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目录] > 第26章:三十二、宝欣的小秘密与李芳的“更年期”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第26章三十二、宝欣的小秘密与李芳的“更年期”

美丽的水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十二、宝欣的小秘密与李芳的“更年期”

“飘姐,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宝欣跟在飘儿后面,摆开着相机,突然问冒出这一句。

飘儿回头对她笑,“好啊,这下我们的小辣椒可有人治了。”

“什么小辣椒啊,我也可以很温柔的,那要看是对什么人。”

“知道啦,温柔的小辣椒。”飘儿故意取笑道。

“你就不想知道我喜欢的是谁?”宝欣见飘儿兴趣不大,嘟起了小嘴。她是当真飘儿为姐姐了。

飘儿于是作严肃状:“说,他是谁呢?”

这下宝欣反而忸怩起来了,半天才低声说:“是王东洋。”飘儿抿嘴笑。

“怎么啦,我喜欢他很好笑吗?”

飘儿连忙摇头。“飘姐,你觉得他怎样?”

“呵呵。我早就知道是他啦,鬼丫头。他人表面看是狂了点也花了点,可人本质还是个好青年的。”

“什么呀,飘姐姐,你这样严肃干吗啊,像下政治结论一样。”

飘儿终于忍不住哈哈笑了。宝欣追上去,捉住飘儿一阵乱捶。飘儿说:“哎,这是路上呢?多难看。喂,相机啊,好几千块的啊。坏了你来赔!”宝欣才放开飘儿,看到飘儿盯着她看,她又不好意思地跺脚:“飘姐,你……”飘儿看她这个和平时千差万别的神态,甚觉有趣,再次笑了。宝欣也笑了。

“飘姐,我跟你说正经的,平时看东洋对你挺尊敬的,他不喜欢我,你说我追他,行不?”

“当然行,咱们的小辣椒看上的男人,在劫难逃也。这下王东洋有难了。”

“飘姐,看你说的。”

“好啦,不捉弄你啦。你们这一代人和姐姐这一代不一样,你喜欢尽管去追求好了,姐姐支持你。”

“飘儿姐,你真好。东洋也经常说你好。”

飘儿听了不再说话。聪明如宝欣,她怎么会看不出王东洋的心?宝欣和自己说这些,一方面是缘于信任,另一方面也在试探。飘儿真心的希望王东洋能够有他的幸福,至于宝欣有没有驾驭他的能力,那要看缘分的造化了。有的事情,不用缘分来解释,能用什么呢?

上午的采访非常顺利,还没到11点就完成了。中午飘儿一般是不做饭的,林烨在公司吃,她在外面随便吃点就完了。也许是心情舒畅了,她忽然想吃辣的东西。打电话给李芳,问她有没有饭吃,没有的话一起到“乡下人川菜馆”吃。李芳大呼好飘儿,好啊好啊。

宝欣在一旁问:“飘姐,你约了李芳姐姐么?”

“是啊,老朋友了。”

“嗯,我也去好不好?大不了我们AA制。”

飘儿笑她:“就知道你鬼,想从家长这下手对吧?”

宝欣涨红了脸,“哪里啦,她是东洋最尊敬的长辈和亲人,我想多了解一下嘛。”

“好吧,一起去。”

李芳来到“乡下人川菜馆”,看见宝欣在,非常高兴。立刻打电话给王东洋,叫他立刻来吃饭。王东洋说他一会儿要陪个广告客户。李芳生气地说:“你要不来,我就生气,生很大的气。”王东洋只好投降。

王东洋以为只有李芳一个人,还以为李芳有事和他说。哪知道有三个女人在,这三个女人分别是让他爱让他敬让他怕的,全都齐了。他一下子傻眼了。宝欣什么时候和李芳混得这样熟了?坐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他硬着头皮对李芳说:“姐,你这么急把我叫来,就是叫我来当妇女主任的?”李芳用筷子打他的头:“乱说什么呢?”看着宝欣笑一下,对他说:“这都认识,不介绍了。你们好好聊。”

飘儿的茶水“呼”的喷出来。王东洋气急:“姐,你……”宝欣说:“看你,急什么,聊聊会死啊。李芳姐姐,别理他,我们聊。”李芳说:“啊,那大家都聊都聊。”飘儿忍着笑,这个李芳,有可能是史上最糗的媒婆了。

王东洋只顾低头吃菜,一盆鱼香肉丝差不多全进了他的嘴。宝欣气得端起盆子,放在李芳面前,大声说:“停,停,你吃相好恐怖啊,我们都还没吃呢,过分!”王东洋抢回来,“怎么,看不惯?我就这样恐怖。”宝欣抢不过他,只好嘟着嘴呼气。

李芳看得目瞪口呆:“洋洋,你今天确实是有点恐怖。哦,小子,在姐面前演戏呢?嗯?”王东洋猛烈地咳嗽:“水,水,水!”宝欣倒给他一杯水。李芳掐他耳朵:“还演?”王东洋抚着喉咙:“哗,辣死我了。”宝欣说:“活该,让你吃光光!”飘儿捂着嘴巴,吃吃地笑。

王东洋凑过来对她说:“好笑是不?想笑是不?那就笑呀,别捂着。”然后又一阵乱嗽。飘儿知道他一定以为这个饭局她也有份安排的了,他在怨恨她呢。就放开手,看着他大方的笑起来。另外两个女人,也跟着笑起来。王东洋左看看右看看,百思不得其解,摇头苦笑。然后一桌子的人都莫明其妙地慢慢转变成大笑,惹得邻桌的顾客都向这边望来。

王东洋偷偷瞄瞄飘儿,飘儿正在用手餐巾抹眼泪,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飘儿放肆大笑的样子,竟然有点感动。宝欣看到王东洋走神了,挨过来,用手肘动动他,“喂,王东洋,你想什么呢?”王东洋狠狠甩开她的手,说:“哎呀,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女孩子家,像什么呢?”宝欣嘟着嘴向李芳求援。李芳又一筷子甩过来,“洋洋,怎么和女孩说话呢,呃?拿出点风度行不行?要不宝欣还说我没有教好你。”王东洋只好说:“是,我有的是风度。”“真的有?”“真的,行了吧。”“那吃完饭,你和宝欣去看场电影吧,《卧虎藏龙》不刚刚上映吗?”

王东洋想不到李芳会说出这句话,跳起来说:“姐,你,你怎么这样啊?”李芳说:“我哪样啦,你刚才不是说你有风度吗?用这风度去对宝欣呀。”“我,我干吗要对她有风度啊?再说这大白天的,看什么电影啊。还上班呢?”“没事,宝欣那飘儿会搞定,你呢,我一会给你主编电话,说你在妇联帮忙采写资料。”“姐,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怎么像个婆婆娘似的啊。”李芳杏眼一瞪,王东洋知道说错话了,说声“姐,对不起,我先走了。”就跑出去了。李芳哭笑不得。

飘儿扯扯宝欣的衣服,示意她跟出去。她见李芳在生气,不敢动。不想李芳对她说:“笨丫头,还呆这干吗,追出去呀!”“哦,是!”宝欣脚底抹油似的走了,在门口还不忘向飘儿和李芳打个OK的手势。

王东洋心里埋怨李芳乱点鸳鸯谱,也怨恨飘儿明知自己心在她身上还这样做“帮凶”。因此对跟上来的飘儿一直没有好脸色,宝欣不生气也不说话,就一脸鬼笑默默的跟着。她想,这个恋姐情结的男人,迟早是她宝欣的。

川菜馆里,李芳突然问正在结帐的飘儿:“飘儿,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有更年期的症状?”飘儿认真的看着她:“你有心悸,失眠,健忘,多梦,唠叨,情绪不稳,xìng yù低下等症么?”李芳也认真的想了想,作无限悲伤状:“完了完了,真像那么一回事啊。人家说,没男人的女人更年期来得特别快。天啦,我更年期啦。这天杀的王东洋!”飘儿看着她夸张的表情,终是忍不住哈哈大笑。李芳也笑。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女人只要聚在一起,总是会找到肆无忌惮地大笑的机会。

笑完了,飘儿对李芳淡淡地说:“芳姐,其实,这些症状,我也全都有。”

李芳怔住了,没再说什么,很深地看着她,说:“来,还有一杯酒,咱们为了他妈的更年期干杯!”“干杯。”

……本章完结,下一章“三十四、紧记一个承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