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110章:曾经灯火已阑珊 2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110章曾经灯火已阑珊 2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场下。

沈立寒看向周子澈,暗暗赞了一声:能屈能伸,豁然大度而又有坚持,这样的人,如能加入他们的阵营,必然如同一把出鞘的剑一般,反之,如若不能,必是一个不小的阻碍。

随着周子澈和雪澜比试的结束,今日的凌云场比试也接近尾声,场外的人纷纷散去,沈立寒正欲离开,衣袖却忽然被人拉住。

“我能证明。”凝碧拉住沈立寒的衣袖,有些倔强道。

沈立寒诧异回头。

秋天的阳光漫天洒落下来,照得眼前这个有些倔强的人脸上,明亮的眼睛里灼灼看着他,里面满是不被信任的恼意,他一瞬间微怔,透过眼前有些倔强的女子,他看见那个记忆里倔强但是不失天真善良的女子,而今却……

“我能证明我说的不是假话。”凝碧看着这个人愣住的神情,以为他根本不信她所谓的证明,急忙道:“刚才我想了一下,平白说这么一句话,你不信是情有可原的,所以我得用事实跟你证明我没有说谎。”又道:“那就只有跟驸马交手,而且在他不知道我真实面目的情况下,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的意思是……”

凝碧微微一笑,眼里浮起兴奋的神色:“我准备夜探公主府。”

沈立寒愣住,他方才那样说,不过是想从凝碧的口中求证一件事情,雪澜和南王妃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想要制住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出他的软肋,这么长时间的观察,这个驸马爷为人正直和善,任何的场合仪态都是无懈可击的,根本无缝可钻,而唯一的一次失态就是在那次的宴会上,还有当时南王妃有些奇怪的表现。

由刚才凝碧的话可以得知,南王妃和这位驸马应该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而一向光明磊落的驸马却选择隐瞒这段关系,那么,南王妃在他的心中,一定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或许,就是他的软肋。

“喂,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你跟在我的身后,我要你看看我的实力。”凝碧没有理会沈立寒的失神,自顾自下下了决定,便扬长而去。

原地的位置,沈立寒嘴角露出玩味的笑意,也好,那就去看一看,看一看那个无懈可击的驸马对于旧识的人是什么样的态度。

同时的另一边。

御书房。

安得公公站立在门前,一双眼睛看似散漫其实警惕地看着外面。

屋内。

阴夜辰落下手中的白子,“父皇,儿臣这颗棋子落得不错吧,有了周子澈这颗棋,定北的势力可是已经掌握了一半了。”

皇帝不慌不忙地落下一粒黑子,方才问:“你是怎么说动他来参加今天的武试?据朕所知,周子澈是一个极其骄傲的人,骄傲到不是武状元的职位其他的职位他都不接受。”

阴夜辰嘴角微扬,道:“对于他这样的人,动口不如动手来得有用,打败了他,你就有资格跟他说话,他甚至不知道打败他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当然会不甘心,当然会想要扳回来,我告诉他,他在世人面前打败了武状元之日,我便自动出现,他的骄傲促使他想要知道打败自己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所以,今日他一定会来。”

“不错。”皇帝轻呷了一口茶,道:“周子澈这样的人,轻易不会被拉到任意一个阵营中去,中间的势力越多,对你日后就越有帮助。”

阴夜辰闻言脸上微露出笑意,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问出口:“父皇,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是他?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三个皇子中,为什么父皇会选择暗中扶持他,就任何一个方面,他都不是最好的人选,虽然另外两个人有外戚干政的危险,但是如果控制得当,并不会成为大问题,他这显然不是父皇会选他的原因,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对于那个位置并没有太过强烈的野心,尤其是这些日子以来,听得沉熏的语气,他隐隐担忧,如若她知道父皇的意图,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皇帝闻言神情微怔,淡淡看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茶盏,嘴角露出一抹不只是自嘲还是凄凉的笑容:“朕也是一个父亲。”

阴夜辰神情一怔。

“辰儿,你知道为何你头上有八个哥哥,但是最后剩下的只有两个哥哥吗?”皇帝问。

阴夜辰脸色一顿,心如明镜,最终出口的却是:“儿臣不知道。”

皇帝露出一个没有笑意的笑,道:“朕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即使皇后如此的逼你,你也不会随便在朕的面前说她的坏话。”视线转向窗外,接着方才的话道:“朕是天子的同时,也是一个父亲,作为天子,朕想要为这大好的江山选一个有能力的继承人,在这一点上,你和清王都是适合的,清王或许比你还要适合,他比你狠得下心,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朕如同世间最平凡的父亲一样,只想要我的儿子能够平安富足一生,而不管是太子或是清王继位,都一定会制对方于死地,只有你继位,依你的个性,定然不会对他们赶尽杀绝,又可以用他们两个来维持朝堂的平衡。”皇帝落下手中的最后一粒黑子,露出一抹笑意,道:“这便是最好的局面,和棋。”

只是当时的圣光帝并没有想到,并非所有的棋子都会像是他安排的那样,成为棋子的人,无不想要成为棋手。

……本章完结,下一章“曾经灯火已阑珊 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