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目录] > 第7章:青苹果之恋7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第7章青苹果之恋7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空谷幽兰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离开苏杭的涯莘,不再那么痴迷于文学。因为,现实是残酷的。如果不跳出农门,他只能像祖辈们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会有什么希望!他把自己定为创业的第一代,是的,他要实现爹的大学梦,他要让娘看到希望。他挣了钱要为娘做手术,治好病。

涯莘跟洪柳、一鸣一起,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们发愤,他们努力,他们自嘲,但有时,他们也很沮丧。高考的失败使他们的心灵深处倍感脆弱。

班主任姓王,是一个很慈祥的老师。五十多岁的他,依然风度翩翩。他有一个经典的动作就是甩头发,额前那一绺头发,往后一甩的刹那,真是潇洒极了。他写得一手好字,涯莘的字经过他的指导,更是炉火纯青。他的学生都爱模仿他的字,甚至他的一举一动。一鸣至今还有甩头发的习惯,那动作跟王老师如出一辙。

王老师对学生极其关心,他知道复读生的心理,常常找他们谈心,让学生到他的家里吃饭,缓解压力。

有一次上语文课,讲到凌濛初的《二刻拍案惊奇》,王老师讲了其中的一个故事叫“转运汉巧遇洞庭红”:有一个人处处倒霉,卖什么什么折本。有一年夏天到南方卖扇子,结果,那一年一点都不热,还接连下雨,把扇子上的字画都粘到一起了,扇子打都打不开,把家当赔了个精光。他再也不敢做买卖。

有一天,他听说几个朋友要出海到外国做生意,就说要跟着去玩玩儿。因为他风趣幽默,朋友便答应了。别人都忙着办货,他却说自己老倒霉,这次什么都不买了。只买了一大堆洞庭红(橘子),说在路上吃。

结果,到了一个国家,他在船上晾晒洞庭红,红彤彤的一片,煞是好看。那个国家的人从没见过这东西,都围着看。一看他拿着一个,剥开皮来吃,都抢着买。本来是一个铜钱买一斤,他却论个卖,很快被抢购一空,他意外地赚了一笔。别人都很羡慕他,让他从这个国家再进一批货回去赚钱,他怎么也不肯,怕再倒霉。船到了一个荒岛上,他上去游玩,看到一个大龟壳,便拖了回来。别人都笑他捡了个废物回来,便扔在船头。

到了一个国家,一个大商人请客,当地的规矩是谁带的商品贵重,谁就坐在首席。“倒霉汉”觉得自己也没带什么货,便坐在最末位。一会儿功夫,大富商问:“船头的那个龟壳是谁的?”“倒霉汉”便说是他的。大富商连忙上前恭手,把他让到了首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的货出多少价?”“倒霉汉”莫名其妙地说:“那东西我不卖。”大富商越恭敬:“你出个价吧,出多少钱我都要。”其他人便起哄道:“十万钱。”那富商急切地说:“十万钱!可不能反悔!”“倒霉汉”便同意了。大家都让富商说说这个玩意为什么值这么多钱。大富商让人把龟壳抬来,打开一看,原来里面有九颗闪闪发光的夜明珠,拿出其中的一颗便可值十万钱。

“倒霉汉”从此成了“转运汉”,在这个国家留了下来,用这笔钱做本钱,做起了生意,世世代代过着富庶的日子……王老师还在讲着,大家都很神往。王老师认真地说:“你们现在就是那个转运汉,高考落榜,现在是很倒霉,但老师相信,你们只要肯吃苦,定会时来运转!我送给大家一副对联,与大家共勉: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横批是:好事多磨。”

“校园三剑客”每个人都跟王老师索要了一幅墨宝,至今仍挂在书房,每逢遇到困难,王老师那刚劲有力的字迹便传出无形的力量。

那个“转运汉”的故事鼓励了每个人,他们都祈祷神明,能像那个人一样转运。

转眼间到了五月,该报高考志愿了。报志愿,历来都是人生的一场“赌博”,报得高了,考不上就惨了,报的低了,又对不起自己的努力。

洪柳和蒹葭这一对同位儿,更是费脑筋。以洪柳的成绩,考个名牌大学绝对没问题,他长得高大,视力又好,课外活动经常打篮球,那肌肉像石头一样硬。他从小的理想就是当一个保家卫国的军人。其实很多男孩子都有过当兵的梦想。男人嘛,穿上橄榄绿,扛着枪,顶天立地,本身就给人以安全感。何况,考上军校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管吃管穿,学费全免,甚至来回车费都可以报销。

这后一个条件对洪柳来说是很现实的。洪柳家兄妹五人,大哥在读医学院,弟弟妹妹都在上学,他母亲体弱多病,是他父亲咬着牙,在支撑着这个家。洪柳需要马上从经济上独立。听人说,在军校每个月还有生活补助,节约着还可以省出钱来。他决心要报考军校。

蒹葭呢,也很支持他考军校的决定,因为不少女孩子也有嫁军人的梦想,一般的人穿上那身军装都会显得英姿飒爽。但是她的成绩显而易见是考不上那所军校的。充其量就能考个师范。而且她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离开她出生的那座城市。这就意味着他们要分开至少四年。

高中是不允许学生谈情说爱的,更何况还有那么重的学习压力。蒹葭和洪柳即使是两情相悦,但也始终保持着“纯洁的同学感情”,有时上课的时候,在递课本时,手指有意无意地触了一下,两个人的心都嘭嘭直跳,赶紧分开。

但是,离报考志愿结束的日子只有一天了,他们决定到校园外的小山上好好商量一下该怎么办。结果,还没等说话,蒹葭的眼泪就先下来了。这一年下来,她已经离不开洪柳了。洪柳也忍受不了看不到她,有时大休,只分开一天,洪柳却度日如年。

一见蒹葭的眼泪,洪柳的心都碎了,他忍不住一把把她拥进怀里。一颗一颗,吻去她那晶莹的泪珠。蒹葭的小脑袋无力地倚在他的肩头,双手紧紧地搂着她的腰。那是他们的初吻,那年她十九岁,他二十岁。

他们吻了好久好久,蒹葭真希望永远躲在这个男人的怀里,这个拥抱那么结实,那么温暖,那么踏实。

当他们不得不回到现实时,蒹葭突然斩钉截铁地说:“柳,你去考那所军校吧,我支持你。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这一吻的力量,足以让我等你一百年,四年又算得了什么!”

“蒹葭,可是我放不下你,有一天不听到你声音,我就会发狂。”洪柳把她拥得更紧。

“那我就天天给你打电话,反正我妈妈做生意,不会在乎那些电话费的。”蒹葭信心十足地说:“放心,我是你的女人,就怕将来你当了首长不要我……”

“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我对天发誓,我洪柳如果有一天负了亲爱的蒹葭,我就不得好死……”

蒹葭慌忙地用小手捂住他的嘴,心疼地说:“不!洪柳,我不要你的毒誓,我要你活着!只要你活着,爱就是一生一世。”

就这样,洪柳当晚就填好了志愿——那所从小就神往的军校,那所离蒹葭所在的城市相隔千里的学校。而蒹葭呢,也就毫无悬念地填报了家乡的那所师范的中文系。

阿莲也正在征求一鸣的意见。阿莲的性情,温柔而又浪漫。她从小就喜欢唐宋诗词,决定报考S大中文系。而一鸣呢,对英文情有独钟,决定报S大的外语系。

其实,一鸣对阿莲更多的是感激,感激她对自己的鼓励与关心。阿莲勤快,常常偷偷拿一鸣的衣服去洗,好让一鸣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复习。

涯莘本来想征求叶子的意见,可是,又有什么好征求的呢?人家已经在当年考上了一所大专院校,尽管偏远一些,但她的家庭条件是不允许她复习的。就是这样,据说她上学的费用也是一个好心的女同学家里资助的。而这种资助也是有条件的,就是这位女同学的哥哥看上了叶子,他中专毕业,腿还有点残疾。

叶子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只要能走出那座山村,只要能快点大学毕业,供给那一群嗷嗷待哺的弟妹。即使那个男人有点残疾,只要对她好,也就认了。

涯莘听了这些事,心里压抑了很久,他恨自己无能,不能马上挣到很多钱,资助可怜的叶子,不能保护她受伤的心灵。既然有人伸出援手,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她了,只是希望那个男人能对她好一点。

涯莘报了S大的法律系,他希望能跟一鸣在一起,有空就侃一番“想当年”,特过瘾。

苏杭毫不犹豫地报了师大中文系。无论报哪所大学,中文系都会是他唯一的选择。

……本章完结,下一章“青苹果之恋8 几家欢乐几家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