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125章:一石激起千层浪 7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125章一石激起千层浪 7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光静静的洒落下来,斜斜照射在小道旁的树丛上,树丛的影子斑斑驳驳,照在静立树丛身后的人身上,忽明忽暗,树丛上挂了宫灯,有风吹过,宫灯被吹得左右摇晃,树影也随着摇晃,明明灭灭间,沉熏看清了那个站在树丛身后的人呢有,是那个原本就邪魅如妖的清王阴夜冥。

中秋夜晚。

空气中有流霜飞过。

沉熏只觉得自己的血液瞬间被冻住,大脑却急速地转动起来,那个人是阴夜冥,竟然是阴夜冥,他是何时站在此处的,她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不可能在她之后,那么,就只有在她之前,她受惊之下,根本不可能注意到不远处的树丛后还有另外一个人。既是这样,就是说,刚才皇帝和蓉妃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感觉到她的视线,阴夜冥慢慢回过头来。

宫灯还在微微的晃动,那灯的光芒却渐渐弱下来,宫灯里是特制的烛火,许是快要燃尽了,一点幽微的橙红光芒和如水的月色混或在一起,形成一种奇异的颜色,阴夜冥转过头,那有着奇异颜色的光芒正好滴落在他的眼底,他的眼睛一向是黑玉一般,深得仿佛是一个无尽的深潭,狭长的丹凤眼,算微微上挑的时候,妖娆如斯,隐隐有着某种诱惑,让人在不知不觉间被迷惑了心智,跌落如他的算计之中。

可是现在,那不时上挑的凤眼却是微微垂着,那奇异的光芒滴在眼底,在他的眸子中散开,仿佛泛过了一层水意一样,有一种惶然的无助,那张平素高深莫测的脸,此刻只余了茫然,修长白皙的指尖正拿着一根树枝,仿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不明白自己身处于何种境地一样。

见惯了他高深莫测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此刻见到他这样,沉熏心里闪过一丝的不忍,有什么样的打击会比听到自己的亲身父亲说所谓的宠爱只是为了保护另外一个人,只为了转嫁那个人身上的灾难呢?而这个清王又是如此的骄傲如斯,受到这样的打击,难怪这个人会失态如此,全然没有了平素狂傲不羁的模样,只是茫然不知所处,现在的这个样子,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失态的模样了吧。

来不及有更多的神思,皇帝冷峻的声音传来:“谁?给朕滚出来。”

沉熏一怔,视线定定的看向阴夜冥,阴夜冥这会子仿佛微微回过神来了,眼底闪过一丝不知是自嘲还是凄然的深思,也许因为月色的关系,那一身华贵的玄色衣装竟然弥漫了无可言喻的悲伤。

一种似乎不可能在他的身上出现的东西。

那悲伤,让沉熏忽然心下一软,心里顷刻间就有了决断,视线快速地扫了一下四周,定在身后的一从树菊花上,只是现在采摘已经来不及了,她凝住心神,指尖流转,不可,手上立刻多了一捧菊花,她脸上绽放出甜美的笑容,拨开树丛,现出身去,行礼:

“呵呵,父皇,母妃,是我。”

皇帝神情微松。

蓉蓉妃哑然出声:“小薰,你怎么在那里?”

沉熏微微一笑,扬了扬手中的菊花,道:“我来陪母妃赏月,走过这里的时候看着这些菊花开得正胜,想着采一点送给母妃,借花献佛,刚蹲下采了没几朵,你们就过来了。”她捧着花走近,对着蓉妃嫣然一笑,“母妃,你看这花漂亮吧。”又歪过头对皇帝笑了笑:“父皇您觉得呢。”

皇帝面色十分的不自然,不知道刚才的话她听了多少,眸光微冷。

蓉妃见到此状,忙道:“很漂亮。”一边对皇帝道:“皇上,夜深了,您也该回去了。”

皇帝当下也没有多说什么,沉着脸往景和宫外走去,走了一段路,忽然停住:“蓉妃,你这个做母妃的,似乎该好好教导一下南王妃。”

“臣妾遵命。”蓉妃从容应道,看得他的身影离开后,蓉妃脸色才方才一变,声音没有了平素的温婉慈爱的语气,而是凌厉的:“刚才你听到了什么?”

沉熏一愣,视线落到自己怀中用幻花术幻化出来的菊花,随即唇边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意,要是这一幕是幻影或是做梦,那该有多好,可是,冰冷僵硬的五指提醒着她这不是梦境,而是现实。

“母妃,我全都听到了。”

蓉妃没想到她会这般的诚实,一时间愣住,在宫里几十年,除去了皇帝的保护,自己当然必须也要学会保护自己,能够安身立命到现在,她也并不是善良的人,必要的时候,同样可以使手段,但是现在,对面的这个人是她的儿媳,如同女儿一般贴心的女孩子,就她所知,她定然也不是有意偷听的,只是碰巧上了而已,但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她一时间竟然没有半点的头绪。

“母妃,夜寒霜重,有什么话我们回到屋里说,小薰知道自己听了不该听的事,甘愿受罚。”沉熏低着头,视线往旁扫了一眼,自知自己肯定是免不了要受罚的了,但是不能是在此地,这里还有一个人。

其实到现在沉熏都有些恍惚自己怎么就一下子站出来了,她其实对于善良这两个字并没有所谓的坚持,更何况对方是清王,她从来都是只在意自己在意的人而已,或许,很多事情人做事都是一时的冲动吧,她只是被那个人眼中从未出现过的茫然和软弱怔住了而已。

蓉妃一时间也没有什么主意,当下道:“也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石激起千层浪 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