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目录] > 第70章:红玫瑰之约51 小桃树下的葬礼

《70后大学生的爱情三部曲》

第70章红玫瑰之约51 小桃树下的葬礼

空谷幽兰1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阳春三月,桃花盛开,涯邻出生在这样一个烂漫的季节,感到很幸福,她坚信自己浪漫的天性与这样的季节有关。

“妈妈,我生在这么好的季节,为什么不给我取名叫桃花或者小燕子?”涯邻小时候经常遗憾地问妈妈。

“涯邻这个名字才好听呢,无论嫁到多远,永远是爸爸妈妈的邻居。”涯邻的妈妈虽然文化不高,可也有几分浪漫。

在生日前的一个周,涯邻就开始隐隐地期盼了。去年的时候,哥哥、苏杭、晚枫等很多人都寄来了贺卡,或者写一封祝福的信。

可是,今年却什么都没有收到。上个周,涯邻又悄悄去过苏杭实习的学校,老师们说,他已经实习完了,回省城了。

涯邻对于这样的不告而别早已预料到,可是,还是刻骨铭心地疼。

生日这一天,阳光明媚,是个令人开心的天气。那个胖胖的信件收发员,拿着厚厚的一摞信分发,涯邻不敢出去玩,她怕错过接过信时那种心跳的感觉。她屏住了呼吸,眼睛随着那个可爱的胖胖的身影移动。可是,所有的信都有了主人,没有一封是她的。

涯邻终于承受不住了,她跑回宿舍,蒙在被子里哭泣。她觉得整个世界都抛弃了自己:跟苏杭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了,哥哥也忘了妹妹的生日,晚枫也好久没有来信了,思桐有了自己心仪的女孩……

涯邻勉强爬起来,她摘下床头那个紫色的风铃,又一次找出苏杭写给她的信。她缓缓的朝学校后面的小山走去,她要为这段持续七年的爱情举行一个葬礼。

山上一片片桃花开得正盛,真的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涯邻想起了林徽因的诗:“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这首诗是林徽因写给儿子的,林徽因曾对儿子说,“徐志摩当时爱的并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用诗人的浪漫情绪想象出来的林徽因,可我并不是他心目中所想的那一个。”其实她对徐志摩的感情是看的很清楚的,就是投影在波心的一片云而已。

涯邻不知道,这七年她究竟爱的是不是苏杭本身。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可谓聚少离多。可是,她却疯狂地想他,就像当年的徐志摩,明明知道林徽因有个两小无猜的梁思成,却还是像飞蛾扑火一样追寻,为了林徽因与发妻离了婚,为赶去听林徽因的讲座,飞机失事,跌得粉身碎骨。

或许,爱情就是这种不顾一切的粉身碎骨吧。

涯邻把那个紫色的风铃挂在盛开的小桃树上,把那些信放在小桃树下的空地上。她最后一次亲吻了那些信,掏出打火机(是上次苏杭遗落在宿舍里的,听涯莘说,苏杭抽了整整一晚上的烟),缓缓地点燃了。

看着那些读过千遍都不厌倦的纸片,转瞬间化为灰烬,像纸钱一样缓缓地飞,涯邻竟没有一滴眼泪。她把那个紫色的风铃也轻轻放到火焰上,那紫色转眼灰飞烟灭。

别了,紫色的初恋!别了,无望的爱情!

涯邻朝着那堆已经冷却的灰烬,缓缓地跪了下去,尽管伤痕累累,她还是在心里默默的感激上苍,感谢让她在14岁的那个春天遇到苏杭。

回到宿舍,天已黑尽。宿舍里没有开灯,涯邻掏出钥匙开门。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音乐响起,蜡烛点燃,桌子上一个大蛋糕呈现在眼前。

涯邻哭着扑进姐妹们的怀抱:“谢谢!全世界都抛弃了我,只有你们还没有忘记!”

……本章完结,下一章“红玫瑰之约52 如水的女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