跨上马。团长掏出枪来,从后面,一枪就把他打下来了。团长说:‘我的女人,怎么能让他摸来摸去!她身上,除了我,任何男人都不许碰!这小子,太欺负人了!日他奶奶!’团长觉得怪委屈。”

涯邻忘记了苏杭是怎么赏析小说的艺术特色了,过了很多年之后,她依然记得,苏杭在说“我的女人,怎么能让他摸来摸去!她身上,除了我,任何男人都不许碰”时,是那么饱含深情。那个团长显然是一个草菅人命的可恨角色,可是,涯邻多么希望自己就是苏杭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许碰的女人啊!

两个人说了很久很久,苏杭说:“邻妹,你不要多想感情的事,现在你的任务就是专升本,聪慧如你,一定没有问题。”

涯邻点点头,只要他等她,她什么都答应。

他轻轻为她朗诵抒情浪子郑愁予的诗:“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念着念着,两滴清凉的泪滚落下来。“邻妹,忘记我吧。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许多年后,你也许连我的模样都会想不起来。”

涯邻没有回应,听着那美丽而忧伤的诗,仿佛一首小夜曲,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睡梦中的她,那么恬静,那么幸福,因为有自己最爱的人在身边。

苏杭轻轻起身,为她放下立起的枕头,为她掖了掖被角。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第二天醒来,天刚灰蒙蒙发亮。涯邻一看,小诗的床上已经空了,被子叠的整整齐齐,什么都没有留下。

一种怅然一下子袭击了涯邻,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了,似乎从她认识苏杭的那一天起,就隐隐出现了。是的,苏杭只能是她梦中的天堂,他从未给过她真实感。

“他已经走了,没让我叫醒你。他不适合你,你不要再对他抱有幻想。我也要去赶车了,邻邻你答应哥,一定要好好活着,为父母争气。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涯莘用手梳理着妹妹凌乱的头发。

从那心疼的眼神里,涯邻原谅了哥哥,她含着泪使劲儿点了点头,她知道,她和苏杭的感情已经无法挽回。

……本章完结,下一章“红玫瑰之约50最后的午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