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目录] > 第170章::一夜风雨满地残 1

《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

第170章:一夜风雨满地残 1

清茗微漾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圣光九年是非常不平静的一年,三月,太子暴病,薨,年二十七岁,皇帝追封为孝慈皇太子,辍朝五日,举国同哀。一派平静之下,潮流涌动,两王斗争开始白炽化。

四月,皇帝下旨,查崔御史之女崔白樱贤良淑德,赐婚南王,为侧妃,以彰妇德,一个月后大婚,一时间,举朝哗然。

在嘉明王朝,御史是中央监察机构的最高长官,辅佐丞相,可以代皇帝起草诏令,接受皇帝的差遣出使,处置一些军国大事,同时负责对百官进行监察和纠劾,相当于副丞相的位置。

众所周知,皇帝向来最忌惮皇子和重臣联姻,而今却亲自下旨让南王和御史重臣联姻,加上南王从定北赈灾归来之后的种种表现,皇帝的偏爱已然显出,有精明的大臣暗中想起南王痴疾一夕之间得治的事情,恍然大悟,原来皇帝真正宠爱的皇子是南王,清王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一时间,靠拢南王的朝臣甚众,南王府门庭若市,很快,在朝堂上根基甚浅的南王势力扩张迅速,得能够跟清王分庭抗衡。

两王之争愈演愈烈的同时,众人都把视线偷偷看向南王妃的身上,这位南王妃,从当日毫无怨尤嫁与一个痴皇子,到太后洗尘宴上的竭力保护当时还被称为痴王爷的南王,及至后来得知南王身陷险境之后,不远千里赶去定北救夫,此等不离不弃,令人称赞,这样的女子,应该得到南王一心一意的对待,素来众人也听闻南王宠妻无比,如今两个人之间却要生生的插进一个人,那般纯白如雪的女子落得即将闻得新人笑的下场,众人不由都心生同情之意。

但是君命难违,也只能无奈地感叹一声有得必有失,是的,想要得到那个位置,天下人的国母,必然要心胸宽广,有容人之量,才能统领后宫,虽然那样的女子,未必会想要那个无上光荣的位置,更想要的,是一个一心一意待自己的夫君,但是身在皇家这样的地方,在皇权的面前,也不得不妥协,也不得不折了翅膀吧。

此时,东阙街上会宾楼的雅间,那个众人关注的女子正悠然端起茶盅,纤细白皙的手指掀开白玉盖子,嘟起嘴轻轻吹了一口滚烫的热茶,袅袅清香的茶香味在鼻尖弥漫开来。

沉熏深吸了一口气,脸颊浮上淡淡的笑意,莹白的肌肤被热茶蒸腾的雾气醺得微红,和着浅浅的笑意,无比的醉人,但是却醉不了她对面的那个小丫头。

沉熏的对面,凝碧气鼓鼓的瞪起眼睛,这样的神情,自从那日她拒绝了夫君要进宫去阻止皇帝的决定开始,便一直都没有变过。

斟了一杯茶递到凝碧的面前,沉熏语带笑意:“诺,先喝杯茶降降火,气坏了身子可不好。”

“我没有生气。”凝碧声音忍不住微扬,“碧儿一个小丫头,哪儿敢跟小姐生气?”

“那你一直气鼓鼓看着我作甚?”沉熏疑惑道:“难不成你是——”她顿了一下,讶然道:“难不成你是看上了我手中的杯子。”一边笑道:“不就一个杯子吗?你家小姐今日虽然带的银两不多,还够盘下这个杯子,即使不够,这会宾楼不是有夫君的分吗,你就是大摇大摆拿走了,也没人敢说半个字。”

“才怪。”凝碧皱了皱眉,那日她十分的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小姐会阻止王爷进宫,明明小姐从景和宫回到南王府的时候曾经说过,不管皇帝会怎么样,她和王爷,都只能有彼此,可是小姐后来的行为却跟她说过的话不一样,她去问为什么,得到只是一句‘小姐的事情让她不要多操心,她自己会处理’,听到这句话,一面担心着崔白樱会真的曾为侧妃,一面又因为小姐的那句排外的话有些伤心,是以这几日打定主意除了一个做丫环的本分之外,决不多说一个字,但是她向来喜怒哀乐全都表现在一张脸上,嘴上不说,眼底却透出对自家小姐行为的不理解,是以总是气鼓鼓地登着一双眼睛。

被沉熏这么一打岔,凝碧忘了自己暗自下的决定,道:“王爷是会宾楼的半个楼主这件事是秘密,这楼中的小二又不知道,如若我真拿走了这个杯子,一准儿被当成小偷捉拿。”

“也对,碧儿比我记性好多了,我差点忘了那是个秘密。”沉熏点了点头,眼底的笑意更深了,有点儿调侃的意味,道:“看来碧儿真的很喜欢这个茶杯。”

“我什么时候说喜欢这个茶杯,我是不明白——”凝碧忽然反应过来自家小姐根本就是故意逗自己说话,她会忘记才怪,凝碧眼睛又瞪圆了一分,为了压制住心里那些想要出口的疑问,赶紧端起沉熏方才到的那杯茶,一饮而尽。

沉熏到有些诧异,原本以为逗她说话了,以这个丫头从前的性子,定然会憋不住噼里啪啦全都问出来,不曾想竟然忍住了,一时间有些恍惚,说不清是喜是忧,岁月流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改变吧,不可能一直保持着原本的天性。

如同她,而今,也不可避免地改变了。

凝碧一杯茶下肚,抬头看见小姐有些恍惚的神情,白色的雾气间,仿佛弥漫了淡淡的背上,凝碧终是关心心切,忍不住问出声:“小姐究竟是怎么了?最近小姐做的事碧儿一点儿也不明白了。”

沉熏回过神来,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虽然会改变,但是天性里的某种东西,始终是不变的吧。

微微一笑,沉熏视线轻轻落到雅间外,看着正在凝烟的陪同下向这边走过来的女子,因为隔得远,看不太真切,只模糊给人温婉端庄大家闺秀的感觉,沉熏收回视线,道:“不明白的话,等会儿你就看好了,当初没有跟碧儿说,是因为说了碧儿可能也不太理解。”她又笑了一笑,那笑容有某种决心在里面:“放心,你家小姐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作数的,我说过和夫君两个人相知相许,就绝不会让第三个人来插足。”

——————————————————————————————————————

走过来的那个女子是谁亲们应该知道吧?明天看偶家熏熏怎么样来化解此劫。。。飘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夜风雨满地残 2”↓↓↓更精彩哦!