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目录] > 第51章:七十四、你的泪水是硬的,像把刀(1)

《爱是寂寞撒的谎 (网络版已结局)》

第51章七十四、你的泪水是硬的,像把刀(1)

美丽的水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七十四、你的泪水是硬的,像把刀(1)

染成浅棕色的长发在耿元的手指上缠指绕,房间里只有呼呼的电吹风在作响。耿元撩起飘儿脑后的头发,看见了那些暗青的瘀痕,吃惊得停下了动作,盯着看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问:“这是怎么回事?”

飘儿不明白他问的是什么,说:“啊?什么?”

“这…..你脖子上的这些……这些……是怎么回事?”

飘儿坐在大镜子前,背对着耿元,连忙把头发从耿元的手中扯下来遮住颈项,呐呐地说:“没什么,我不小心弄的。”说着还下意识地把衣服向上拉了拉。

耿元却不相信地按住她,把她颈后的衣领往下拉,于是他看到了更加多的瘀痕。

“飘儿,你老实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不都说了吗,我不小心弄的。”

“我要是相信,我就不是耿元了。你有什么可以和我说呀,我可以帮你的啊。”

飘儿掩饰地站起来,说:“晚了,睡觉吧。”

耿元拉住她,说:“不行,你非把事情说清楚了不可。是不是他打你了?这狗niáng养的……”

飘儿不知道怎么解释,只是一味地说:“不是的,不是他打的。”

耿元拖着她走到床前,把她强行按下去。

飘儿拼命挣扎着说:“你要干什么啊?”

耿元说:“你躺好,我脱衣服啦。”

飘儿虚弱地挣扎说:“我不要!”

“不要也得要!”

飘儿在耿元的力气下哪有无力反抗?她以为耿元是想要她,屈辱的泪水流出来,声嘶力竭地说:“你们都一样,你们都那样自私,混蛋,王八蛋!我不要啊!你放手啊!”

耿元脱掉飘儿的上衣,看着她白皙皮肤上的道道瘀痕,简直是触目惊心,都有点不相信这是他亲眼看到的!

心疼中,他紧紧地闭上眼睛,强制自己先别发火,强制自己先什么也别问。他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问:“疼吗?”

飘儿明白到耿元原来只是检查她的身上的伤,慢慢地安静下来,趴在床上,缓缓抬头,咬着嘴唇缓缓地摇头,又伏了下去,让眼泪悄悄地渗进床单,了无踪迹。

“有涂过药油吗?”飘儿背对着他,缓缓地点头,继而摇头。

耿元立刻给酒店服务台打了电话,让他们立刻帮忙拿买瓶“黄道益活络油”上来。

飘儿想转身拉好衣服,可是耿元阻止了她,说:“你先这样趴着啊,别动,这些瘀伤,如果处理不好,会有疤痕的啊。现在必须想办法,让瘀血都消散了,你忍一忍啊。”

飘儿没有说话,听话地趴在床上。耿元看着她微微抽dong的肩膀,知道她是哭了,想安慰,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装作看不见。而他的心里,却盯着飘儿身上那些瘀伤,联想了种种的可能。他非常担心,飘儿是活在家庭暴力中,可是飘儿不愿意说,他也不好再问了。加上,以前除了那方面的缺憾,飘儿从来没有说过她先生的不是。在他们夫妻间,他始终是个外人,也许连飘儿的朋友他都算不上呢?

只是,他十万火急地来到这,为的是什么?这样胡乱想着,有人敲门了,服务员送东西来了。耿元让她们把帐记好,说了声谢谢便关上了门。

刚刚触摸到她的瘀伤,飘儿抖动了一下,耿元便放轻了力度。一直擦到背部下端,耿元的心都没平静过。

擦完了飘儿的后背,耿元想把她翻过来涂她胸前。飘儿不肯动,耿元以为她是害羞了,不好意思了,便哄她说:“哎呀,这时候了还怕什么,应该看的早看过了。你就当我是医生吧啊。”

说着硬是把她翻了过来,拉下胸衣,胸前的青瘀比后背的还要多!拨开飘儿脸上头发,才发现她满脸泪痕。

他放下了瓶子,小心地拉起飘儿,把她拥进他的怀里,说:“哭吧,飘儿,现在可以好好地大哭一下了,这儿没别的人,别忍着,哭吧啊。”

飘儿伸出手环抱着耿元宽大的腰围,扑在他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哭了好一会,耿元说:“飘儿,要是撑不下去了,就离开他吧。”

哭泣中的飘儿知道耿元是误会林烨了,忙一边抽泣一边说:“不,是不你想的那样的,他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他不会打我的。”

“可是你身上的伤怎么解释?整整一个晚上了他一个电话也不找你,这怎么解释?”

飘儿又语塞了,想了好一会,才说:“林烨不是这样的人,他以前真的没有打过我。这次是意外。”

“是不是他知道了我们的事,才恼羞成怒?”

“不,不是,没有,真不是……这真的是意外!”

耿元怕她急了,说:“好,就当这次是意外。来,我继续帮你涂了胸前的吧。”

飘儿说:“还是我自己来吧。”耿元也不勉强,把活络油递给了她。

飘儿转过身背对着耿元,涂药油去了。耿元拿出手机看时间,上面有好几个短信息,是林瑛发来的。吃饭时走得急,没有理林瑛的询问。信息里林瑛问他出了什么事,要紧不要紧。耿元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也不便回复了。

再看飘儿,已经穿好了上衣。她的情绪好稳定下来了。耿元对她说:“去洗洗手,休息吧。”

飘儿默默地去了,回来时,耿元已经替她铺好床。一阵温暖涌上来,林烨从来没有为她铺过床啊。

飘儿听话在钻进被窝,对耿元说:“谢谢你,你…..你也去睡吧。”

耿元坐在床前的凳子上,对她微微一笑说:“谢什么呀。我不累,看你,哭得眼睛都肿了,快睡啊,我看你睡了,我再睡。”

飘儿“嗯”的一声闭上了眼睛。

飘儿也确实累了,不一会就睡着了。耿元还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睡梦的平静的脸和她睫毛上隐约的泪痕,他暗暗地叹息。

这个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这样的女人,也有男人舍得虐待她么?但愿像她说的,这只是个意外。如果再有下次,他就要利用法律,去保护她了。

(待续......)

……本章完结,下一章“七十五、你的泪水是硬的,像把刀(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