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150章:为谁风雪立中霄 2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150章为谁风雪立中霄 2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空又开始飘雪了。

沉熏醒来的时候,只看到庭院里雪花飞扬,院子里是的一株梅花开得正胜,白色的梅花,和盈盈飞舞的雪花混在一起,分不清那些是梅花,哪些是雪花,屋里很暖和,虽然是简陋的客栈,但是经过凝烟一双巧手的布置,已经变得温暖而怡人,不若皇宫的大气,也和南王府的精美不可相比,但是却有一种家常的温馨,温馨得让人忽然间有点儿想哭,因为即使屋子再温馨又有什么用,那个能让她心变得温暖的人并没有在。

“小薰,怎么刚醒来就哭了?”

一声轻柔润泽的声音淡淡的传来,夹杂着无限的怜惜味道,沉熏视线收回,看到了徐步走近屋内的那个曾经熟悉入骨的人。

是的,曾经。

直到现在,沉熏依然不知道以何种的面貌对待他,曾经的雪澜哥哥,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打上了曾经的烙印,曾经的洛水河畔,曾经的沉星谷,曾经的年少时光,所以,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去面对。

时光流转,当年少的光影随着时光的脚步走远,那些光影里的旧人旧事,变成了一枚风干的叶子,珍重异常,轻薄而又脆弱,面对着它的时候,总有一种情不自禁的小心翼翼,因为害怕以不当心,那片叶子就坏掉了,那些原本残留的美丽就一下子都毁灭掉了。

自碧浣池边上一别之后,他们谈不上真正的相见过,断魂崖底的那一次,甚至还来不及说话,她就昏倒,不用面对他,这次,他和她在这样的境况下相遇,而他叫她小薰,用从前在沉星谷时候的那种语气和她说话。

曾经在碧浣池边上的时候,她多么希望听到这样的语气,或许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代表的是共同的过去,那些亲昵的,温暖幸福的过去,代表了年少的爱意,可是那个时候他语气温和而疏离,眉目间带着几分淡薄悠远的神情,他说南王妃,昨日种种昨日死,过去的一切,都忘了吧。

如今,她都已经把往事尘封了,他却用这般的语气唤起了她心底那些尘封的记忆,这句话,他曾经跟她说过,一模一样的话语,一模一样的语气,那是她十五岁时候的一场大病,她身体自练武后一向都很好,那次因为贪看雨中的梅花,看得太过忘情,淋了雨,之后就生病,那场病病了许久,等病好的时候,庭院里的梅花都已经谢掉了,而她呆呆的看着谢掉的梅花,眼泪从眼角滚落,其实她哭的不是梅花,是忽然间发觉,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东西都是不等人的,如同梅花,都会逝去。

那个时候,少年的雪澜就坐在床沿,动作温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语气温柔而疼惜:“小薰,怎么刚醒来就哭了。”而她听到这句话时,笑容如花绽放,那个时候她想,就算是没有了梅花,她有雪澜哥哥,他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可是最后他如同梅花离开枝头一样离开了沉星谷,再然后,她有了夫君,有了甚至比以前更加的温暖和幸福,可是现在夫君被困在昔阳,而她没有能够救出他,甚至连丁点儿的消息都没有探到。

此时此刻,再听到这句话语时,沉熏觉得心里不知为何有点儿发慌,他的眼底依稀有着曾经的疼惜神色,沉熏忽然别过眼睛,仿佛在惧怕着什么东西一样,她觉得喉咙有点儿发干,或许是因为刚醒来的关系,脸上的笑容也有些不自然,声音不自觉有丝紧绷的意味,道:“雪澜哥哥又救了我一命。”

雪澜听得那句话里的不自然,走向床边的脚步一顿,继而中途折转,转向旁边的小方桌,倒了一杯热茶,转过身的时候,眼底的眸光已经如常,他把茶递过去,声音轻柔,道:“我曾经说过,我们就像是兄妹一样,既然是兄妹,那哥哥关心妹妹的安危是天经地义的。”顿了一下,又道:“小薰,你不要怪我,在宫里的时候是因为身份有别,虽然我们宛如兄妹但并不是真的兄妹,为了以防别人居心不良,所以我才会那般。”

兄妹。

再次听到这个词时,没有了当初那种心痛的感觉,沉熏只觉得松了一口气,伸手接过他递过的茶,脸上不自然的神色已经完全退却了,甜甜一笑,道:“谢谢雪澜哥哥。”

雪澜亦是微微一笑,眼睫迅速地垂下来,掩住了幽蓝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黯然。

沉熏喝完一口茶,神志恢复了一些,奇怪问:“雪澜哥哥怎么会在这里?”顿了一下,她又道:“难道是父皇派你来的。”此话一出,她眼底的神色忽然亮起来,道:“一定是的,不然你远在安南,怎么会知道这里出了事情。”她有些急切地看向他:“雪澜哥哥,你这次带了多少大军过来?能不能收复昔阳?”她忽然又轻声笑起来:“一定能的,雪澜哥哥最厉害了,有雪澜哥哥在,我就可以放心了,夫君一定会得救的。”

雪澜神情一震,她虽然说得有些语无伦次,但是他听明白了,并且迅速地推断出一系列的信息,她并没有写过信给他,意思就是,有人伪造了她的手迹,而且选择寄给他,那就是说,那个人一定猜到了他会赶来,或者是再赌他会不会来定北,会这样做的人,定然对他和沉熏的关系已然了解。

但是他和沉熏的关系除了当事人,应该没有谁会了解才对。

雪澜眼底迅速地闪过什么东西,对了,那日和凝碧一起出现的人,只一瞬,他便明白过来,依凝碧的心性,被别人套话是易如反掌的,更何况,那个人还是聪明过人的新科状元沈立寒,当日他拿到玉佩时就已经知道另一个是沈立寒,只是不知道他那样做的目的,原来是为了今日,引他自行犯过。

或者说,这一切,应该都是清王的主意才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为谁风雪立中霄 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