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若沧海:掌心的雪 [目录] > 第84章: 远行

《爱若沧海:掌心的雪 》

第84章 远行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和艾子雪在公寓门前分手后,杨扬给明惜雨打电话。

这是明惜雨第一次和杨扬面对面,也是杨扬第一次和明惜雨面对面。

两个彼此陌生却熟悉的男人对坐着。

“你是不是很意外我会打电话给你?”杨扬看看对面这个脸色几分清瘦了的帅哥,“你是最不配爱子雪的人。”

明惜雨是没有想到,他已经几天都不想接电话了,更不要说接杨扬的电话,如果不是电话太陌生,他真的不会接听的,他现在不想被任何事情任何人再骚扰,他已经好累。但是这个男人和他说这些。

“我知道我对不起她。”他淡淡的说。

“她以为你是她的真命天子,你却以为她是送上门的羔羊。你心里明明在等别的女人,你竟然也可以心安理得的搂着她上床……”

“是我不对,但是我爱过她,这一点,是真的。有许多事你看起来,或许别人看起来都认为是虚伪的,但是我自己知道。”他喝口酒,“也许你以为你追了她这么多年没有得到,而我却是得到了不知道珍惜。我理解你的心情,我就是因为这样执着的等待一个女人才失去身边的女人。”

杨扬冷笑:“你有你的苦衷,对于子雪,却是一堆谎言。”

明惜雨不想再说,他不想对任何人解释,如果子雪都不明白,他没有必要和任何人解释。“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我们好像不是很熟。”

“哼,明惜雨,我看到你唯一想到的就是:这就是那个子雪告诉我的她最爱的男人,一个比我还卑劣的骗子!我看见你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揍你一顿。”

明惜雨苦笑:“也许,我真想和你换一下,真想从来都没有被她爱过……”

杨扬看看他,人怎么这样,真的会互相羡慕?

两个人不再说话,静静的喝酒。

杨扬的飞机在第二天。他只要艾子雪来为他送行。

“握下手不介意吧。”他笑问。

尽管大家都知道艾滋病的传染途径只有三个,但是还是尽量的在避免和艾滋病人接触,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说的容易,做起来很难。

艾子雪抹下眼泪,搂住他,哭了出来。

他拍拍她,“好好,不要距离太近,不过万一传染上你,我马上飞回来。”

她擦着眼泪,“不走好吗?我不想再也看不到你。”

他鼻子一酸:“你也会想我?”

她点头。

他笑:“那就趁着还有时间就打电话给我,不知道哪天你再打电话就没有接了。”

她的眼泪又狂泻出来,伤情的哭。

机场已经催促登机了。

他抹去她的泪:“我走了。”

她已经控制不住情绪,捂着嘴,竭力不哭出声来,泪汪汪的望着他。

他温柔的笑,轻轻吻自己的手心,然后将手背轻轻贴在她脸上。

再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飞机掠过晴空,无声无息。

龙惊非这几天最是高兴,每天都朝艾子雪的办公室送花,那花多的让每一个同事羡慕。

他捧着好大一束鲜花,等在艾子雪下班的门口。

艾子雪下了楼酒看见他,白他一眼:“你钱多的花不完了?”

“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艾子雪没有脾气:“龙惊非,我看你就是个无赖,我没有兴趣陪你,拜托你放过我吧。”

龙惊非笑的很是开心,她的忽冷忽热,不爱搭理丝毫不影响他的兴致:“我就不相信女人不喜欢花,人讨厌,花不讨厌吧。”

艾子雪从他手里拿过花束,随手塞进旁边的垃圾桶内,冷笑道:“那要看谁送的花。”

龙惊非不屑,叹口气:“我以为明惜雨你是没指望了,谁想有钱人又离婚了,唉,我真是时运不济呀,苍天,可怜我一片痴情吧。”他还不知道杨扬已经出国走了。

“呸!龙惊非!你给我闭嘴!”对于龙惊非这样从来不见伤心的人,艾子雪从来不给面子嘲笑:“你也叫痴情,那西门庆就翻案了!”她脸色严峻:“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去看看你有没有艾滋病吧!”转身就要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绝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