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目录] > 第48章:六十九、私密的“伟哥”事件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第48章六十九、私密的“伟哥”事件

美丽的水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翻遍了抽屉,林烨也找不到他从香港带回来的“伟哥”,他清楚地记得那天出差回来,他放好一份文件后,“伟哥”也放在这个抽屉的最底层用文件压住的。刚才他对飘儿说要上一下洗手间,让她等他一下。电影里的性是那样唯美,他这刻多么渴望自己与飘儿也能够有那种他们从来没有试过的水乳交融啊!

他至所以在刚才拥住飘儿的时候,没有吻下去,是因为他害怕。害怕当他吻下去,飘儿体温升高时,给飘儿的又只是失望。一个男人强硬外表下的自卑,又有谁真正理解呢?

那盒“伟哥”到底去哪了呢?飘儿从来不会翻他的东西啊?何况她也没有钥匙。林烨百思不得其解,坐在那儿急出了汗水。

飘儿见林烨那么久没回来,就去洗手间找他,发觉洗手间根本没有人。在他的工作室,看见林烨坐在椅子上像丢了魂似的,抽屉敞开着,里面的东西翻乱了,有的甚至掉在了地上。以林烨的性格,是不会这样乱放东西的。她沉思了一下,转身到卧室去了。

不一会儿,飘儿走到林烨身后,轻轻地叫了一声:“烨?”林烨回过头,见到飘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飘儿伸出手,掌心上躺着那只林烨一直要找的小盒子。“你在找这个是吗?”林烨窘得涨红了脸,连忙摇头,“谁说的,没有,不是啊,我找伟哥干吗?”“你也知道这是伟哥?上面全是英文,你怎么一下子就知道他是伟哥?”林烨没话了,忽然间他跳起来,气愤地说:“你,你,你竟然翻我的东西?你在侦察我?”飘儿顿了一下说:“我从来不会翻你的东西的,就算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开心,我都能够尊重你。”“可是,这……”“还记得那次你让我帮你回来拿你的策划方案吗?我就是那次看见,并拿走的。”“为什么?你有什么权利随便拿我的东西?”“烨,你别发火,听我说完。”“好,你说。”“这种药临床效果确实是目前比较先进的,可是你上网去查询一下,他的副作用也不少啊?我是怕你服用之后,会有依赖性,以后都治不好啊。”

林烨别过脸去不说话。飘儿又说:“其实我们都不是小孩了,我们是成年人,是夫妻,有什么不可以说?以前我怕伤你的自尊,我们一直回避着问题的本质,谈话总是不彻底。今天我们就好好地谈一次吧。烨,你应该知道你并非是完全不行,你的器官功能是正常的,我想大多是心理方面的因素,具体是因为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我知道你的心里对我一直是愧疚的,可是我们是夫妻,要互相谅解,不是吗?我知道你心里的通过,可是,你有想过吗?为了你的面子你把我晾了三年多,也把你自己折磨了三年多,烨,这都是我们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啊?真害怕这样下去,我的唇会慢慢地凉了,身体慢慢地凉了,心也慢慢地凉了冷了,再也热不起来了。烨,心里一直是想和你白头谐老的啊。劝你看医生,你为什么总要排斥呢?这样乱吃药,身体要彻底跨了,那我怎么办啊?……”“有时,我甚至想,要是你长年出差,或者我长年出差,要么就是我长年在外地工作,或者你在外地工作,分隔两地了,人看不见了,就没了念想,没有要求,没有欲望。可是,要真的那样,这日子还能过吗?”……“烨,在你面前,我很自卑也很自责。我经常问自己是不是我够好我不够性感我不够魅力,才让你这样把我束之高阁地晾在那儿。你知道吗,烨,什么高[chao]不高[chao]的根本不重要,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我要的是那种被需要的被尊重的感觉。就像刚才,你只那么轻轻地拥抱我,我就觉得自己很幸福了,可是,这些年来,你有几次是自觉主动地拥抱我或者亲吻我的呢?需要与被需要比爱与被爱更加重要,你明白吗?而你,在这方面的冷漠,让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女人,是如此的失败与卑微,我仿佛看到自己在一个又一个漆黑的长夜中慢慢地老去,老去……”

飘儿边哭边说,好像所有的委屈都要在这一刻倾泻出来。林烨听得目瞪口呆,他实在想不到,自己对飘儿的伤害,是如此深。是啊,飘儿这几年来对他的包容与理解,还不够么?他嘴唇儒动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飘儿意识到自己情绪失控后,掩面而去,回卧室去了。过了一会,林烨默默地走进来,坐地床沿,尝试去拉飘儿的手,嘴唇动了几下,才说:“飘儿,对不起,对不起……”说着林烨就伏在飘儿的小腹上泣不成声。飘儿吓呆了,止住眼泪,她可是从来没有见林烨哭过的啊!她后悔自己刚才说的那么话了,那些话肯定是伤到林烨了,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啊!

她连忙哄着他说:“烨,烨你怎么啦,是我不好,是我乱说话,是我对不起,对不起……”林烨加大的力度,死死地抱着飘儿,哽咽着说:“不,是我不好。飘儿,其实我知道的,我知道你的难受的,是我不好,我真没用啊!是我没用啊,我不配做你的男人,我没用啊……”飘儿摇着他说:“烨,不是的,你不要这样,不是的,我不是真的怪你,我只是,只是发一下脾气,我不是真的怪你的啊。”“飘儿,别离开我,我真的好怕你的心真的有一天凉了冷了,再也热不起来了。”飘儿听了,伏在林烨的背上,大滴大滴的眼泪湿了林烨的背。

忽然间林烨使劲推开飘儿,抓过飘儿放在床着的那合“伟哥”三下两下撕开,把一粒小药丸拍进嘴里,说:“死就死一次吧,我受不了,飘儿,我他妈的受不了了,我不能失去你的,飘儿…..”飘儿还没有反应过来,林烨就开始撕她的睡衣,狠狠地吻她的唇。任凭飘儿怎样打他掐他推他,林烨就像疯了似的把飘儿压在身下……

林烨不顾满身青瘀默默流泪的飘儿,把头埋在飘儿的胸前哭叫:“我行了,飘儿,我行了,我他妈的终于行了。”飘儿厌烦地使劲推开他,林烨却又把她的双肩按住,泪眼对泪眼,他一字一句地对飘儿说:“飘儿,我是行的,我是行的,是不是?是不是?”飘儿看着林烨,再想想刚才的屈辱,百感交集。她能够在这个时候指责林烨吗?

哗的一声,飘儿嚎嚎哭着扑进林烨的怀里……

(待续......)

……本章完结,下一章“七十一、万家灯火,冷暖自知(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