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123章:一石激起千层浪 5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123章一石激起千层浪 5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沉熏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为着阴夜姬直白的语气,语气有些无奈道:“我也不知道。”阴夜姬闻言脸上浮现出失望的神情,沉熏眼神一动,又道:“要不你试一试用你的真心去换。”她笑容多了几分温柔的味道:“夫君就是用这一招来对付我的。”

“而你中招了。”这下换阴夜姬笑出声来,顿了一下,阴夜姬道:“要不我们去看一看容妃娘娘吧,中秋佳节,她一个人呆在华然宫里,身子又不舒服,心里不免有些凄凉。

沉熏点了点头,只是未免有些疑惑这位长公主为何会这么关心蓉妃,不由向她看去,阴夜姬自是知道她在想些什么,道:“关心我的人,我自然会回报以关心。”说罢指了指脖颈上的东西,朝沉熏嫣然一笑,道:“你看,这是蓉妃娘娘送给我的,上次我和娘娘在路上遇到,娘娘便叫我到华然宫坐坐,顺手送了我这块玉佩,说是与我投缘。”

就着月色,沉熏看到了阴夜姬脖颈上的玉佩,晶莹剔透的白玉,中间是一朵紫色的小花,极浅的紫色,在月色下美得有些飘渺,沉熏眼眸一怔,那不是……不是素影吗?母妃竟然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她,看来真的是非常投缘了,不过一怔,随即又释然了,道:“母妃真的很喜欢你呢?”

说罢,两人正想向华然宫走去,忽然一个人影远远的走过来,原是黎画衣,画衣看到两人,道:“你们俩还在这儿悠闲,太后正派人到处找你们呢。”有些责备看向沉熏:“小薰也真是太大胆了,太后的宴会也敢离席,没得拉了公主一起受罚。”

沉熏却不在意,姐姐责备的语气里隐隐有某种关心和担忧,不由笑道:“没事的,太后一向都是宽容大度,且会跟我们计较这些。”说是这样说,但是想到又要回到那种让人窒息的宴会上去,眉间不由微蹙。

阴夜姬也有些怅然,眼底一亮,看向沉熏道:“这样吧,我跟清王妃一同回去,我来向太后交代,你自个儿去华然宫陪一陪蓉妃娘娘,太后向来对孝顺的孩子赞赏有加,定然不会责怪你的。”顿了一下,又道:“至于我,反正驸马不在的这段时间我都会呆在宫里,随时都可以去看娘娘的。”

画衣虽然有些不赞同,但是看得妹妹听到可以不用回到宴会上时有几分高兴的神情,也不再说什么了,当下画衣和阴夜姬回到宴会上,沉熏独自往华然宫走去。

华然宫处在整座皇宫比较偏僻的位置,一向比较冷清,为着太后的宴会,一应的太监宫女都到御花园去了,更是比平时还要冷清上几分,沉熏走进去,月色下那些鹅卵石铺就的小道比平日又多了几分情调,她今早刚去看过蓉妃,还陪她下了会儿棋,知道蓉妃并不是真的身体不适,许是不愿意参与这种勾心斗角的场面,所以才借故推脱,当下不慌不忙往里面走去,眼睛随意看四下的景致。

华然宫即使到了秋季也还是美丽如初,只是毕竟季节不同,和春日那种生机勃勃的美相比,多了几分萧索的味道,加上是夜晚,宫灯流离,月影沉沉,树的影子斑驳的投到地上,而自己的影子亦被斜斜的打在路上,孤孤单单的一个影子,沉熏心里不由生出淡淡的感伤的情绪,夫君这会子究竟在干什么呢?

虽然跟自己说过什么也不要问,只要相信他就成,其实心里也隐隐明白,朝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表面上跟他一点儿的关系也没有,但是暗地里,他身为影魅,肯定或多或少有一些关系,想都不用想,光是看这几日他忙得连回景和宫的时间都没有就知道。

可是今日是中秋节,是一年里最应该团圆的一天不是吗?沉熏压制不住自己心里生出的怨,是的,她确实有点儿怨他,等他回来,她一定要想一个法子好好的罚他,这样想着,沉熏不自觉露出一点儿笑意,抬头一看,已经走到了华然宫的湖边了,只一瞬,她嘴角的笑容忽然凝固,视线看的湖边不远处的两个身影,一个是蓉妃,而另一个,竟然是皇帝。

沉熏下意识的躲到一旁的树丛后,心下有些惊异,自从她住进宫里以来,还未曾听说过皇帝驾临华然宫,随即又觉得自己的反应十分好笑,皇帝来自己妃子的宫殿有什么觉得奇怪的,虽然说皇帝为了保护蓉妃和阴夜辰,只得吧宠爱转移到玉贵妃的身上,但是也不至于必须冷落到不顾不理的地步吧,当下再一看,方才发现原来皇帝身边没有跟随的侍从,显然只是隐秘的探访,并不想要人知道,当下只得继续躲在树丛里,再说那两人已经向这边走过来,突兀地出去,更是说不清楚。

正无聊间,忽然听得路上那两个原本只是沉默而行的人开始说话了,先开口的人是皇帝。

“蓉妃,朕这么久才来看你,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皇帝的声音虽然是淡淡的,但是落入人的耳中,却让人觉得有种故意的自持,仿佛是为了掩饰心里的激动。

沉熏不由觉得好笑,更加印证了原来自己心里的猜想,皇帝心里其实最爱的人,是容妃,高高在上的皇帝,面对自己心爱的女子,也会有无措的一面。

“皇上要臣妾说些什么?”蓉妃语气十分的平静,听不出有一点儿的欢喜,沉熏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依稀觉得蓉妃的语气里有淡淡的倦意。

皇帝面色一滞,脚步忽然一顿,侧头看向身旁的这个女子,月色如水倾泄,橙黄的的宫灯灯影流离,月光和宫灯的灯光交错照到她的脸上,清丽的一张脸,表面上是柔和恭顺,其实眼里是淡淡的疏离神色,这么多年过去了,时光仿佛漏掉了她似的,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连眼底的疏离神色,也和当初他见到她的时候一般无二。

多年未有的软弱从眼底一闪而过,皇帝的声音再也没办法故作平静,叹息出声:“蓉儿,你竟然连一点儿的怨都不予朕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石激起千层浪 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