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目录] > 第50章:七十二、当理智偏离了轨道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第50章七十二、当理智偏离了轨道

美丽的水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傍晚下班后,累了一天的飘儿提着大袋小袋的各色蔬菜回到家,林烨已经在家里了,从来不做家务的他竟然在拖地板。飘儿有点奇怪,不禁说:“怎么这个时候拖地啊?一会走来走去的,一下子就又脏了。”“拖地还要看时候?”“那当然了,平时我都是吃饭后,你进工作室了才拖的啊。”“哦,我可没注意过呀。”“你还好意思说?快把地拖放好了,不然一会走路都会滑倒。”林烨立刻去阳台放地拖了。

飘儿明白林烨是想用行动来表示他的悔意,看着他的背影,轻轻地叹了口气。

后背上的瘀痕还生疼生疼的,她换好鞋子,向厨房走去。林烨说:“今天做什么菜,我来吧,你去歇着。”飘儿说:“你来做?你哪会呀?”林烨推她到客厅,按她在沙发上坐下,亲昵地说:“你就坐着看电视,等我做饭给你吃吧,不会我看菜谱呀。”飘儿听了,只好对他笑笑说:“好吧,厨房这个阵地就交给你了。”听着林烨在厨房叮叮当当的声音,飘儿心里涩涩的暖暖的说不清楚。

好一会儿,飘儿去厨房看林烨弄好了没有。刚刚走到厨房门口,她就看傻了眼,厨房地上案析上灶台上柜子上满是菜渣垃圾,地上水渍四溅,雪白的壁柜上有四只明显的黑色手指印。

林烨看到她,手忙脚乱中还高兴地说:“老婆,你再等一会,快有得吃了。”飘儿忍无可忍大声说:“出来!哎呀,看你弄得这......你快给我出来!”林烨拿着锅铲子,奇怪地说:“你怎么了啊老婆?”“怎么了?你看看,你看看你把厨房弄成什么样子啦,天啊,这地上,还有鱼鳞,鱼内脏!你走开,出去!”林烨不知所措地看着厨房,又看看飘儿。

飘儿见他还站着不动,走进去,推他往外走,还一边说:“你这一顿饭我不吃了,我受宠若惊。行了吧,平时也不见你帮忙做做家务。整个大老爷似的。”林烨不情愿地挪动脚步说:“你发什么脾气呀,真莫明其妙,我这不是想让你开心吗?”“想让我开心?你什么时候真心地让我开心过?你这样一弄,我得花多少时间清洁呀?”

小夫妻的导火索一旦点燃,就容易口不择言。

林烨也生气了,把锅铲一扔,气鼓鼓地说:“走就走,别以为你叶飘儿有什么了不起,还得让我一个大男人这样低声下气地侍候着。”“你低声下气?林烨,你好好问一下你自己,这么些年来,是你低声下气吗?你除了工作挣钱,家里你什么时候操心过?你以为就你会挣钱啊?”“好好好,是我林烨没本事,是我林烨不中用,是你低声下气侍侯我行了么?你没有开心过是不是?那你到外面去寻开心呀!还守着我干吗!”“你――林烨,你混蛋!”“我混蛋?我还瞎了眼了我,以为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可谁知道你要么是个没表情的冷女人,要么就像三魂丢了七魄,可我怎么也想到你还是个泼妇!”“是啊,你瞎了眼了,我是个冷女人!那是因为你没有本事把老婆捂热了。我是个泼妇?你还想我怎么善解人意?没有尊严地任你摆布么?你这个自私自利狂妄自大迂腐自卑的家伙,我就是泼妇,我宁愿我是泼妇,我不忍了,我不干了,行了吧!”

飘儿站在厨房中央张牙舞爪地狂吼,把案板上的菜哗啦一声全都拨到地上。林烨瞪着眼睛,他好像完全不认识飘儿了。他怕飘儿再撒野,想上前去拉住她,谁知道一碰到飘儿,飘儿为了闪避他身体失衡,滑倒在地上。

飘儿迅速爬起来,也推了一下林烨。林烨了哗的大叫一声也滑倒在地板上。飘儿头也不回地套上鞋子冲下楼去了。林烨爬起来想去追,飘儿已经没有了踪影。

林烨坐在客厅的地板上,一支又一支地抽烟。这日子是怎么了?为什么刚刚想开始努力着却反而硝烟四起?

打飘儿的电话,机主已关机,林烨就这么坐在地板上,抽烟,喝酒。直到喝光了酒柜里的酒,飘儿还是没有消息。而他,却已经醉倒地地板上了……

平静下来的飘儿,抹干眼泪,在大街上没有目的地游荡,直到再也走不动了,她才在江边的石椅子上坐下来。回忆往事,新愁旧恨相关的不相关的全部都涌上来。她明白自己有不对的地方,可是林烨他是个男人啊,男人不是应该在女人发脾气的时候大度一些么?也许,是他们两个人都压抑得太久了,当暴发点达到时,就全部都原形毕露了。

没有婚姻的时候,想要紧靠一个肩膀休憩安定下来。有了婚姻,有了这个肩膀的时候,却发觉这个肩膀并不是那么好靠的,靠了也未必安定。难道人对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总要这样充满怀疑?她一直以为只是她在忍受着林烨包容着林烨,可是林烨竟然对她也有这么多不满。既然这样,这个婚姻还有什么意义呢?

她跑下楼梯的时候,林烨为什么没有追下来?她摸摸身上昨晚林烨留下的瘀痕,又摸摸跌痛了的右臀,眼泪再次忍不住扑漱扑漱地往下流。觉得全世界都遗弃了自己似的委屈。

不由自主地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耿元的声音在那边爽朗而犹豫地传来。她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哭出声来。耿元那边明显有筷子和盆碟碰撞的声音,想是在和人吃饭。他非常紧张地问她怎么啦?飘儿说不出话来,只顾哭。耿元不住地叫她先别哭有事好好说,问她吃饭了吗?她说,没有。再问,你现在在哪?她说,在江边。耿元气急,说,你没事跑江边干吗,一个女人多不安全。你找一个有警卫保安岗的地方坐在那别动,我这就去找你!说完耿元就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合上电话,飘儿才知道她闯祸了。她怎么一字不差地按出耿元的电话号码?她怎么要对他无助地哭?她怎么可以让他来找她?要知道F城离Z城,就算走高速最少也要两个半小时啊,这么黑的天,出了事怎么办?他要真来了,她怎么办?飘儿站起来,望着滔滔的江水六神无主起来。

(待续......)

……本章完结,下一章“七十四、你的泪水是硬的,像把刀(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