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目录] > 第23章:二十八、工作中的插曲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第23章二十八、工作中的插曲

美丽的水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每天李芳差不多都是最早回到妇联的,这天也不例外。她拿着钥匙正准备开门,帮发觉有一个男人坐在台阶上。他站起来,恭敬地叫了声:“李主任。”是那个醉酒的男人,李芳想他不会是来报复的吧?看样子又不像啊。她问:“这么早来这干吗呢?不是来等我的吧?”男人点点头,拘束地说:“是的,我是来等你的。”

李芳打开门,对他说:“有事先进来说吧。”男人坐下来,李芳给他倒了杯开水。男人说:“那天晚上,谢谢您送我回家,我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您一定要见谅。”李芳说:“你应该不会是专门来道谢的吧?说话还文绉绉的。呵呵。说吧。啥事。”男人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是,啥事也瞒不过主任您。是这样的,我……我真想孩子他妈,我也真知道错了,能告诉我她们现在住哪吗?”李芳说:“当初法院不是判你不能去探视前妻的吧,再说我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你要真的改,那天就不会喝那样醉了。”男人没有话了,突然间在李芳面前跪下,哭着说:“主任,我真知道错了,要我怎样证明我能改?要怎样她们才能原谅我?”李芳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快起来。如果你真知道错,就好好工作,用时间和行动来证明。但是,要你前妻原谅你,在目前可能是不可能的。”

正在这时,小郑他们陆续回来了,在大家劝解下,男人才肯起来。好不容易才送走他,男人走的时候还一直保证,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要妇联帮助他重建家园。李芳看着他的背影,心情复杂。小郑说,看来他是真的爱他的老婆的。小玉说,就算爱,那是也一种变态的爱,家庭暴力我是坚决反对,绝对不同情这样的男人。李芳问:“小玉,她们母女现在生活怎样了?”小玉说:“都还不错,只是闲时女人不大敢出门。她们工厂也有妇联工会呢,会特殊照顾的吧。”李芳说:“这就好,你有空打个电话过去了解一下情况,再向我如实汇报。”

正说着,一对男女边吵边拉扯着走进妇联了。李芳一看这阵势,就知道不是什么原则上的问题,是小夫妻闹别扭了。她就是搞不懂,怎么夫妻闹别扭也闹来妇联了。她向小玉使个眼色,示意她接待,便进了她的独立办公室。果然如她所料,她在里面听着小夫妻各执一词,不禁偷笑。想是小玉又拿出杀手锏了,一定是装模作样的说给他们写离婚起诉书啊协议啊什么的了,小夫妻想是吓住了,就推推攘攘地回去的。听到小玉敲门,李芳看着她笑,“怎么,又吓人了吧?”小玉做了个鬼脸说:“不吓不行,如果每对小夫妻吵个架都上来妇联,那咱们还不累死啊?他们根本是耍花枪,没什么原则上的问题。”李芳笑说:“鬼丫头,就你主意多。不过,这办法不错。”“嗯,屡试屡爽。”“可是,有时也要看具体情况,不能乱使。”小玉吐吐舌头,说知道了。

交待好小玉今天的工作后,李芳翻开了宗卷。妇联里记录的资料,有的真是触目惊心的。她被评为今年的先进党员了,党代会上她是要发言的。最怕是在大型会议上作这种空泛的发言,但她从来都是个认真的人,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霍靖那天暗示过她,如果想调到别的部门去,组织可以讨论给她安排相应的职位。这个“组织”,李芳明白大多是他的意思,因此装作听不懂。霍靖知道她的倔强,也不再提起。如果真的要调动,她会直接向组织申请,要光明正大的申请。和霍靖的关系,已经让她有着挥之不去的不洁感,如果再在工作上借助他的势力,她会觉得自己非常没有尊严。她不允许自己这样,也不允许霍靖对她有任何的提拨。她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她不想霍靖这样学还她情意。

王东洋和宝欣昨天采访城监整治“脏乱差”回来后,合作写了篇报道。主编刚刚表扬他们不久,又黑着脸把他们叫进去。主编打开桌子上的电脑,在一个大型网站上,赫然出现了《如此城监,你如何监人民的城?》的标题,里面的相片和地点、事件,就是他们昨天采访的内容。主编问:“说,这是你们谁干的好事?”宝欣说,不是我。王东洋也说,我是个好记者,也不是我。主编气得说:“这相片,明明是你们才有的啊?”王东洋说:“你们去查IP啊,绝对不是我的地址。至于相片和这内容,怎么暴光在网络的,我们不知道,再说我也没有那么好的文笔。”宝欣说:“是啊,主编,我刚刚从校门出来,我也没这个胆量做这种事情啊。”主编说:“可是上面现在追究报社的责任,说是报社泄露的图片和内容。”王东洋说:“这就是网络的好处,相对地有议论自由。当时采访也不是封闭的,这些相片,只要有相机就可以照啊。人民群众中卧虎藏龙,文笔好的多的是。”主编一时无话,反问:“那你们的意思是?”“我们的意思是,这事和报社无关,主编。”王东洋和宝欣异口同声地说。主编摇摇头,让他们把所有相片和笔录交上来,挥手让他们出去。

晚上下班时,宝欣追上王东洋。王东洋对她说,你跟着我干吗,我去泡妞呢。宝欣说,我就想看你怎么泡。王东洋说,不怕害臊的就跟吧,你。

经过滨江路时,有一辆银灰的奥迪停在他们身旁,西装革履的男人摇下车窗,对宝欣说:“宝宝,你怎么走路呢?也找你不到,电话怎么不用啦?走,带你吃饭去?”宝欣对他笑笑说:“不了,我们已经约好了一起吃的。”西装革履的男人研究性的打量着王东洋,问宝欣:“你新男友?”“是的,我的男朋友,他没什么钱,可是我很爱他,他也只爱我。”宝欣挽起了王东洋的胳膊,聪明的王东洋连忙做出甜蜜的样子拥住宝欣,对西装革履的男人示威地微笑。西装革履的男人耸耸肩,说:“GOOD,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宝宝,祝你好运。”宝欣也挂着甜死人的笑容说:“GOODLUCK。”

奥迪车开走了,宝欣还呆在原地,王东洋说,走啊,这戏也演完了,还在这干吗?直到他去扯宝欣的时候,才发觉她的脸上挂着长长的两行泪痕。王东洋问:“哭啦?旧男友?”宝欣回过头,大声说:“哪有啊,谁哭啦,那种混蛋值得让我哭?”王东洋故意笑她:“哎哟,这脸花花的,还说没哭。怎么见人啊,快回家洗干净吧。”宝欣抹抹眼泪,恶狠狠地说:“死王东洋,你想趁机甩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偏不,就跟着你,你能怎么着?”

宝欣果然一直跟着。王东洋气结,却也无可奈何,肚子也饿了,只好进了一家四川饭馆。宝欣也坐进来,王东洋把菜牌扔给她,点菜吧,跟屁虫。

两人也不说话,埋头各自吃菜。突然间,王东洋说:“以后那种事你少干,要干也注意方法。其实一查,就可以查到你的,笨蛋!”宝欣怔了一下,随即笑了,哪种事?王东洋白她一眼说,你少在我面前装,网上那消息是你干的吧。宝欣说,嘿嘿,原来你知道。王东洋说,我当然知道。宝欣说,做记者应该有必要的良知,我看到的事实不让报道,我只好到网络匿名发表啦。王东洋说:“自作聪明的家伙。你以为主编真不知道?他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他把东西收上去,是想保护你,懂吗?笨蛋。”宝欣听了,停下吃饭的动作,怯怯地问:“事情真的这样严重?”“当然!以后要干,也要干漂亮一点。”“嘿嘿,这么说,你以前也干过?”王东洋没好气地白她一眼,不再搭理。

这时,电话响了。李芳问他在哪,想和他一起吃饭。王东洋说正在吃呢,好多菜,姐你快你过来吧,有你喜欢的鱼香肉丝。李芳说好的。

10分钟后,李芳便到了。宝欣见到她,热情的态度让王东洋暗暗叫苦。完了,他怎么一下子忘记了李芳是他的“家长”呢?这宝欣刚才还泪湿衣襟,这下如此殷勤,搞什么鬼嘛?看他李芳表姐,笑得那样欣慰那样开心,完了,完了。这样想着,他一下子没有了食欲。

晚上睡觉前,李芳打电话给他,一把兴高采烈的口气:“东洋啊,别再挑了,表姐敢打赌,就是这女孩了。”王东洋百口莫辩,只好说:“表姐说啥,那就是啥吧。”

挂了电话,王东洋耸耸肩膀,宝欣?他和宝欣?别开玩笑了。她哪一点能够比得上飘儿?飘儿……王东洋的心柔柔地痛了一下。他到底在等待什么?在寻找什么?没有答案。

……本章完结,下一章“二十九、她们都醉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