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目录] > 第24章:二十九、她们都醉了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第24章二十九、她们都醉了

美丽的水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九、她们都醉了

林烨从香港回来后,单位的一个重大项目便立刻上马了。他是主要负责人之一,工作一下子变得更加忙碌起来。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只有涉及到完全技术性的领域,才会真正的以能力论事。林烨喜欢这样简单的竞争和工作,因为他本身就是个简单的人。飘儿知道这一点,她也希望林烨做个简单的男人,不涉足官场,不过问政治。但起码的社会责任感和爱心还是应该有的。

这一天,林烨发信息告诉飘儿说晚上不回家吃饭了,起码要加班到晚上11点多,让飘儿不要等他。飘儿也正在加班,看看墙壁上的挂钟,已经的7点多了。办公室窗外的街道,华灯初上。摸摸肚子,才发觉已经饿得肚皮紧贴了。吃什么好呢?南方人吃的东西比较清淡,林烨也一直吃得非常清淡。其实飘儿有时是非常想吃辣的东西,每当林烨加班或者有饭局的时候,她总喜欢一个人到一家叫“四川乡下人”的川菜馆点一两个菜,慢慢的吃。

她刚刚坐下,看到一个非常面熟的男人,非常精瘦利落的样子。他回过头时,她就认出了这是霍靖的肖秘书小肖。小肖明显也认出了她,互相点头致意后,小肖拿着几个饭盒走过来对她说:“李记者,你一个人吃饭?”“是的。你打包回去吃?”“是呀,书记在加班,说想吃这个川菜,叫我来买。”“哦,这儿的菜是不错的。替我问候霍书记。”小肖说好的,便匆匆走了。

飘儿边吃边想,这个小城的人,怎么一下子都这样忙碌起来了?这时,她想到了李芳,不知道她这些天好不好,吃饭了没有。打了个电话过去,听到李芳含糊的声音,想是在床上了。

“你干吗啦?病啦?芳姐?”

“没……哪啊,我是累得不行,一回来就躺下了。”

“还没吃饭吧?我在乡下人饭馆这,你要不要我打包去给你啊?”

“川菜?啊,我想念又麻又辣的感觉。你别走,我立刻去找你。”

李芳一听飘儿是一个人在吃川菜,立刻精神了。飘儿笑了,放下电话,想象着李芳孩子似的表情和动作,笑意更加深了。刚才霍靖打发肖秘书来买川菜,这下李芳又想念川菜,是否,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感应,真的是如此玄妙?

飘儿一直佩服着李芳。她喜欢一切在都市里面,在大自然面前,在生活当中,都能够坚强但雅致的女人,她们追求幸福,但是懂得放弃和祝福,懂得成全自己也成全别人。她有珍贵的清澈,有真实的欲望,有平凡的梦想,有难得的独立,有高尚的情操,有知识女性的自尊和传统女性的善良。她想,也只有像李芳这样的女人,才会如此无私地为了霍靖付出她的一生。飘儿从来没有把李芳归类为“第三者”的角色。甚至,她会为了李芳而心疼。至少对于爱情,飘儿没有她勇敢。

这样想着,电话响了。林烨百忙中不忘打个电话问她吃饭没有,飘儿觉得林烨香港回来后,人变得柔软多了。飘儿说和李芳吃川菜,林烨听了责怪说:“怎么想到去吃那么辣的东西,对身体不好。”飘儿说没事,又不是经常吃。林烨说他在吃饭盒,一会又要工作了。飘儿叮嘱他注意身体,就挂电话了。

抬头一看,李芳已经来到了面前。笑她和谁说电话呢,笑如春风?飘儿嗔怪一声,什么呀,是林烨啦。李芳盯着桌面的两个菜,生气地说:“啊,你都吃了,吃不完这些,都凉啦,你真不够意思啊。”飘儿笑了,说:“好啦,再叫呗,想吃啥,叫啥。我请。”李芳微笑,呵呵,我可不会客气。

菜陆续上了,飘儿说,芳姐,咱们喝两杯如何?李芳抬头望着飘儿,见到飘儿不像说笑,问:“你?喝酒?行吗?”飘儿说喝一点还行。李芳问:“好,红的?白的?”“白的。就要个乡下米酒吧,度数也不高。”

喝了两小杯。飘儿说:“芳姐,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谁啊?”“霍靖的肖秘书。”“这有什么稀奇,我在市府旁边的妇联办公室,经常看到。”“他来给霍靖买川菜回去办公室吃。”李芳听了,停下了筷子。

“芳姐,对不起,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没事。”飘儿伸出手去握握李芳的手,说“芳姐,不管怎样,你要对自己好一点,别委屈自己。”李芳眼眶有点红,对飘儿点点头。“认识你真好,飘儿。”“来,芳姐,咱们干杯。”“干杯。”

飘儿说:“听说霍靖为了江南镇那边的征地,和一些人意见不合,弄得很难收场。”李芳沉默半晌说:“我听说了,他是想给多点补贴农民吧。但他不是主抓经济的,虽然是市委书记,最后还是要听班子成员的意见。”“我真的非常担心,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中,霍书记能否坚持。”李芳说:“是啊,他这半年好像老得特别快,都生白发了。”飘儿顿了一下,不再说话。李芳说:“飘儿,你不必欲言又止的,有什么话就说吧。”飘儿迟疑地说:“芳姐,其实你和他都纠缠了大半辈子了,在这个节骨眼上,霍书记最需要你的鼓励和安慰,你……是不是……”“飘儿,别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们喝酒吧。”李芳打断了她的话。飘儿笑笑说了,好,不说,喝酒。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两个女人都有点微醉了。特别是李芳,有点语无伦次了,清醒些许的飘儿,嘻嘻哈哈的打了电话给王东洋。王东洋来到时,见到这个场面不禁好笑。问飘儿你们这两个女人受了什么打击么?怎么在这喝闷酒呢。李芳见到他,拉着他说:“洋洋,你来了,哈哈,来和姐喝酒,姐俩好啊,喝一口啊。”王东洋看到这两个牵动他心的女人,一筹莫展,怎么送她们回去?

叫了出租车,把她们都带到李芳的家。李芳就只是乱说话,飘儿不乱说话却一停地吐。王东洋真是手忙脚乱,累出满身大汗。他就想不明白,这两个女人干吗要喝得这样醉?折腾够了,王东洋倒在沙发上喘气。飘儿的电话响了,王东洋打开一看是林烨。他对林烨说飘儿在李芳这,他刚刚照顾好她们安静下来,让林烨过来接飘儿回去。

林烨急匆匆赶到来,对王东洋说了声谢谢,就抱起飘儿出门去了。王东洋看着这个情景,心里酸涩极了。他眷恋刚才抱着飘儿呕吐的感觉,也许只有这样,他才能离飘儿那样近吧。

飘儿半梦半醒间,感觉有人抱着她行走。耿元的脸重叠着在梦中出现,她把身体贴了上去,反手抱住林烨,喃喃地说:“元元元,抱我唔唔抱抱。”林烨听不清飘儿说什么,嗔怪地说:“看你喝成什么样子了,不会喝酒还乱喝。”而飘儿却是一句也听不到了,只是呵呵呵呵的乱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三十一、迷乱后遗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