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目录] > 第3章:和陌生人谈谈性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第3章和陌生人谈谈性

美丽的水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和陌生人谈谈性

这世间上许多的故事都发生在进与退的那一瞬间。犹豫的那一瞬间,已经有了开始。

他的名字第一个字母是G,就先叫他为G吧。而当飘儿下线时,也只记住了他名字中的这个G。谁都只是彼此的一个过客,记得那么牢干什么呢?属于飘儿的记忆,已经太多。她早就习惯把许多事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

G轻轻的问好后,就轻轻的说,脱俗女子,应该是气质和美丽并重的,这样的女子,怎么会没有性呢?

飘儿喜欢这样轻描淡写的询问。感到终于来了一个可以倾听可以诉说的对象了,管他是男是女,是胖是瘦。飘儿也轻轻的说,是啊,事实上,是没有。

G说,我姓耿,是个律师,也许我可以帮你。

飘儿乐了,说,呵呵,我又不是要离婚,你可以帮我什么?

哦,你结婚啦,结婚多久了?

快三年了。

你们的婚姻没有性?这怎么可能呢?你先生在外地?

飘儿没有直接回答,要不要真的向一个陌生人敞开心扉?她想了想自己来聊天室的目的,就放下一切顾虑,平静的和G聊起来。有的东西,隐藏得深了,便成了挥之不去的忧郁。说吧,把一切都说出来,今晚,就在这个陌生的网络男人身上寻找点滴安慰吧。

飘儿说,不,他在我身边。

那怎么没有性呢?这样的婚姻……我想象不到。

也不能说是一点儿也没有,有是有的,只是……

我办过许多因为性不和谐的离婚案件,你可以信任我的。只是什么呢?

成功的次数很少,少得我都快要得病了。呵呵。

有找过原因吗?是他有外遇?身体有毛病?还是……

不,他绝对不会有外遇,我相信他。

那就是身体方面的了。性在婚姻中很重要的啊。

是啊,以前我以为不重要,只要他爱我就够了,可是我发觉,婚姻中,性原来竟是这样的重要。

怎么不向医生求助?

呵呵,无奈,他是个非常骄傲自尊的男人,不愿意去看医生。

这样你会很痛苦的。人都是有欲望的,和脱俗啊才华啊这些无关的。

是的,我提出过几次离婚,都在各方面的因素压力下,不了了之。我也觉得,为了这个离婚,好像过不了自己那关呢。

你很善良,很为别人着想。这样不好。你应该和他好好的沟通呀。

沟通是有的。我是个坦诚的女人,从结婚至今,不知道讨论了多少次这个问题啊。刚才,还说过。

是你方式不对?

我应该想到的方式,差不多都尝试过了。一说这个,他就发脾气,或者沉默。我自觉我的表达是委婉的,我不想伤害他。

我想,你先生应该也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不会变通呢?

他的性格是非常倔的,他不明白,性并非只单单是做?爱。

是啊,性的内容其实有很多,认为性只是做?爱,那就是人们的误解了。也许你先生在心理上有点问题。

也许他是生理和心理方面的毛病都有。如果他在感情上多抚慰我一点,坦然一点,也许我不会这样委屈难过。

他对你不好?

不能说不好,可是也不算是好。我不是个物质女人,我对精神和感情上的要求比较多一点。你知道吗,他已经一年多没有吻过我了,记忆中,他的吻好像次数都不多。

天啊,怎么可能呢?你们结婚不到三年,还算是新婚呢。

飘儿苦笑一了下,说,我说的是事实。他有洁癖,而且对性方面的兴趣不大,觉得对女人细腻地表达他的感情是很难为情的事。我是很想和他白头谐老的,所以想我就主动一点吧。

他如果这样,你是应该主动一点,不然就是死水一潭了。

嗯,我也这样想。我其实是个很在意生活质量和情调的女人,在这方面我自己作了许多的努力。可是,你知道吗,有时我主动的拥抱他亲吻他,甚至挑?逗他,他竟然说我发神经说我浮荡。我觉得非常屈辱。

说到这,飘儿的眼泪又流下来了,可是,谁能看到屏幕前她隐匿的酸楚?

真难为你了。他才发神经,怎么有这样的男人呢?简直不正常。

如果我没有作过努力,那也许应该怪我,可是,我这么努力了,要离婚,为什么大家都还是怪我?他说爱我,可是,他给了我什么爱?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你们……有孩子吗?

对未来这样不确定,哪敢要啊。何况,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做了。

多久?

飘儿犹豫了一下说,好多个月了。

天哪,这样不行啊,如果不在一起还说得过去,住在一起就说不过去了,何况大家这样年轻。

我……常常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常常在夜里流泪,我失眠已经两年了,吃许多静心的药物都治不好。你知道那种欲望像蚂蚁似的在体内乱窜却无法解决的焦虑与烦躁吗?不,你不知道。

我是不知道。呵呵,我一个男人,想要解决是比较容易一些的。但是我理解,因为这是一个成熟的人的本能和权利,像吃饭睡觉一样正常。

停了一会,G接着说,就算是不相关的人,像我,都心疼了。你不能这样下去的啊。怎么不对自己好一点呢?你就像活在中世纪实行禁欲的人一样。现代生活中怎么还有你这样的女人?这样忍隐对大家真的好吗?

飘儿没接G的话,只说,有时我甚至想,像一些水性扬花的女人一样,走出家门去寻找一些安慰。找个情人。呵呵。

就算真的找情人,这样也只是人性使然。可怜的女子,你早就应该走出来了。不找情人可以离婚啊,离婚并不像想象那样可怕。我就离婚了,在两年前。我们是因为性格合不来,我工作忙应酬多,她不体谅,老吵架,矛盾深了,她就提出离婚了。

可是我真的不想离婚,我知道他是爱我的。能成就一段婚姻不容易。我目前还是想珍惜的。只是我不快乐,非常不快乐。

你现在还这样年轻,以后的人生还长,如果他不愿意改变不愿意治疗,你又不想离婚,你怎么办?这样自我折磨下去?人生还有多少个三年?

飘儿顿了一下,用颤抖的手指,慢慢的打出一行字:我今天上来这儿,就是想找一个人,一个男人,向他诉说,然后想办法把自己变坏。哪怕只让我当一回真正的女人,我也甘心了。

G没有接话,而是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我,我是一个小报社的记者。

你的职业应该有许多出轨的机会啊,为什么不呢?

飘儿说,也许是我所受的教育和我自身的观念,让我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是的,我婚外情的机会是有许多,因为我并不是个丑女人。可是……

可是什么呢?

我没有办法和肤浅的男人交往,更加没有办法和没有感觉的男人上?床。我没有过先生以外的男人。我做不到,至少是目前我做不到。

微笑浮上G的嘴角,这个叫“脱俗女子没有性”的女人,让他觉得甚是好奇。他说,你是记者,能让我看看你的文章吗?

啊?好的,我给你发我写的一些小说和散文吧,那些政务报道没什么好看的。

G给了飘儿邮箱。飘儿给他发了许多无聊时无处消遣而写下的文章。那是和新闻报道完全不同风格的文字。

G在一阵沉默后甩出一句话:感觉中,你应该是个很不错的女人。能看看你的样子吗?

飘儿从来就是个不喜欢给网友发照片的女人,视频就更加没有装,对于她来说,那是多余的东西。在网络中,她神秘优雅;在时尚杂志上,她笔如五彩霓裳。但是没有任何读者看过她的样子,她喜欢疏离的感觉,这样可以让她的心灵更加自由。

可是飘儿却愿意给G看她的样子。她想也没想就说,好的,你等等。

……本章完结,下一章“隐匿的渴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