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若沧海:掌心的雪 [目录] > 第11章: 寂寞

《爱若沧海:掌心的雪 》

第11章 寂寞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上了三楼。

门已经是打开的。

她拎着袋子进来,关上门。

明惜雨从洗手间出来,“我以为你不来了,就睡觉了。”他笑笑。现在离他打电话给她的时间已经有两个小时了。

是的哦,上次的相遇怎么也说不上是一次美好的经历,总的让她矜持的思想斗争一下吧。她对他邀请的反映速度,证明:遇上他,她在劫难逃。

艾子雪看见他笑,就有一点的尴尬。从袋子里面取出一些菜,“我正在家里做饭,只好带到你这里吃了。”

明惜雨抱歉的接过来:“不好意思,心情不好,不过现在好多了。你坐一会儿,我把菜热一下,正好我还没有吃晚饭。”他到厨房去了。

艾子雪去洗了洗手,转到厨房。看见明惜雨在厨房忙碌。她站在门口看着。

明惜雨看看她,忍不住笑:“你不要看着我。”

艾子雪笑笑,转身到客厅,打开电视。

她看见客厅的餐桌上杯盘堆叠,好像是刚刚的晚饭,还有杯子里面倒满的果汁。“餐桌上你中午吃的饭?”她看见三套餐具。

“是晚饭。”

“你不是说你没有吃嘛?”

明惜雨没有回答。

艾子雪不再问。

不多时,明惜雨把晚饭弄好了。“你喝芒果汁吗?”他问。

“哦,我不太喜欢,我喝茶。”

明惜雨端了茶过来坐下,“其实我也不喜欢,只是给菲儿准备的。”他随口说。

“你妹妹?你对她真好哦。”艾子雪羡慕的说:“你一定是个很体贴的男人,谁嫁给你真是有福气了。”

明惜雨的脸色变了一下,笑容消失了。

艾子雪看见了,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晚饭吃的没有一点滋味。

明惜雨一句主动的话都没有,艾子雪说了几句也不说了。

吃过饭,艾子雪收拾了一下餐具,然后对明惜雨说:“十点了,我走了。”

明惜雨笑笑:“路上小心,谢谢你的晚餐。”

艾子雪苦笑,转身下楼去了。

回到车里,艾子雪就要崩溃了,“我来干什么!我为什么要来!”她骂自己贱。

可是,她知道,她拒绝不了他的声音,她真的是爱上他了。

此时,电话响了。

是明惜雨。

“喂。”她冷冰冰的。

“……走了吗?”明惜雨的声音好憔悴,一点都不像他刚才的样子,“不要走,陪陪我……”这和刚才的明惜雨简直就是两个人!

艾子雪不禁怀疑这个电话里的声音是不是明惜雨?好似恐怖电影里的恐怖电话!她有点毛骨悚然的壮壮胆,“明惜雨吗?”

“陪陪我好吗?……”明惜雨的声音好孤单。

艾子雪挂了电话,努力的平静了一下,决定去看个究竟,她已经看出来明惜雨的不正常了。

她上楼,按了门铃。

门被打开。

明惜雨脸色黯然的站在门口。

艾子雪看着他。

他勉强做了个笑脸,眼圈却是红的。

艾子雪忍住不爱怜的搂住了他。

如果说错,错在艾子雪。

艾子雪承认。她是因为爱他,她愿意关心他,安慰他,陪着他。

当他终于在她身边睡着的时候,他的吻,还在她的唇上,没有干涸。

她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耳边萦绕着他心力交瘁的请求:“不要离开我……”这句话,她听到的那一刻,她感动的想落泪。可是,此刻,她清晰的感觉出来,这句话不是对她说的。

换句话就是,他爱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离开了他,至少是他们吵架了。

一个只有亲吻,没有做爱的男人,那个女人在他心中是圣洁的,不可侵犯的。

不管她是谁,艾子雪都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替代。

他,在被抛弃的时候,选了一个爱他的女人来慰籍伤口,温暖孤独。

她看着他宁静的睡脸,轻轻抚摸了一下他的脸。这张英俊的脸。

她只抚摸了一下他的脸,便拿开他的手,下床了。

他的唇,是别人的,他的每一寸肌肤,都是别人的,她能分享的,仅仅是看着这张英俊的脸。许久,好想抚摸一下,今天,偿了心愿。其余的,她不想碰,那些地方,不管你为他倾注多少真情,却是忠贞于别人的。

她穿上他的睡衣,下了床。

来到阳台,碧蓝的夜空,繁星闪烁,多好的夜色啊。

那斜贯天空的云般的银河,牛郎织女隔河相望。

相望也是一种幸福吧,彼此默默的注视,虽远隔16.4光年,仍旧感受到对方的爱吧。

相爱即是幸福。

她恬淡的想着,微笑着。

寂静的卧室里,石英钟在墙上滴露着夜晚的时间。

他宁静的躺在双人床上,婴儿般睡的安然。

她从地上捡起他的衬衣和裤子,出了卧室,关上门。

来到卧室,在浴缸里放了水,慢慢洗起衣服来。

浴室里有洗衣机,她却担心洗衣机转动的声音吵醒了他,反正也还长,她可以慢慢的洗。

她从来没有这样认真的洗衣服,她自己都笑。

洗好了,就晾上阳台。

她又取了块毛巾来到客厅,擦拭桌椅,花瓶,柜子,装饰画,门窗……

六个小时,她不知疲倦的整理清洁完了他一百五十多平米的三室两厅。

洗把脸,换上衣服,她要走出门的时候,又转身回来。

打开他的衣柜,里面满满的挂满了这个季节的衣服,她笑笑,明惜雨不仅是外表光鲜,他对衣服可谓非常讲究,无论领带还是内衣。

她把自己喜欢的颜色和款式都挂在显眼的地方,她看到了她一直想买的那件兰绿条纹的衬衣,他也买了,她取出来,又取了一条裤子,放在他的床头。没有为他准备领带,其实,条不扎领带、不戴眼镜的样子就远离他刻板的工作,惬意的会随风而动,她喜欢。

他仍旧宁静的睡着。

她来到近前,俯下身,轻轻吻他的面颊。

轻轻带上门,离开了他的家。

……本章完结,下一章“ 红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