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若沧海:掌心的雪 [目录] > 第21章: 香水

《爱若沧海:掌心的雪 》

第21章 香水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00平米的房子里只剩下客厅的明菲儿和卧室的明惜雨,这,曾是明菲儿温暖的家,他,曾是明菲儿最亲的哥哥,而她,却要离开了,一定要离开的。

她推开了明惜雨卧室的门。

“……哥,我知道这么多年你对我最好,最疼我,没有你,就没有我现在,我会报答你的……”

“不用,我父母领养的孤儿,我有义务照顾。”他背对着她喝着酒。

“哥,……你和她结婚的时候,告诉我,我做伴娘……我走了。”她转身要离开。

“你以后不要再回来了,你已经成人,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了。”

她低下头。

“是不是只有离开我才能达到拒绝我的目的?”他惨笑。

他手里拿着一枚钻戒,“我终于等到你毕业的这一天,可是……等待我的却是你的远走高飞,为什么?你能告诉我吗?是我不够好,还是我比你大四岁?你给我一个理由好吗?”

“哥……”

“我不是你亲哥哥,我们都知道不是。”

“……哥,你对我的一切我都会回报的,一定会的。”她只能说到这里,那意思很明了,她无法接受他的爱。

他拉住她的左手,轻轻将钻戒戴上她的无名指,“不要离开我,菲儿……”他搂住她,颤抖的心搂住她,抚摸她温柔光华的脸,她的唇,他吻了上去。

她起初没有拒绝,她怕太伤害他,但是他越来越狂乱了,将她拥到了床上。

“不……不要……哥!”她开始挣扎。

“叫我的名字,菲儿……叫我的名字……”他的理智失控了,他的爱要发泄。

她狠狠咬在他的颈上。

疼痛使他安静下来。

她推开他,下床跑了出去。

夜,已经两点了。

艾子雪喝着酒,茫然的看着电视。她思量着李海的那句话:她不是你亲妹妹。

菲儿不是惜雨的亲妹妹,为什么惜雨从来都没有说过?

忽然听见客厅有脚步声。她下床,刚拉开卧室门,明惜雨就进来了,他有她的钥匙。

“惜。”她意外的惊喜,“怎么这么晚过来?”

他什么也没说,就搂住她,吻她……

……

他疲惫的睡在她怀里。

她的泪却滴落了。

在他的身上,闻到了青橙的香水味,是另外一个女人的。

他在她身上,叫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她终于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了……

明惜雨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10点了,艾子雪已经上班了,留了纸条在桌上:“惜,我给你请了假,醒了打电话给我。”

他拿起桌上的手机看看,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短信,明菲儿悄无声息的走了。

他将手机扔到一旁,从抽屉里找出一瓶安眠药,吃了一片,继续睡了。

夜,咖啡厅。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都望着窗外。窗外,城市灯火辉煌。

艾子雪开口:“夜总是让我想家,让我孤独。”

明惜雨心思凝重:“我也是,还好有你。”

艾子雪笑笑:“你需要的只是我的关心。”

“为什么这样说?”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对我的依恋不是爱情。”

明惜雨不语。

“你买了一枚五万多的钻戒,没有送给我。那个柜台的服务生正好是我的朋友。”

明惜雨喝杯酒,脸扭向一旁:“现在不要问我,什么都不要问,好吗?”

“我今天去医院了,去引产。”她说的很平静。

“……”他吃惊的有些愤怒:“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我让你醒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在医院呆了一天等你的电话,你不会告诉我你一天都没有醒吧!”

“我怎么会想到有这么大的事情?你到现在才告诉我!”

“有什么区别呢?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无言,沉默。

“惜,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彼此静一静。”

他打了个冷战。

艾子雪离开明惜雨,一个人走了。

酒吧。

艾子雪坐在吧台前一杯一杯喝着啤酒,龙惊非拿着她喝空的杯子摆积木,已经叠了三层,十杯。

昏暗的霓虹光怪陆离的闪烁着,舞台上劲男靓女疯狂的敲打着,撕吼着,群魔乱舞的人群中时不时崩出一个卖摇头丸的。整个一个颓废的世界,难怪自暴自弃的人多沉沦在这里。

艾子雪头昏沉沉的,更多是浑身痛,她下午才做了流产,现在在灌酒。

她看见龙惊非正盯着自己。

“你看什么?”

龙惊非不怀好意的笑:“我看我的猎物什么时候喝醉,我好下手呀。”

艾子雪嘴角抹过一丝艰难的笑,拿着酒杯的手环住他的脖子,贴近他,将酒杯中的酒喝掉。

他低头瞅着她低领口下的沟壑。

她从高脚凳上下来,没站稳,一个趔趄。

他趁机搂住她的腰,她柔弱无力的曲线贴在怀里。

她醉意朦胧,“不喝醉也可以下手呀。”

“那你保证以后不会把我打残废。”他的手不安分的在她背上移开来。

“你要了我,就不会离开我了。”她十分醉意,口齿不清的呓语。

……本章完结,下一章“ 猎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