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目录] > 第25章:三十一、迷乱后遗症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第25章三十一、迷乱后遗症

美丽的水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十一、迷乱后遗症

车厢里,耿元频繁地抽烟。这次到湛江取证,路过这个小城,竟然情不自禁的停下来了。这个小城,有飘儿。

一个月前,他和她就在旁边这座酒店的客房里,迷乱了两天一夜。飘儿那绝望的狂欢,那凄艳盛开的表情,深深地震撼着他。回去后,他紧记着飘儿说的“仅此一次”。

耿元拿出手机,拨了号码,按掉。再拨,再按掉。来来回回,就是没有勇气拨通。在抽了第八支烟后,耿元摁灭了烟头,发动了汽车,向回家的方向驶去了。他知道,他再没有打搅飘儿的理由了。既然她需要平静,他就尊重她的平静吧。

不就是一个女人么?像无数个萍水相逢的有过露水之欢的女人一样,飘儿,也只是一个女人。耿元这样自嘲着自己的失常。只是他不明白,何以有如此挥之不去的牵挂。他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纵使在工作的时候,他还是经常想起飘儿那张素净的脸。微笑浮上嘴角,也许这也算是工作中的一种点心吧,让人愉悦。

这个深夜,飘儿打开邮箱,便看到这这样的一封信:“我经过了你的城市,停留了半小时。然后回来了。你还好吧?”飘儿看到“耿元”这个署名,如遭电击。这一个月来,她潜意识中要抹去他的名字和他的脸,只记取那一份感觉。可是,他竟然给她来信了。所有的记忆,赶集似的聚拢来。

她实在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默默了删除了邮件,没有回信。打开以前与耿元相识的聊天室,飘儿再次遭遇电击。耿元的英文名字静静地呆在那儿,他又在寻找新鲜的可以上床的女人么?飘儿的心里一阵酸涩。

她以游客的身份去和他说话,好半天耿元才回一句:“对不起,我不聊天。我只是在这儿静静的想念一个特别的朋友。”飘儿问:“特别的朋友?”“是的,她是个好女人。”“有过暧昧关系?好女人?”“是的。暧昧。但还是好女人。”飘儿的眼睛湿了。打上一句“抱歉,不打扰你了。”便退出来。她再次打开邮箱,回给耿元一行字:“相见不如怀念。元哥,我很好,勿念。”

几分钟后耿元收到飘儿的信,果然是飘儿要的简单。但耿元已经感觉非常安心。调出飘儿的相片,耿元再次点燃了烟。看着阳光中浅笑的飘儿,耿元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吐出长长的一串烟圈。

夜色无边。初秋的夏日夜晚,炎热依旧。飘儿的泪痕在空调抽湿作用下,干得很快。她坐在电脑前,再也无法静心工作了。

开门声响起,林烨走了进来,注意到飘儿的眼睛有点红,他问她怎么了。飘儿掩饰说是写小说的缘故。林烨无奈地笑,这个老婆,那些儿女情长,写得连自己都感动了,怎能不让小女生们流眼泪?他就不明白,飘儿为什么就愿意有事没事写这种文章。

林烨取了睡衣去洗澡了。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飘儿想象着林烨精瘦结实的身躯,再想着耿元些微发福却充满生命力的身材,自怜地把手指插进头发中,使劲地抓着头皮。她不应该想耿元的,不应该。她为这而感觉羞愧。

林烨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对飘儿说:“别写了,快去洗澡吧。”走神的飘儿听不到,林烨走到她旁边,用手摸摸她的额头,“怎么啦,发呆呢?”飘儿歉然一笑,说,没事呢,只是在想个构思。林烨说:“工作是写,不工作还是写,你就不觉得烦呀?”林烨最怕的便是写东西,除了必要的方案,每次的工作总结都是飘儿为他代劳。

“难道你希望我天天一个人坐在电视机前,转换着摇控器,追着肥皂剧跑?还是希望我天天像你同事的太太一样彻长城打麻将?”声音不大,可是林烨听出了飘儿淡淡的幽怨,说:“我不是工作忙吗,没时间陪你。那你写吧,写出个名作家,那才好呢。”

本来林烨是想开个玩笑缓和气氛的,听在飘儿耳中,怎么都带着点讽刺的意味。飘儿说:“不写了,我洗澡去。”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找茬和林烨大吵一翻,可是想到这样于事无补,便忍着胸中的无名火,进了浴室。

被水一冲的飘儿冷静下来,想自己这样为了另一个男人而把情绪带给林烨,是公平的。虽然林烨不真正的理解自己,他其实也是为了她好,怕她累着吧。

林烨看着飘儿的背影,他感觉到飘儿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香港之行后,他尽量温情一点对飘儿,而他好像还是无法看到飘儿发自内心的笑。他不知道别人的婚姻是怎样的一个情况,就他自己来说,假如不说性的话,他是觉得非常满足和幸福的。而且对于他来说,不知道是潜意识的作用还是自欺欺人,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没有肌肤之亲,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在他看来,婚姻中两个人默默地相守就够了,他只要飘儿陪在他身边,像两只小笨鼠一样窝在洞穴里,直到老去。

也许是潜意识中明白自己能力不够,才会潜意识地故意淡化性在婚姻中的作用吧。

飘儿从浴室出来后就直接躺到了床上。林烨也躺在床上看最新的软件资讯。猫在松软的床上,闻着先生熟悉的气味,飘儿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林烨看到飘儿辗转反侧,以为她的生理周期到了,每个月,飘儿总是有好几天是这样寝食难安。他知道,那是飘儿的欲望在跳舞。这一次,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装作不知道或者呼呼大睡,而是放下书报,转身轻轻的抱住了飘儿。如果在往常,飘儿一定会觉得感激,可是今晚,她却觉得床上的空间一下子变得拥挤。林烨的臂弯,反而让她更加的烦躁。

飘儿知道,是自己心虚了。她脑海中,浮起了另一张男人的脸。

……本章完结,下一章“三十二、宝欣的小秘密与李芳的“更年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