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166章:闲看庭前飞絮飘 8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166章闲看庭前飞絮飘 8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薰,母妃说了这么多,你明白了吗?那个人让你想明白的,就是除了妥协两个字,你没有其他的选择。”

她送母妃离开,分别的时候,母妃这样说:

“你今日能够安然呆在景和宫思过,就是因为辰儿是他最在意的孩子,而你是他最中意的儿媳,如若不是的话,他根本就连想明白的机会都不会给你,本来一人同白首这样简单的心愿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以实现的事情,好不容易才在茫茫人海中遇上一个彼此相属的人,却终是不能相守着彼此,尤其是在皇宫里,这个地方,适合的是权谋与纷争,不适合爱情,即使有,也会被扼杀掉了。”蓉妃渐渐走远,声音慢慢的飘散在风里:“小薰,或许你应该学会叫辰儿王爷了,而不是夫君,不是夫君的话,看着他身边有了其他的女子,就不会这么痛了,你应该学会把自己当做是南王府的王妃,而不是一个人的娘子。”

“可是,如果不是夫君的话,那我还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呢?”看着蓉妃的身影渐渐走远,沉熏慢慢转身,沿着原路慢慢的返回,轻笑出声:“南王妃这样一个称号,根本就不是我留下来的理由,我留在这个我并不喜欢的地方,就只是因为我是夫君的娘子而已,留在他的身边,如若没有了夫君,只有南王,那我该何以为继呢?”

“原来南王妃也有如斯软弱的时候。”一声含着浅浅嘲讽而又熟悉的声音传来,沉熏循声看去,看到了静立在花木扶疏间男子,玄色的衣服被夜风吹起,下摆用金丝线绣着的蟠龙翩翩欲飞,黑玉一般的眸子,在夜色里更是幽深如潭,黑发亦是随风飘扬,他正站在一树花丛旁,凤眼微微挑起,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不知是嘲讽还是叹息:“本王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怎么会把一只刺猬看成是一只兔子呢,听得南王妃的声音,本王才知道原来本王没有看错,是那只刺猬突然间转了性了。”

沉熏一愣,半响才明白过来阴夜冥把她比喻成刺猬,想想也是,每次在这位清王的面前,她基本都是出于全身戒备的状态,确实像一只全身竖起刺的刺猬一样,只是今夜她太过心力交瘁的关系,疲惫得没有精神去戒备,也没有精力反唇相讥,她只是视若未见,慢慢从他身边走过。

可是,那个人不放过她。

错身的时候,她的手被人一把拉住。

沉熏突然间发作:“清王究竟想要怎么样,来看我笑话,嘲笑我,对,你当日说得不错,弱肉强食,他是天,他高高在上,他手上握着每一个人的生死大权,他只要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可以逼得我这般的狼狈不堪,你很开心是吧,从一开始你就想看到我在你面前失态,满足你那奇怪的审美……”

毫无半分礼貌的话语,昭显出说出这番话的人情绪几近崩溃的状态,阴夜冥微微怔住,一直以来,她在他面前说话都是表面上礼貌,实则经常一语双关,明着是赞赏,实则是讽刺,会出手拉住她,确实并没有出自好意,是的,她说的没有错,他想看到她在他面前失态的样子,因为那样的状况下她才会显得真实,才不会表里不一,可是如今见得她这般的样子,他心底忽然微微一抽。

心软。

这个在他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词语,却在这一刻浮上他的大脑中,不过一瞬,阴夜冥就摇了摇头,不是心软,最多是一点点同病相怜而已,是的,同病相怜。

因为他和她在那个人的眼中,都是一颗棋子。

阴夜冥忽然轻笑起来:“你看,上天很公平不是吗?当初让你看到了本王最狼狈的样子,如今换成本王看到南王妃狼狈的样子。”他语气微微顿了一下,道:“不过本王比南王妃知趣,知道抱怨是没有用的,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抱怨只会凸显自己的软弱而已,白费力气,没错,弱肉强食,一味的抱怨下去,弱者永远都是弱者。”

沉熏神情怔住,一时间忘了挣扎,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心里忽然间升起荒谬的感觉,眼前的这个人,这个她一直满怀戒备的人,好像……好像是在劝慰她,这个念头不过一闪,沉熏随即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这个魔魅如妖的人,从来都只是会利用别人而已,又怎么会劝慰人呢?

但是——

沉熏眉间一动,视线直直看向阴夜冥:“沉熏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样的话,出自王爷的口中,真真让沉熏惊讶之极,王爷这是在开解沉熏吗?”

阴夜冥冷笑一声,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声:“南王妃以为呢?”

“我以为从一开始王爷就把沉熏当成敌人。”沉熏有样学样,推起太极。

“是南王妃从一开始就把本王当成敌人。”阴夜冥冷哼一声,视线微垂,落在被他握住的那只手上,她的手小而软,指尖微凉,让人想起某种小动物的爪子,对了,是猫,平素把爪子藏起来,一副十分温顺的模样,惹急了就把爪子亮出来要抓人。

“那清王这次拉住我是想要和沉熏把手言和吗?”沉熏这下意识到了清王依然还在抓住她的手,不由道。

阴夜冥放开她的手,冷笑出声:“南王妃去了一趟定北,怎么还没有得到半点的教训?上次的事情之后,王妃以为两王之间还存在这个‘和’字吗?”

“王爷一定要时刻提醒我们是对立的事实吗?”沉熏忽然转过头去看向花丛,是迎春花,黄色的花朵分粉灿灿地开着,这处小院子在流韵宫和景和宫之间,当初住在景和宫的时候,沉熏为了避免和流韵宫的人见到,素来不从这里经过,今日送母妃出景和宫,不经意从这里走过,没曾想遇上这个人,没曾想他会开解自己,没曾想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样时刻对立着,很累,沉熏今日已经够累了,不想和王爷对立,我也不想一个人早早回到景和宫,一个人的景和宫,很空。”

……本章完结,下一章“闲看庭前飞絮飘 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